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配圖選自電影《美女的煩惱》。            

lixiaoyilhyxqdnz)

           


       

我有個閨蜜叫Y,女兒優優是個顛倒眾生的小美女,帶去麥當勞都有回頭率。優優從小聽慣了誇讚,難免有點洋洋得意。名校畢業的Y很發愁,生怕閨女因此走上偶像路線不注重內在素質提高。說實話,她發愁的有點早,優優時年才三四歲,但Y已私下警告我們:以後看到她,不許誇漂亮!
有次Y要帶優優來我家,我提前跟我媽說:見了優優千萬別誇她漂亮,Y很忌諱。優優一進門,我媽看了她一眼說:“就是……”真不愧是我媽。  
       


       

然後我媽同Y就此事交換了意見,並認為這麼做很有必要。她教了三十多年書,知道最後能在學業上爬到巔峰的都不是漂亮姑娘,因為漂亮姑娘大多在半道上就跑偏了。當然,這是她的經驗之談。            

我從小到大受的教育也是這樣:愛打扮是可恥的,愛打扮說明這人不愛學習。隻關注外貌是膚淺的、庸俗的、上不得台面。我的青春期就這樣度過:當別人開始在外表上捯飭時,我茫然四顧不知所雲,偶爾忙忙碌碌,也多致力於“提高個人素質”。如果有人誇句好看,我會覺得受到天大侮辱。        


       

猶記十八歲那年,換了件衣服出來,覺得不合適,又換了件,一個男生見了開玩笑說:你時裝模特嗎? 我大怒,當場斥責人家。結果兩人大吵一架,差點動手。那男生當時說了句話這麼多年猶在耳邊,“我就沒見過你這種女的”!            

差不多十年前,坐火車去侯北機務段,當時很瘦,腰圍大概隻有一尺七八,穿了件豔粉色無袖背心和一條及踝長裙,淨身高165的我還踩了雙高跟鞋。下車時,車下面一群鐵路職工圍著等車,這時有個男的大著嗓門說:“天哪,侯北還有這麼精干的妞兒!”引來哄堂大笑。當時漲紅了臉落荒而逃,心中羞憤難當:這人就是流氓!十年過去了,再憶往事,那分明是一種專屬工人階級的直截了當的讚美方式,我干嘛吊著臉,為什麼不能微笑著對人家說聲“謝謝”呢?對,是我的觀念出了問題。        


       

去年春天,在回老家的火車上遇到個大姐,大姐看了我一眼說:“咦,你不是醫院那個小妞妞嗎? 你那會兒穿件白衣可漂亮了!”一連說了好幾遍。我聽得十分困惑:我,也,漂亮過?其實十八無醜女,年輕的姑娘偶爾都有那麼一兩次的驚豔時刻,沒啥大不了。我真正驚訝的是,我為什麼那麼無感,連自己曾經長什麼樣都忘得一干二淨。回想青春,那竟是一片寡淡的荒蕪。        

最好的時光已過去,再回首有什麼用!隻好不回頭。所以我現在覺得,Y實在犯不上對優優的美貌如臨大敵,讓她懂得欣賞自己才是頭等大事,好的鳥兒要懂得嬌寵自己的羽毛。        


       

要說明的是,我也不是不修邊幅的人,隻是對打扮欠缺熱忱。我一直沒意識到,對自己外貌的不用心,已讓周圍人忍耐了許久。        

就拿護膚來說吧,我從不防曬,一到夏天就曬成泥巴猴,黑就黑吧,有啥了不起,曬出斑也無所謂,反正冬天都會消退。        

前兩天去了趟壺口瀑布,大太陽下一不戴帽子二不抹防曬,裸著張臉玩個夠,回來後黑了一大截,兩顴骨上已有星星斑點,我也無所謂。回來後丁丁約我吃飯,礙於面子當時沒說啥,回去後就微信我:你現在的主要任務是美白。            

哈,美白。這個詞我聽得耳朵都起繭了。去日化店,有個男店員盯了我很久說:你不想白點?我說:不想。去超市,經過護膚品專區,促銷大媽拉住我說:姑娘,你需要美白。我說不用。大媽歎口氣,送我幾個美白小樣,說你回去抹抹。        


       

對,我就一直我行我素的黑著,覺得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又不靠臉吃飯。
單位有個大哥半開玩笑轉述,他媳婦兒看到微信上我的照片說,這女的長得挺文藝。他當時就對媳婦說:“你沒見本人,她哪兒哪兒都好,就是有點……”
So what?who care? 我又不是犯了滔天大罪。為什麼這麼多人來挑剔我的臉?你們是和我的人相處?還是和我的臉相處?
       

但讓我真正覺醒的是件小事。        

就在前天,銅鑼灣商場,本想去退換牛仔褲,卻在店長慫恿下穿了件類似旗袍的裙子。帶著試試看拉倒的心態把那件裙子套上身,當我從試衣間出來,迎面撞到店員們驚豔羨慕的目光:“你居然可以把印花駕馭的這麼好!”我轉過身,看到鏡中那個完全不認識的人,在心里吹了聲口哨。        


         

怔了幾秒後我再想:是的,我明明可以更好,為什麼不要?忽然懂了,別人勸我在外表上用點心,絕對是種善意。當看到一個人明明可以更好一點,卻像扶不起的阿鬥那樣死活不爭氣,真正關心你在乎你的人會替你可惜,越好的朋友會越生氣越著急。              

我不肯在外貌上下太多功夫,跟受的教育當然有很大關系,可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已是個成年人,應該與時俱進從諫如流不是嗎?為啥會如此固執呢?        

因為,懶。              

這才是真相。不願把精力往臉上分散一點,抱著過得去就行的態度跟生活打馬虎眼,掩耳盜鈴,以為不照鏡子就一切ok。其實連貼三天美白面膜就可以舒緩的事就不干,至於觀感,那是別人的事。我就這麼打發自己的臉,說嚴重點,是種態度散漫、不思上進的表現。          


       

現在才明白,無論男女,在修煉內在同時,也該對自己的外表多負責。外貌與內在不是非此即彼的關系,它們完全可以共生共存,相互輝映。適當讓自己更美一點,是對自己的用心,也是對周遭世界的尊重,更是種無聲的語言,好像在說:
       

看,我是一個認真生活的人,誰也不能來隨便輕慢。              

我最終買下那條旗袍裙。走出店門,拐個彎,迎面遇到一個面膜櫃台,導購小姐熱情地說:姐姐,我免費給你做個美白面膜吧!        

這一次,我乖乖的坐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