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天晚上若11:00從迴龍騎車回桃園,當時下著很大的雨,視線有點模糊.正當騎到要進入龜山的一段山路時,當時路上沒有任何其他車輛,好像全世界就剩我一個人似的.心裡其實已經有點怕怕的,因為我知道這路上兩旁都是山,山上是有很多墳墓的,我越想越害怕,突然看到前面公車站有個人站著,心想那麼晚了又下著大雨怎會有人在等車呢?當騎近車站時看到是一個約莫70歲的阿伯在等車,我心裡正猶疑要否載他一程,但又想那麼晚怎會有人在等車,假如不是人怎麼辦!!
     


 正當猶疑之際,我騎著的機車已過了他一點點.忽然我的機車慢下來了,不管如何崔油都無法加速,這時我從後視鏡看到那個阿伯正向我揮手,而且正向我走來,我心想:我的媽呀!不會那麼猛吧!那時我的三魂七魄,可能已經飛走了一半.我腦袋一片空白,全身起雞皮疙瘩不知如何是好.後來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機車棄在路邊,拔腿就跑.我一直跑一直跑,用盡吃奶的力氣跑,也不敢回頭看.覺得時間過得很慢,一直跑一直跑也不知跑了多久,眼前忽然一亮,像看到神明降臨一般,看到一間便利店,這時我才敢回頭看看那個阿伯有沒有追來.若真的看到那個阿伯,我想我真的會暈倒.
      


隔天回去牽機車時,發覺機車後輪被一塊很長的布纏著,原來是這樣所以騎不動,但那個阿伯到底是不是阿飄就無法正實了.



//www05.eyny.com:88/thread-10398888-1-GU7Y04C7.html

如有冒犯不能轉載請來信告知,會馬上刪除該文章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