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個午夜夢迴裡,等待仔仔把工作瑣事忙完,我們便開始用網路熱線,常天南地北的聊,完全沒機會不冷場;碰上訊號差了點時,我們就會一直重打,直到線路穩定,然後再續聊,聊到他睡著,在電話那頭我依稀聽到仔仔的呼吸或打呼的聲音,自己才能安心的睡,這樣的任務長達一個多月。        


         


仔仔與我十分談得來,我們之間沒什麼禁忌話題,若遇到不喜歡的話題,我會技巧性的迴避,而他也能體諒且適可而止,絕不會打破砂鍋問到底,這一點讓我很有隠私,也能放心的把自己交給對方,也就是這樣我們才能暢所欲言,聊天也變成我們之間的另一種享受。        


         


   我們之間有著相距7歲的年齡之差,但在思想上並沒有落差,成熟的他讓人覺得是個中年人,也許是他太早出社會。慢慢的我們熟悉彼此,漸漸相互依賴,我也成為他一直期待的姐弟戀的愛慕對象。即便他對我產生了情愫,多次考驗我是否能接受與他交往,但我總說:「不可能。」這一點他也十分尊重。也建議他找年紀較合適女生,每每討論到這,總弄得尷尬。對於這個年齡之差,世俗眼光、言論的壓力實在不敢想像。為化解這個尷尬,我們相約五年後的330(他選擇我最悲慘的那一天),我們相約台中逢甲夜市的麥當勞,假若你未娶、我未嫁,我們便結婚。        


         


    慢慢的,因為仔仔工作忙碌,我們的通話變少了,突然間連對話方式也變了,但我仍是習慣性的用訊息方式關心他,而他總是沒有回應,或是簡單的打個電話催促我去忙,於是我用了一點施壓的口氣,他才回覆:「我交女朋友了,她現在在我身邊。」突如其來的消息,讓我震驚了好久,沒來由的生氣,大概是我太自以為的掌握他所有作息,為什麼還會如此呢?後來才知道就在我盡量不打擾他的這段期間,他選擇我的建議與一直心儀他的女孩交往,而他卻不知如何面對我。        


         


    在幾通解釋電話過後,我們之間弄的更尷尬了,在也無法像昔日一樣,電話、簡訊的關切他。也或許我已經漸漸從喜歡他變成愛上他了。那一些藏在心裡的話,卻再也沒機會表達了。

   
「親愛的仔仔,你倉促的決定,對我是很大的衝擊,你沒再一次確定我的心意,或許如果我知道你這樣的決定,我願意為愛闖一闖。謝謝你這段時間的陪伴,習慣你的陪伴的我現在過的很落莫,但我正在用戒煙的方式,很努力的要戒掉你,容我說上我真正的心意,我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