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四五歲的時候,老家兩戶鄰居因挖水溝生了矛盾,兩位年近六十的大娘互不相讓破口大罵,遠近鄰居聞聲趕來,嘈嘈切切地圍了幾十人,有人惡意挑唆,有人好奇觀戰。奶奶前去勸架,我拽著她的衣角躲在她身後,那些難聽的話像海浪一樣呼嘯而來,讓我不時打著寒戰。        


       

時值初冬,寒意已濃,見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其中一位大娘竟然一把扯開自己上身的薄棉襖,里面連背心也沒穿,一對干癟的乳房像灌了水的汽球,從胸垂到腰,耷拉著,晃蕩著,配合著她雙手叉腰和動作和趾高氣揚的汙言穢語。圍觀的人哄笑起來,她越發放的開。        


       

奶奶見狀趕緊轉身帶我走。但那個片斷還是被我記在了心里,成為童年記憶里極其不堪的場面。        


       

此後很多年,我始終不解。既是吵架,為什麼要解了自己衣裳讓人看,為什麼在眾多男女的圍觀里賣力撒潑。長大後讀《紅樓夢》,每每讀到描寫夏金桂“一不做,二不休,越發喊起來了,說:‘我不怕人笑話!你的小老婆治害我,我倒怕人笑話了?再不然,留下他,賣了我!誰還不知道薛家有錢,行動拿錢墊人;又有好親戚,挾製著別人!你不趁早施為,還等什麼?嫌我不好,誰叫你們瞎了眼,三求四告的,跑了我們家做什麼去了?’一面哭喊,一面自己拍打”時,總會想起那場面,在我心里,這位大娘就是河東獅年老後的升級版本。
       


       

       


       

大學期間,跟同學坐公交車進市里逛街,我們一路輕聲聊天,未曾高聲喧嘩,車上一老年婦女卻衝過來地指著同學罵:“你們要聊天就去歌廳酒吧,你以為你是誰啊,你們也配當大學生?”同學驚訝不解:“憑什麼不讓我們說話?”那女人更加囂張,惡狠狠地罵道:“別以為年輕就了不起,告訴你,你們都會有老的那一天!”        


       

我被突如其來的意外驚的錯愕,等回過神來,她已罵罵咧咧地下車,嘴里還在嘟嚷著“不用得瑟,你們早晚有老的那一天”……
       


       

我們兩個青春少女,無端地,成了奪去她青春的假想敵,仿佛她的青春是被我們踐踏了,而我們的青春是對她最大的不公,我們都應該在她的詛咒里快速老去,成為殘花敗柳,方能解她心頭之恨,高歎一聲蒼天有眼。        


       

       


       

今年常去小區附近的廣場散步,經常遇到一位帶孫女的阿姨,皮膚白皙緊致,身形苗條挺直,馬尾高束,雖然已當了奶奶,絲毫不像五十多歲的婦女。阿姨很愛美,每次都穿著專業的舞蹈塑身服裝,腰間系著色彩鮮豔的腰巾,時刻展示她的身材和功底。我對她的年輕態很是羨慕,幾次差點忍不住上前討教保養秘笈。        


       

直到前幾日,在小廣場遇到了同小區的一位二胎媽媽,兒子已六歲,自己玩吹泡泡,她懷里抱著剛滿七個月的二胎寶寶。那位美阿姨仍是一邊看小孫女玩滑梯,一邊練習廣場舞的新動作。男孩被泡泡水噴了一臉,就惡作劇地去阿姨的小孫女身上蹭。懷抱二胎的媽媽尚來不及製止,阿姨就杏眼圓瞪,柳眉倒豎:“你怎麼這麼沒素質!怎麼往小妹妹身上擦!”小孩媽媽頓時尷尬,趕緊道歉,然後一手抱著二胎,一手領著男孩,快速離去。
       


       

阿姨仍未解氣,繼續謾罵:“你這樣的媽,怎麼教育孩子,沒教養的東西!也不知道管管,上梁不正下梁歪,自己就沒素質,沒家教,還有臉生二胎,生多少孩子都是人渣!”        


       

我倒抽一口冷氣。隻是一個調皮孩子的玩鬧,竟讓她的臉憤怒到扭曲,幾乎恨到銀牙咬碎,發出最惡毒的詛咒。所有美感瞬間蕩然無存。        


       

       


       

從前我隻知女人怕老。因美貌是件太嬌貴的奢侈品,又是極易貶值的易耗品。紅顏難敵歲月匆匆,膠原蛋白和大好時光一樣滾滾逝去不回頭。
       


       

如今看來想常葆青春是件極其輕易的事,幾瓶玻尿酸幾支水光針就馬上可以重返十八歲。而內心醜陋粗鄙,足以讓所有美萬劫不複,墜入塵埃。        


       

《紅樓夢》五十九回里,丫頭春燕複述寶玉的話:“女孩兒未出嫁,是顆無價之寶珠,出了嫁,不知怎麼就變出許多的不好的毛病來,雖是顆珠子,卻沒有光彩寶色,是顆死珠了;再老了,更變的不是珠子,竟是魚眼睛了。分明一個人,怎麼變出三樣來?”        


       

難怪魯迅說:悲涼之霧,遍被化林,然呼吸而領會者,獨寶玉而已。        


       

在寶玉心里,將女子按未婚、已婚、老年劃分了三個階段。閨閣女兒清爽通透如無價明珠,已婚少婦身陷瑣事光彩全無。老年婦女淪為市井潑婦,隻剩死魚眼珠。
       


       

寶玉將這變化與男人關聯,於是感歎“奇怪,奇怪,怎麼這些人隻一嫁了漢子,就沾染了男人氣,就這樣混賬起來,比男人更可殺了。”        


       

       


       

其實,這是女人自我成長與修煉的三重境界。與年齡,與婚姻,與男人,皆無關。        


       

有人年華逝去,仍可純粹執著如少女。        

有人走進圍城,不過是從剩女變剩婦。        


       

美人遲暮根本不算最悲涼的事。赫本晚年面容鬆垮皺紋叢生,絲毫不影響她是全球公認的最美女性,無懼歲月,美足一生。
       


       

真正讓人悲涼的,是那些曾經美過,卻日益刻薄狹隘、怨氣橫生、粗俗鄙薄、充滿仇視的女人。        


       

衰老是一個不斷被剝奪的過程,也是一個不斷被賦予的過程。        


       

她們隻是丟失了最美年華和如花容顏,卻未曾收獲曆練成熟後的飽滿心境,在拖遝日子里淪為一瓶過期變質的飲品,從未被歲月發酵成一杯醇厚馥鬱的美酒。        


       

她們自怨自艾,無事生非,數落子女,苛待伴侶。待人橫眉冷對,遇事強詞奪理,自己在現實的渾水中打了滾,就要求所有人都得跟著沾上泥,恨不得為絕塵而去的大姨媽殺出一條血路,全世界都要為她的更年期讓步。        


       

子女成長,兒孫滿堂,執手攜老,桑榆晚景,原本美好的晚年生活,被活的怨氣衝衝,從不感恩歲月的饋贈。        


       

所以這本賬,無論怎麼算,都是隻賠不賺。        


       

       


       

將她們打敗的,從來不是歲月,也不是衰老。
       


       

她們敗在自己手里,自己給自己的不堪,才是一道最難趟過的冰河,步步艱難,無可逾越。好為人師的虛榮,不可救藥的庸碌,一成不變的刻薄。她們耗盡晚年,不遺餘力地將自己打造成吹毛求疵的最高手,養雞種蒜的專業戶。        


       

既沒獨善其身,也未兼濟天下。既做不到洞悉世事,也做不到人情練達。對他人刻薄相欺,自私到骨子里。        


       

或許她們原本也是寶黛一般的水靈美人,卻生生活成了王善保家的,周瑞家的,趙姨娘之流。指責世道不公,人情薄涼,抱怨生活奔波,人生苛刻,直至將自己變為最徹底最俗不可耐的市儈小民,面目猙獰,目光惡毒,內心扭曲。無事生非挑撥離間,對人對事充滿敵對和排斥,怎麼過都是錯。        


       



       

我們受尊老愛幼的傳統教育長大,我們永遠敬重長者,善待老人。但我隻想遠離那些動轍撕爛衣衫叫囂、仇視他人青春、人前笑容可掬人後腳踩流浪貓、拿自家孩子當寶別人孩子當草、稍不順遂就像畫皮一樣瞬間扯下面具變惡魔的老女人。        


       

老人是未來的我們。        

我們無一例外終將老去,衰老從來不是錯。但倚老賣老,為老不尊,恃老而驕,仗老欺人,就是最大的錯誤和不恥。        


       

這世間不乏優秀女子,才華與美貌交相輝映,智慧與靈魂豐饒激蕩,即使到耄耋之年,鶴發童顏,內心純粹,閱曆傷痕皆成氣質情懷,映照熠熠生輝的品行和格局。        


       

       


       

這世間也有更多平凡女子,對生活竭盡全力,對夢想不舍放棄。年輕時是勇敢真誠熱情積極的姑娘,年老後變面慈心善從容有趣的老太太,一生風雨盡收眼底,豁達寬容,恬淡慈悲,含飴弄孫,盡享天倫。
       


       

她們從未被歲月打敗,而是被歲月成就。時光讓她們成了美酒,唇齒留香,餘味綿長。        

我永遠熱愛並崇敬這樣的人。        


       

美從來就是人類追求的最高境界。對美的渴望和向往,讓人溫暖、積極、神彩奕奕。        

美貌隻在皮肉上存活,美麗卻可以在骨子里生長繁衍,生生不息。        


       

       


       

伊能靜說:少女時若因現實而蒼老,白發時就應該比少女還少女。那是我們一生最有能力單純、別無所求、充滿善意、感恩世界的花季歲月。
       


       

“少女“不是青春貌美,不是賣萌裝純扮嫩,而是女人的生存姿態,純粹坦蕩、清澈歡欣。        


       

我一直喜歡《瑞麗伊人風尚》封面的廣告語:成熟的女孩,可愛的女人。        

女人的美無關年歲。        

真正的美人,不會敗給歲月,亦不會輸給年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