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三的時候我因為打架被學校開除了,我爸就托人讓我轉到了市里另一所初中。


       

  因禍得福,我被分到的新同桌是個大美女。


       

  我倆雖是同桌,但是她基本上不怎麼搭理我,我也不敢招惹她,因為她是我們學校有名的霸王花,聽說在我們學校混的非常好。


       

  我們學校有四大金花,是我們學校長得最漂亮的四個女生的統稱,大白腿就是其中之一。


       

  因為她的腿實在是太完美了,漸漸地我感覺自己對她著魔了,似乎有些近乎癡狂的迷戀,我知道,我病了!


       

  那天下午最後一節自習課的時候,我們全校進行大掃除,我和大白腿倆人的位子靠窗,所以這扇窗子自然就要我倆來打理了。


       

  擦窗子上面的時候,本來我打算自己踩著凳子上去擦的,結果大白腿自告奮勇的說她上去擦,讓我幫她扶著凳子。


       

  因為她踩著凳子,所以比我高了一節,當時她兩條大白腿離我的臉非常近,近到我能感覺到她腿上散發出來的體溫,我的心跳越來越快,感覺渾身發熱,就跟火燒似得,我咽了口唾沫,然後情不自禁的把臉湊到她大腿旁,伸出舌頭輕輕的舔了一口。


       

  是的!我舔了一口!別問我當時是怎麼想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想的!反正腦子一短路了,就舔了。


       

  大白腿立馬就感覺到了,低頭看了我一眼,緊接著發出了一聲尖叫,一腳就踹我臉上了,我往後踉蹌了幾步,凳子頓時失去了平衡,她一下子從凳子上摔了下來,整個身子重重的撲到了桌子上,我嚇壞了,愣在一旁動也沒動。


       

  大白腿臉色煞白,難受的哼了一下,接著抬了抬身子,趴在桌子上,用手捂著肚子,表情十分的痛苦。


       

  我這時才緩過神來,輕聲問她:“沒事吧?”


       

  不問還好,我這一問,她扭頭死死地瞪了我一眼,接著一把摸起桌上的兩本書狠狠的甩到了我的臉上,同時大聲罵道:“死變態!”


       

  我們這邊鬧出的動靜不小,還在教室里的一部分同學也都注意到了我們這,尤其是大白腿這一罵,他們都往我這邊看。


       

  我臉頓時紅了,心里直打突突,生怕她把剛才的事說出來,那我以後在我們班就沒法混了,所以我穩了穩情緒,很賤的裝出無辜的樣子說:“我說讓你別逞能,我來擦就行,你非不聽,這不摔著了吧,可賴不著我啊。”


       

  大白腿當時被我氣得渾身顫抖,伸手指著我要罵,但是還沒罵出聲,臉上就閃過一絲痛苦的表情,收回手去捂著肚子。


       

  我見她摔得這麼重,有些慌亂,不過更多的是心虛,就說:“你在這里等著哈,我去醫務室給你叫醫生。”


       

  說完我就跑出去了,到醫務室後,告訴了值班醫生情況,我就跑操場上打球去了,直到晚自習上課我才回去。


       

  回教室的時候我的心一直懸著,非常不安,害怕大白腿把今下午我的事跟同學們說了。


       

  不過到了教室之後發現大家看我的神情都十分的正常,沒有絲毫的異樣,我這才放下心來。


       

  但是讓我意外的是大白腿沒在教室,整個晚自習都沒有回來,我有些慌了,跟後桌的同學打聽才知道大白腿今天好像摔得不輕,請假回去休息去了,因為明天就是周六了,所以可能要下周才回來。


       

  因為掛念著大白腿,我周末也沒過安穩。


       

  周一早自習的時候,大白腿終於來了,不過是和她媽一起來的!


       

  臥槽,大白腿這也太狠了,我嚇壞了,自覺地收拾好了東西,等著班主任來叫我。


       

  一直到上課,班主任也沒來找我,倒是大白腿回了教室,進來後也沒跟我說話,直接把我當空氣,我也沒敢主動跟她說話。


       

  我十分忐忑的上了半節課,趁老師不注意的時候,大白腿突然開口小聲跟我說:“怎麼樣?是不是嚇壞了?”


       

  我愣了一下,接著反應了過來,有些委屈的衝她說:“姐,你可真狠,竟然叫家長,我服了,這下我肯定要被開除了,不過我求你,你看我都被開除了,就別把這事往外說了,要不我以後就沒臉見人了。”


       

  既然事情已經到這地步了,我隻好退而求其次,讓她別把我舔她腿的事抖出來,畢竟這學校里還有好多我小學同學,要是傳開了的,那我就完了。


       

  大白腿偷笑了一聲,接著白了我一眼,說:“瞧你那熊樣,我媽隻是來送我,我什麼都沒有說,看給你嚇得。”


       

  一聽她這話,我瞬間鬆了口氣,心里的石頭也落地了,我想了想,趕緊討好她說:“姐,我知道錯了,隻要你別把這事往外說,你以後讓我干啥都行。”


       

  大白腿一聽這話,臉上頓時浮現出一絲得逞的笑意,眨了眨一雙漂亮的大眼睛問道:“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