2015年06月30日,山西運城,28歲的劉更馬因為身體有病,8歲起被大人用鐵鏈拴在脖子上,一栓就是二十年。 劉遠德正在用火光吸引劉更馬的注意力,這條鐵鏈,劉遠德說綁了孫子二十年。

劉更馬,28歲,山西臨猗孫吉鎮人,因為身體有病,8歲起被大人用鐵鏈拴在脖子上,一栓就是二十年。劉更馬的父親是強製性脊椎炎,身體不好,照顧他的重擔就落在了他爺爺劉遠德的身上。

劉遠德介紹說,劉更馬在小時候,因為發高燒,村裡醫生給配的藥,吃完之後,沒有多長時間,就發現劉更馬癡呆了,不說話,而且經常和本村的孩子打架。村民多次上門找家長。為了不讓他傷人,劉遠德不得不把孫子劉更馬用鐵鏈子鎖起來。

被鎖起來的劉更馬從此不在穿衣服,不管是天冷天熱,總是赤身。沒有辦法,劉遠德在孫子住的屋裡盤了一座土炕,冬天就用柴火把炕燒熱。

赤身的劉更馬,不僅不穿衣服,而且還是見什麼撕什麼,給他的被子和床單也被他撕成條狀,無法使用。沒有辦法,劉遠德從集市買回來一條電熱毯,就這樣,劉更馬每天裹著電熱毯,生活在不足十平方的屋子裡,空蕩的屋子裡,除了一座土炕,別無它物。

二十年的時間裡,劉遠德帶著孫子也去了不少醫院,截止到現在,劉遠德也不知道孫子得的什麼病。劉遠德說,孫子劉更馬現在也不攻擊人,並十分聽他的話,餓的時候,劉更馬知道要吃的,渴了知道喝水,給他理髮的時候,他也知道乖乖的躺在炕上,除非理髮工具把頭髮夾住,他才會反抗。

劉遠德,今年76歲了,因為兒子有病,孫子劉更馬隻能自己帶。劉遠德家裡基本上沒有什麼收入,為了養活孫子,劉遠德不得不在村裡給村民鋤地干活掙點零花錢,劉遠德說他一年四季基本上不買菜,因為蔬菜太貴了。

因為要出去打工,不管在短的時間,劉遠德也得把門鎖好。為了安全,劉更馬房間的窗戶被劉遠德用木條封死,隻留了一個不大的窟窿供劉更馬向外觀看,劉遠德不在家的時候,煩躁的劉更馬會把鐵鏈掙脫,把封死的木條拆開。為了安全劉遠德不得不把木條用最多的釘子釘死。

二十年的時間,劉更馬從來不說話。但是,別人說什麼,或者從門口過,劉更馬都知道。聽到有人進院子門,劉更馬會迅速從炕上起來,順著留有小口的窗戶向外張望,但是一句話也不說。

對於以後的生活和孫子目前的狀況,劉遠德老淚縱橫,他說,自己年紀大了,說不定哪天就不在了,對於孫子劉更馬,他不敢想像,因為劉更馬的父親強直性脊椎炎十分厲害,實在指望不上。

       

劉遠德正在為劉更馬喝水。二十年來,劉更馬不管春夏秋冬,從來不穿衣服,不說話。但是,人們說什麼,劉更馬卻能聽懂,餓了知道吃飯,渴了知道要水喝。

 

       

劉遠德正在和兒子說劉更馬的病情,聽到院裡有人說話,劉更馬從窗戶的縫隙伸出頭向外張望。

 

       

劉更馬的父親是強製性脊椎炎,對於兒子的並,他一籌莫展,隻能依靠年老的父親劉遠德。

 

       

劉更馬的父親正在準備給劉更馬理髮,因為父親劉遠德年紀大了,雖然自己腿腳不靈便,但是給兒子理髮,他每次都是親自做。

       

劉遠德和兒子正在給孫子劉更馬理髮,每到這個時候,劉更馬特別安靜,並能按照劉遠德的指令轉頭。

 

       

劉遠德給劉更馬吃自己烙的烙餅。他說,孫子劉更馬並不糊塗,每次餓了都會要吃的,吃飽了,你給他他都不要。

 

       

劉遠德正在吃中午飯,孫子赤身坐在他自己的土炕上。

       

劉更馬伸出頭向外張望,每次聽到院內有人走動或者有人說話,劉更馬都是伸出頭來張望,但是一言不發。

 

       

劉遠德拿著劉更馬拆開栓他的鋼絲,他說,自己不在家,煩躁的劉更馬會拆開鋼絲,這種鋼絲普通人很難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