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生意太清閑,老板坐在桌子前,
嘴上叨根猴王煙,沒事就把撲克扇。

二零一五搗糟年,各行各業難掙錢,
不是聳聽和危言,聽我給你慢慢諞:

龍頭企業房地產,今年死得很難看,
修起高樓沒人要,逼的老板往下跳。



                       

有錢老板買股票,今年愁的全爬下,
投資進去上千萬,牛市剛來就停盤;

再看煤礦大老板,人人腰里纏萬貫,
今年煤炭生意爛,腦殼出的像黑炭。

還有一些大老板,全靠高利貸的款,
式子扛硬耍的展,今年也是卵一灘。



                       

運輸行業不景氣,都在吼叫沒生意,
行車萬里掙運費,不夠燒油過路費。

往年超市人擠人,今年生意也不行,
不信你看收銀台,大都擺著暫停牌。

各大酒店更球糟,門前冷清顧客少,
一天散客混不了,就盼過事把飯包。



                       

所有賓館更不行,三天不來一個人,
偶爾來個住一晚,老板親自鋪床單。

歌廳更是一塌灰,小姐餓的蜷成堆,
穿著短裙露著腿,個個就像吊死鬼。

再看各處勞力場,往年干活輪不上,
今年也是一個樣,湊起一堆打麻將。


                       

大家再看修理廠,最多站個二三輛,
修理工人油衣裳,靠牆根根曬太陽。

都說汽配不影響,其實不懂這一行,
起早貪黑兩頭忙,抽不起那芙蓉王。

農民弟兄也不強,收入大部靠特產,
今年啥都不足勁,特產價跌木人問。



                       

工薪一族更不好,少了獎金少勞保,
就靠那點死工資,花過還要交養老。

當官光景不好過,中央實行新舉措,
蒼蠅老虎一起拍,我看哪個敢胡來,

今年就是有點怪,大家都說新常態,
但願陋習全部改,人人有個好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