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才唸小學的女孩,在母親節賀卡上寫到:「我很喜歡這一天,終於可以把媽媽的愛全部說出來,可以不用藏在心裡面了,對於一個媽媽來說,一定都很期待母親節,也希望媽媽收到卡片後會淚流滿面。」

       

這個女孩名叫書語,是一個很貼心的女孩,她的每一個笑容都讓人癡迷,雖然我隻見過她幾次,但是她那天真的模樣,當我再回憶起時,我也會跟著笑,她的善良來至她溫柔至極的母親。

    正因為看到這篇po文,我對此產生了小小意見,我想請媽媽轉達書語:「對媽媽的愛,無時刻都要表達,不要集中在母親節這一天才表達,這樣太辛苦了,要把對媽媽的愛藏364天。」

    在談談我的媽媽,她的身高大概隻有150公分,有人給她取個外號叫「180」,對我而言母親是「小巨人」;她的身高除了是眾兄弟姐妹最驕小的外,也是書讀的最少,誰要她隻讀到小學三年級,在家裡要幫忙挑水忙農作,還要洗軍服賺錢。媽媽除了驕小外,身材也渾圓,體重大概60好幾,我常說她:驕小可愛、美麗動人,是個「背影殺手」背影看起來就像小姐。即便已經近65歲了,還有一頭烏麗的頭髪,常是讓人稱羨,頻頻有人問她是用哪個牌子的染髪劑。

    翻起媽媽年輕的照,貌美的她,連我們姐妹都自嘆不如,抱怨她沒遺傳給我們,讓我們美麗閃閃動人的;但因為她嫁給父親,在我們這個家庭裡,必需要內外務兼備,雖然有個老闆娘的名號,但是卻像是一個女工頭,工地裡的大小事也都能親力親為,以致我們沒能讓她保有青春般的美麗,這是因為她要忙錄工作和家務、照料四個孩子。
       

         

媽媽對我而言,要我用一句簡單的形容詞形容她,我想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常常我們在爬梯時,我都會問她:「媽,你小心一點,你怕不怕啊?」,她總是告訴我:「這算什麼?」;還記得我鼻竇炎要手術時,媽媽陪我去聽麻醉說明時,我問她:「媽,你會不會擔心?!」,她說:「這有什麼好擔心的?又不是沒碰過。」(過去我的哥哥經歷過重大車禍,也歷經大大小小數十次手術)        

         

在談起教育,因為父母書讀的少,沒給我們很多教育,但我覺得她教我們最多、最好的是「沒有仇恨」,即使那個人的行為有多麼惡質(族繁不及備載),她從不會在我們面前怨什麼,更從來沒有讓我們多做一些復仇的事,她讓我們安然過日即可。現在那些人我會選擇避而遠之,這是我長大懂事後的個人行為;即使那個人嘴巴有多麼的「壞」,媽媽都會原諒她,也不會跟她生氣,當我們憤憤不平時,媽媽還盡量幫她說好話!        

         

朋友常問我:「為什麼要回金門?」,「到底要休息到何時才打算回台北工作。」我想我現在可以清楚的告訴你們:因為我心疼我這樣的辛苦的媽媽,所以我要和她一起共生存,我要留下來幫忙她、幫忙家裡,我要分擔她的辛苦。當用心去體會媽媽的辛苦,我這一點付出、犧牲真的不算什麼,我甘願!我樂意!        


   
假若說起「孝順」,我想我這一點我還不配,因為媽媽常說很愛頂嘴,但是我總是說我是就事論事,不是無理取鬧,隻是用這種不太妥當的方式和她溝通,勢必也該為這一點做好好的調整。        

         

這些話,不是因為母親節我才要說、才要表達,而我是無時刻履行它!        

         

我常對媽媽說:「你這個媽媽當的起。」大概十歲的年紀,我就會肚子餓自己煎荷包蛋吃。小學一畢業,我的衣服都是自己丟洗衣機、自己曬、自己收、自己摺,我從來沒閒我媽不忙還給她找事做,最近這一次我和爸爸去台北就診,返金時發現媽媽幫我洗衣服,我很感動,但是我還是唸她:幹麻要幫我。,這些瑣碎的事,我不希望她幫我做,有時我們討論到這時,她會說:「我沒叫你幫我洗衣服就很好了。」(恩,她還是習慣手刷衣服,然後再丟洗衣機,有時後…我也會看不下去,然後幫她刷洗,但是我的手腕常是受不了那樣的力道疼痛,這個是我極少做的事)        

         

回來金門的這些年裡,菜市場裡,一些常交易的阿姨們都認識我,有時後,她們都會問我:「你會買菜、買肉,那你會煮菜嗎?」這種問題我也不下回答數十次,甚至朋友也會懷疑我,我都歡迎他們來找我吃飯,我煮的飯菜不算是最棒的,但是我總是掌握的很好,都可以盡量吃光光的,而且不會被嫌棄。        

         

我做的事不算什麼,唯有能體諒父母的辛苦,才會去落實它!        

         

不論如何,我還是常提醒友人:「父母年紀真的大了,身體不在過去靈活,是該換我們照顧他們了!」,不要等到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那一日,才後悔至極。        

         

在我鼻竇炎要手術時,媽媽陪我去聽麻醉說明後,我問她:「媽,你會不會擔心?!」,她說:「這有什麼好擔心的?又不是沒碰過。」        

如果說起媽媽,我覺得她教我們最多、最多的是「沒有仇恨」,即使那個人的行為有多麼惡質(族繁不及備載),說真的她也不會在我們面前怨什麼?更從來沒有讓我們多做一些仇恨的事,即便有些人我選擇避而遠之,也是我長大懂事後的個人行為;即使那個人嘴巴有多麼的「壞」,媽媽都會原諒她,也不會跟她生氣,然後還盡量幫她說好話!        

其實,如果你再問我,為什麼我要回來金門?你要再問為什麼還不回台北,我想再一次告訴你們:因為我心疼我這樣的媽媽,所以我要和她一起共生存,我要幫她分擔辛苦;當然如同我今天說的:「我是一個很會頂嘴的小孩,但是我是就事論事,不是無理取鬧。」        

如果用心去體會媽媽的辛苦,我這一點付出真的不算什麼,我甘願!        

這些話,不是因為今天母親節我才要說,而我無時刻履行它!        

我常會說我這個媽媽當的起。大概十歲的年紀,我就會肚子餓自已煎荷包蛋,小學一畢業我的衣服都是自己丟洗衣機、自己曬、自己收、自己摺,我從來沒閒我媽不忙還給她找事,這一次我和我爸爸去台北就診的時後,我媽幫我洗衣服,我很感動,但是我還是唸她:幹麻要幫我洗,這些鎖碎的小事情,我從不希望她幫我,就像她今天說的:我沒叫你幫我洗衣服就很好了。(恩,她還是習慣手刷衣服,然後再丟洗衣機,有時後…我也會看不下去,然後幫她刷,但是我的手腕常是受不了那樣的力道疼痛,這個是極少做的事)        

回來這些年裡,菜市場裡,一些常交易的阿姨們都認識我,有時後,她們都會問我:「你會買菜、買肉,那你會煮菜嗎?」這種問題我也不下回答數十次,甚至朋友也會懷疑我,我都嘛歡迎你們來找我吃飯,我煮的飯菜不算是最棒的,但是我總是掌握的很好,都可以盡量吃光光的,而且不會被棄閒。        

我做的事真的不算什麼,但是我想唯有能體諒父母的辛苦,你才會去落實它!        

不論如何,我還是還常那一句,父母真的年紀大了,是該換我們照顧他們了!!        

(因為有一個自以為文筆很好的哥哥寫了一長篇,是說我自許文青看完後,也寫了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