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之前,幾乎沒有人覺得製造業應該受到國民的尊重,大量的言論充斥著討伐與控訴,討伐加班多,控訴利潤低,一些製造企業去北京某高校招聘時,甚至被趕了出來,從大學生,到白領,再到尖端的管理人員,都不屑於給自己貼上一個“製造”的標簽!        


       

文/康斯坦丁        


       

    大家更鍾情於通信、電子、計算機、金融、房地產等行業,總之,主流的意識里就把製造業歸到“下等產業”中,但隨著西方國家連續爆發危機,波及中國沿海以及蘇州等地的製造業,全世界都在重新審視製造業在國民經濟中的作用。        


       

一方面,美國開啟製造業回流事宜,德國則提出工業4.0準備全面複蘇製造業;另一方面,中國製造則感受著因升級滯後帶來的陣痛:人口紅利消失,倒閉潮頻現、外資紛紛撤離,大有點哀鴻遍野的味道。        

       


       

基於如今製造業的格局,世界上的主要國家都開始了自己的複興計劃,隻是中國人的困擾在於:除了流水線女工勤勞的雙手,我們與西方發達國家的差距實在太大,無論是高精度製造,還是流程工藝水平,亦或是基礎零件加工,中國都談不上領先世界,就更不要說匹配於“製造強國”的水平了。        


       

工業4.0時代,各國重新起跑,紛紛布局高精端製造業,中國卻要先擺平轉型期的麻煩,我們不想在4.0時代落後,但在電子、機械、信息時代均落後的中國,又豈能依靠“大躍進”的思維領先世界呢?回首過去10年,有太多的因素干擾著製造業,如今羅列這些彎路,並不是想追究責任。        


       

浮誇社會,誰耽誤了製造業?                    


       

理論上講,中國製造業是經典的傳統行業,在上世紀90年代,借著政策的東風,享受了巨大的人口紅利,雖然溢價能力不高,但終是賺取了大量的利潤,而且勞動密集型企業的可怕之處在於,每一個員工,每擰一顆螺絲釘都會產生剩餘價值,單位利潤乘以巨大的數量之後,總利潤依舊可觀;        


       

加之,一些前沿的製造業積極引入IE手法,通過建立UPH體系使得效率不斷提升,在高良率、高效率的目標下,員工宛如上了發條的永動機一般,保持著高強度作業。這樣的故事充斥著汗水與淚水,但卻幫助中國製造業在90年代完成了原始的資本積累,事實上,彼時的中國製造已經具備了擴大再生產,升級產業鏈的能力。        


       

人口紅利猶在、資本積累完成,21世紀的前幾年本該是中國製造轉型、升級的最好契機,但無奈恰逢中國社會的深刻變革,浮誇之風愈演愈烈,幾乎完全了打亂了中國製造業的節奏。在浮誇的社會里,每個人都夢想著一夜暴富,或者瀟瀟灑灑地成為拆遷戶,拆遷款一度成為中國人改變命運的捷徑。        


       

這種心態背後是中國房地產以及基礎建築業的畸形發展。相信全體中國人之於過去10年的回顧標簽,沒有人會繞得開“房子”,隨著房價不斷攀升,以及地方財政的支持,投資房地產似乎成了穩賺不賠的買賣,刨除買地、請領導吃飯的費用,很多樓盤的利潤高達35%以上,相比之下,製造業的利潤率就顯得非常可憐,類似電視、空調這種有些品牌,有些技術的製造業,利潤率也隻是勉強到10%,如果說純OEM代工,縱然是組裝全宇宙最優秀手機,利潤率也僅徘徊在2%上下,至於,Nike的鞋子,阿迪達斯的衣服,或者其他什麼NB品牌代工,就更不要奢望能短期內發家致富了。        


       

判若雲泥的盈利能力,且長期浸潤於浮誇的社會之中,製造業很難淡定地保持自我,一些具有資本優勢的企業紛紛涉足房地產,其中包括海爾、康佳、李寧、雅戈爾等知名企業,他們大都賺了一筆,但大都錯過了升級的最佳契機,最準確的說法是,沒能將最寶貴的資源用於穩固企業的根基,卻用它們做了一筆沒有技術含量,又不長久的生意,雖然這些企業的升級腳步沒有完全停滯,但因資本的分配問題,升級的效果肯定是大打折扣。        


       

浮誇風氣之所以該讓人控訴,是因為它會讓整個社會都陷入快節奏中,無法自拔。在房地產暴利橫行時,不但製造業本身的資金大幅度跑偏,大面積的民間資本也都流入了基礎建設之中,銀行對中小型製造企業的態度非常傲慢,幾乎就不給這些人貸款,有時候連面都不見,他們更鍾情於大型的房地產企業,其次,鍾情於彌漫在社會里的購房者,這些獨立的個體資金看似微不足道,但架不住全社會都在炒房、購房,如果有人耐著性子把這些資金加總起來,絕對會讓人狠狠地吃上一驚。        


       

由於浮誇風氣盛行,越來越多的人才紛紛改行,辛辛苦苦干製造業,白天練管理,夜半學英語,每天累得跟狗一樣,到頭來的生活還不如拆遷戶,於是,一些聰明人開始全身心地投入金融、股票、房產銷售等利潤較高的行業,總之,浮誇的社會風氣下,最容易受到傷害的就是製造業這種需要長期沉澱,需要關注細節,且見效比較慢的領域,這是耽擱中國製造升級的外部原因。        


       

客戶至上,                    

誰讓中國製造無法自拔?                    


       

如果說浮誇、浮躁的社會風氣,是阻撓中國製造升級的外部因素,那麼,沒有保持好節奏,陷入客戶標準、需求中無法自拔,這應該歸咎於企業本身。眾所周知,madeinChina之所以世界聞名,最重要的標簽就是“高效率,吃苦精神強大”,網上常常流出一些關於製造業的故事,最具審美性的就是那些加班加點,大半夜不睡覺地搞生產的事兒。        


       

這種精神固然讓人欽佩,也是我們一貫的傳統,事實上,中國人是世界上最勤勞的民族,但顯然,勤奮精神並不能保證企業的長治久安,未來工業4.0時代,也不可能再靠“勤奮”重整雄風,畢竟,物質決定意識,那些自動化、信息化技術才是根本,現代系統的管理製度才是根本。        


過去10年,我們依靠人口紅利、環境資源在短期之內創造了虛弱的輝煌,但同時也放棄了品牌溢價能力。在面對西方國家的客戶時,中國製造能做的隻能是不斷妥協利潤,為了生存,隻能轉過頭來嚴苛地控製成本,自虐地提高效率,而且要付出全部的精力去應付客戶的訂單。        


       

拿富士康為例,他們已經是世界頂級的製造業,在人員規模上更是全球TOP1,經過十幾年的發展已經形成了完善的管理體系,並積累了一些相關的技術專利,而且他們在心態上也比較淡定,總裁郭台銘曾對外宣稱:絕對不涉足房地產領域,這使得其能不斷應對挑戰,手機的王座已經由諾基亞遷移到蘋果了,代工之王的位置卻無人能撼動。        


       

但面對蘋果巨大的訂單時,富士康也會感到疲倦,需要全神貫注地工作來滿足訂單需求,客戶永遠是第一位的,這在一定程度上會影響企業升級的節奏。最著名的案例就是郭台銘於2011年喊出來“百萬機器人”的計劃,如今三年期限已到,該計劃並沒有變現,我相信有企業自身的問題,但客戶訂單也絕對會有影響。        


       

唯一讓人欣慰的是,蘋果嚴苛的標準以及巨大的需求,正讓整個產業鏈緩慢升級,為了吞下巨大的訂單,企業也不得不選擇升級,或者提高效率,或降低成本,可問題在於,隻有具備實力的企業才能享受到這種“嚴苛”,更多的企業隻是把自己逼瘋之後,轟然倒地。如果不知道這是什麼狀況,就查一查春節前後的新聞網頁就可以了。        


       

現在,全球主要發達國家重新把製造業地發展升級為國家戰略,美國的製造業回流計劃,德國的工業4.0,中國也不甘落後,擬定了《中國製造2025計劃》,但顯然,中國比之其他國家的路更加艱難,美國保存著最優秀的品牌,奧巴馬四年前就在要求蘋果產品的組裝要回到本土,世界排名前20名的大學,有15所都來自美國,工業化、信息化都具有其他國家難以企及的優勢;        


       

德國雖然遭遇了經濟危機,像一個衰老的病人,但長期以來,一直堅持製造的研發與升級,這也是為什麼他們能提出工業4.0計劃。相比之下,中國要處理的麻煩要多得多,至於如何發展,如何追趕,已經有專家講過了,不再贅述,唯一的建議是,能不能盡快把股市里的錢分一點出來,最後,祝中國製造業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