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今年,趙薇以《親愛的》拿下了香港金像獎的影後。拿獎後的趙薇非常淡定:“我真的沒有想到是我,我剛看的時候已經打算怎麼回家洗洗睡了。”你看,這就是人生贏家的姿態,拿到了什麼獎固然令人愉快,但真論起來拿獎與否這回事,又實在沒什麼了不起的。人生若是贏到了一個程度,就不那麼在乎一點點的得失了。                        


       

在《親愛的》里,趙薇扮演了一位母親。在現實生活里,在演員、導演和商人之外,這也是趙薇最大的新身份。這是一個不易被注意到的事實,在暑播劇(每逢暑期就播出)《還珠格格》里那個乍呼呼的少女,如今悄然人到中年,在家庭劇里扮演為子女教育發愁的母親了。        


       

相較於當年“四小花旦”之類同輩們,趙薇更早來到了“母親”的新角色。你無法想象範冰冰、章子怡、周迅和徐靜蕾們,去家庭劇里扮演一個瑣事纏身的母親。同樣是多年後回歸電視劇,周迅的《紅高粱》、範冰冰的《武媚娘傳奇》,都仍在不沾地氣的扮少女咧。        


       

這就是《虎媽貓爸》之於趙薇的意義,它不隻是回歸電視熒屏的作品,更像是演藝人生的一種宣告:“即便是在電視里,我也不是小燕子式的少女,而是人到中年的贏家啦。”        


       

說起來,娛樂圈風雲變幻,如今的玩法真是變了。明星們在戲里的角色,慢慢和戲外的身份正在合二為一,形成一種有趣的互動。好比早先產子複出的孫儷,在《甄嬛傳》後的首部作品是《辣媽正傳》。而《虎媽貓爸》的劇集趣味,至少有一半來自它找到了劇中女主角的最佳代言人:戲外趙薇的母親身份,讓觀眾感到新奇有趣。        


       

如今的娛樂圈綜藝當道,大量的真人秀層出不窮,你越來越無法分辨演員到底是在演一個角色,亦或是人生本身就成為了表演。就好像趙薇越來越不隻是一個演員,導演、商人,又或者母親的身份才更像是她的新戰場。        


       

就像歌里唱的,人總要學著自己長大。今天我們談論趙薇的新身份,看她在劇里與婆婆吵架、購買學區房,疲於應對工作和家庭,更像是一種自嘲。你看人家,當年事沒頭腦的小燕子,如今是多重身份的新中年。        


       

相較於範冰冰、周迅們的高冷,在世俗的成功觀里,事業家庭雙豐收的趙薇,更接近真正的人生贏家。問題隻是,暑播劇的觀眾如我,在和趙薇一起“致終將逝去的青春”之後,分道揚鑣。        


       

你做你的人生贏家,我們就真的洗洗就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