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紅的血影   (婦產科上方墮胎的嬰靈)  自從八年前,在一個偶然的機緣之下,我從三次元的世界,接觸到奇妙的四次元,那時候,我被自己的視覺所驚訝,觀念完全是三百六十度的大轉變。本來,我對這些不可思議的發現,懶得說出,第一個原因,我就算說了,誰也不信。第二個原因,我盼望自己是一個正正常常而平凡的人,不必要老接受別人懷疑的眼光,甚至於生活變得特殊起來,來拜訪的人特多,無法吃飯睡覺。

  然而,有一個發現,是不得不說的,當我在街上走的時候,我發現現代婦女漂亮的衣飾之外,還透出了鮮紅的血影,不但是婦女有,連小姐也有。那是鮮紅的光影,再仔細的察看一下,那光影是血,血中猶有一個未成熟畸形的幽靈,有些婦女不隻一個,有的好幾個,由於幽靈是白色的光,而血影是紅色的,因而很好認,有幾個就有幾個,一點也不差錯。

  有一回黃昏,我經過台中某條路,太陽光投影入一家婦產科醫院,顯得那家醫院金碧輝煌,而醫院對門是一座基督教堂,教堂上面有一個十字的標誌,當我抬頭,順著十字架往下看,那家婦產科醫院的上空,浮昇著一大片血影,如同大水池一般的大,我張開口,嚇呆了,因為竟然有一水池的血影浮現在婦產科醫院的上空,更令人驚訝的是,血池中,有畸形的小幽靈,殘缺的,絞成一團的,如同白色的毛蟲,在血池中萬頭鑽動,非常可怖,非常可怖,使人毛骨悚然,不寒而顫。

  那血池如同天邊的晚霞一般,凝紅而沉重,我看的久了,竟然感到頭有些暈沉沉的,令人想作嘔,且有一種腥臭撲下,實在令人難認。

  正在此時,婦產科圍牆的小門,有一位小姐走了出來,那是我認識的小姐,姓蔡,二年前曾經找過我靈算,他的身上有著血光沾在身上(一般人無法看見的血光),她抬頭時看見我,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嗬!是盧先生。」

  「第四個了,是不是?」我不客氣的說。因為二年前她找我,我曾經直接而了當的判斷,她已經第三個了,現在我看她身上的血光,卻附著四個小小白色的幽靈,那一定是第四個了。

  她點點頭,有些羞澀。

  「妳要好好注意自己的身體,千萬不要作賤自己。」

  「我活著沒多大意思。」

  「話不是這麼說,每一個人的生命,都有生存的價值和意義,你自己要找尋自己的光明方向,然後去努力達到目標,使生命充實,意義圓滿。」

  「你以前算我有五個孩子,現在我祇剩下一個了。」蔡小姐說。

  「那就好好把握吧!」

  「我想我是得了癌症。渾身無力,頭暈,臉色蒼白,虛弱,食慾不振,胃腸不好,心悸,手流汗,無緣無故心跳加速,容易感冒,我若不化妝,就像鬼一樣。」

  「你不是癌症,蔡小姐,你聽我的話,回北部去,你會得到一切。」蔡小姐的家在北部,她一個人在中部流浪鬼混。我說:「你回家去,多唸佛,懺悔一切。」

  「我隻好聽你的。」蔡小姐說。

  記得以前我還替人靈算時,我隻要看見此婦女身上帶【血影】,【血影】中有幾個小生命,我就可一口判斷她【拿掉了幾個孩子】,而這個數目往往是一個也不差錯的。蔡小姐找我時,我一口說出她拿掉了三個小生命,她曾經驚慌失措,點點頭承認,我同時勸她不要再流浪了,回家去吧!家裏仍然張開雙手歡迎她回去。

  蔡小姐在當場,也掏出一張舊報紙,報紙上是【尋人啟事】,那是她父母登的啟事,要她回家去團圓。

  為了【墯胎】的問題,我曾經問了婦產科的醫生,他是我的好朋友,在南部開業。

  他說:「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我們隻是醫生,是病人所雇請的,隻要是出於病患的意願,而且這種事情已經非常的普遍,道德和良知雖然不許可,但,也等於是解決別人的難題,目前世界各國的法律,有的許可,有的不許可,我們較保守,當然不許可。」

  他又說:「婦產科要想賺錢,隻有兼做這個,如此生意才能興隆。」

  我為這種事而悲哀,生命在這個世界中更加茫然而無助,這一群極幼小的幽靈何去何從呢!跟隨他們的母親,永遠附在他們身上。轉生輪迴去,還是到處去遊蕩,增加人世間的暴戾和殺戈之氣,而有些婦女的虛弱,豈不是有原因的嗎?

  (很感謝蔡小姐聽了我的勸告,她回北部的家中去了,嫁給一名公務員,於最近生了一個白白胖胖的小男孩。目前她在板橋,生活很愉快。) 





//www05.eyny.com:88/thread-1989591-1-GU7Y04C7.html

如有冒犯不能轉載請來信告知,會馬上刪除該文章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