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話西遊》不知已看過多少遍,即便劇情我早已爛熟於心,可每次重溫之時,仍然會感動,會落淚,會覺得壓抑。幼時的我,看這部電影時隻是覺得好笑,唐僧的喋喋不休,至尊寶的放蕩不羈,以及無數句已成經典的台詞,都使人發笑,可我卻看不到隱藏在歡笑之中的悲情意味。因年幼的我,並不懂得愛情究竟是怎樣一回事,一如初登場時的紫霞。那時的她天真浪漫,正值春心萌動的年紀,為尋意中人,便擅自離開天庭。可愛情究竟是什麼樣子的呢?意中人又該如何去尋找呢?她也迷惑,於是決定:“誰拔出我的紫青寶劍,誰就是我的如意郎君。”這看似簡單的要求,卻並非人人都能完成,這是上天注定。盡管紫霞並不懂得愛情,但是她懂得,一切皆有天意,冥冥之中,早已注定。


       


       


       

這個忽然“從天而降”的紫霞仙子究竟是何來曆?原來紫霞與她姐姐青霞,原是如來佛祖日月明燈里纏在一起的燈芯,此次她私下凡間,是為尋愛而來。可身為神仙,又怎能動凡心?於是二郎神與南天門的四大天王便也隨她來到人間,抓捕她回去。他們就像是這世上大多數的世俗之人,當你違背了這個世俗所定下的“規則”,走向與之不同的道路,便會有人向你施加壓力,甚至是美其名曰幫你走向“正途”。可是,我們為什麼一定要遵循這個“規則”呢?紫霞像是青春時期叛逆的孩子,所有的人都要求她要好好“學習”,不要“談戀愛”,可她偏不。她不要聽話了,也不要修行了,她要來人間觀賞湖色山河,她要好好“戀愛”一次,享盡人間之歡。人生是她自己的,旁人根本無權過問。


       

這世上有許多人被世俗的“規則”所桎梏,在現實面前不斷地妥協,於是時光將他們的棱角慢慢磨平,人們都漸漸變得圓滑,不再年少氣盛了,為了生活變得唯唯諾諾,甚至是放棄了自己曾非常喜愛的事物。於是那僅存的一絲絲才氣與鋒芒,都消失殆盡,泯然眾人,就此庸碌一生。其實未必是上天不眷顧你,也許隻是你自己不夠勇敢。理想也罷,愛情也罷,都是要靠自己去爭取的,是一往無前,是不顧一切,是放棄所有的孤注一擲。於是紫霞勇敢地走來了,義無反顧,為了她那還未出現的愛情。對紫霞而言,愛就是一切,比什麼都重要。倘若不能與喜歡的人在一起,就算讓她做玉皇大帝,她也不會開心。隻羨鴛鴦不羨仙,哪怕就此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那時的紫霞是驕傲而霸道的。初見至尊寶,她說:“現在我鄭重宣布,這座山上所有的東西都是我的,包括你在內。”那樣的不可一世,卻是所有美麗自負的女子該有的態度,怎能不狂妄呢?世間又有幾人能有她紫霞仙子那般貌美?就算有人容貌比她更嬌豔,法術定又不及她。她有值得驕傲的資本,是以她全然不將此刻狼狽萬狀的至尊寶放在眼中。紫霞隻將他當做自己的奴隸,甚至還戲弄他,讓他坐在地上學狗叫,逗她開心。她隻是覺得,這個人真聽話,卻對他全無愛意。她又豈會知至尊寶的乖巧聽話,隻因他要從她的手里奪回月光寶盒,而後去救他的娘子晶晶。


       

直至那日,至尊寶將紫霞的紫青寶劍拔出鞘。紫霞有些訝異,卻不動聲色,隻是對他的態度驟變,甚至是主動邀他去集市。在城牆之下,紫霞誘至尊寶答出自己的困惑:“他不喜歡我怎麼辦?他有老婆怎麼辦?”可至尊寶卻渾然不知紫霞說的意中人便是自己,大大咧咧地回答:“你管他那麼多,上天安排的最大嘛。”聞言,她終於放下心中大石,呼出一口氣。之前紫霞也困惑,她知道人是不該與有婦之夫在一起的,可聽到他的回答,也覺得言之有理,他們的緣分是上天注定的呀。於是事情立刻變得明朗清晰起來,隻要至尊寶離開他的妻子,與自己在一起,就可以了。紫霞的愛是純粹而簡單的,沒有那樣多的道德與繁複,愛就是上天注定在一起。


       

紫霞接受了至尊寶的話,也就變得心安理得。甚至變得大膽起來,她主動去親至尊寶,換做是其他男人,早已情陷其中,這樣一位美麗的仙子自動送上門來,豈有拒絕之理?可看似風流的至尊寶,卻是一位專情之人,他的心里隻有晶晶。即便他口頭時常說些混賬話,可當真與人接吻時,他卻下意識地推開了紫霞。這一個動作,多麼傷人啊。紫霞從未想過,世上竟會有人拒絕她。她以為,隻要是她想要的,便都會得到。就像她想來人間,便來了人間,哪怕是二郎神也拿她沒辦法,她喜歡這個“水簾洞”,便將其改為“盤絲洞”,占為己有。是以她也以為,她喜歡至尊寶,便可以與他在一起。然而至尊寶卻無情地推開了她,紫霞哀怨地看著他,若有所悟。原來至尊寶跟著她,不過是為了拿到月光寶盒,去救自己的娘子,所有的一切都是謊言,隻有自己還傻傻地被蒙在鼓里,以為他當真答應與她一起“遠走高飛”。


       


       


       

她要去他的心,一探究竟。世上之人皆滿口謊言,唯獨一個人的心永遠不會說謊,於是她小心翼翼地詢問:“他跟他的娘子是不是很恩愛?”見那顆如椰子般的心沉默不語時,她神情落寞地說:“我懂了。”紫霞在至尊寶的心中留下一滴淚,我們可以想象當時紫霞的心情是怎樣難過。當你愛一個人之時,對方卻愛著另外一個人,無論你多美麗多優秀多努力,可他的心中,卻始終沒有屬於你的位置。愛情最糾結的莫過於,你愛他,他又愛她。永不會如你所願,上天就是喜歡捉弄人。


       

紫霞像是瞬間長大,收起了往日的驕縱。這一次,她沒有強人所難。看著至尊寶在沙漠里焦急地來回踏步,她心中五味雜陳。這個上天注定能拔出她寶劍的意中人,早已心有所屬,他愛他的娘子,時刻為他的娘子而擔心。她卻隻能眼睜睜地看著,紫霞收起悲傷強顏歡笑,她安慰至尊寶,告訴他青霞一定會將寶盒給他的。而後苦笑一番,在沙漠里與至尊寶分別。此時的紫霞是通透而清醒的。她知道,這份愛情,已沒有一絲盼望,一切均是徒勞。既然自己得不到,便不要再做無謂糾纏了吧,離開是最好的選擇。


       

然而與世上大多數女子無異,紫霞終究是放不下。愛情豈是說放下便放下,離開對方便能立即忘記對方的?如失戀後生無可戀的女孩那般,紫霞絕望極了。她來人間,就是為了能夠找到拔出寶劍的意中人,與之在一起,可現在他們已不可能在一起,那麼自己獨留人間還有何意義?沒有了愛,仿佛一切都成了空。什麼都不重要了,包括生命。傷心欲絕的她,索性在洛陽的沙漠中“等”死,也許隻有死亡才能化解心中的痛。已是奄奄一息的她趴在沙漠之中,卻逢牛魔王從此路過,他見紫霞貌美如花,瞬間動心。於是花言巧語一番,將紫霞騙回家中,與她成親。哪怕牛魔王拔不出她的紫青寶劍,哪怕他已是有婦之夫,哪怕他的形象過於醜陋。對紫霞而言,都已無所謂。她想要的人,既無法得到,那麼與任何人在一起都是一樣,又何必在意他究竟是善是惡,是俊是醜。她隻是要找一個人結婚,而不是相愛。


       


       


       

與至尊寶再次重逢,真是造化弄人,她成了牛魔王的新娘,而他卻成了牛魔王妹妹的新郎。紫霞目不轉睛地盯著至尊寶,眼前的這個男人如此不堪,之前他如何也不肯與她在一起,不過幾日的時間,他就將自己的妻子拋之腦後,欲同另外一個女人成婚。真是諷刺。縱使如此,紫霞的眼中依然隻有他,她的目光離不開至尊寶,而至尊寶的眼中卻隻有牛魔王手上的月光寶盒。紫霞心下淒涼,他心心念念的始終是月光寶盒,是他的妻子。他始終沒有一點點的愛肯給“我”,多麼無情。


       

至尊寶讓紫霞一次一次地失望,她終於惱羞成怒,決定殺了這個負心人。劍已架在至尊寶的脖子之上,他為求自保不得不編製了一段美麗的謊言,於是那段著名的台詞便應運而生:“曾經有一份真誠的愛情放在我面前,我沒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時候我才後悔莫及,人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如果上天能夠給我一個再來一次的機會,我會對那個女孩子說三個字:我愛你。如果非要在這份愛上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至尊寶第一次說這番話時,是著著實實地欺騙紫霞,是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可第二次說此話時,已是真心想對紫霞而言,可惜已是無用,他帶上緊箍咒,此後但凡動情,便是生如不死之痛。往後也再無紫霞仙子,隻剩下漫漫求經之路。至尊寶的愛情永遠晚一步。


       

至尊寶一定以為自己演技了得,紫霞已被這番話已迷至糊塗。可惜他錯了。紫霞又豈會不知這是他的謊言?可她選擇相信。因她已別無他法,不管這個男人是再次欺騙她,是利用她達到自己的目的,她都無所謂。隻要還能與他在一起,她便覺得足夠,至少他還願意花心思去欺騙她。“騙就騙吧,就像飛蛾,明知會受傷,還是會撲到火上。飛蛾就那麼傻”——自己也是那麼傻。明知是欺騙,她還是無力抗拒,向他狂奔去。


       

紫霞選擇相信他之後,世界都變得明朗起來,她開心地旋轉,幻想著自己與至尊寶的未來,他們會擁有一段美好的生活,有一些可愛的孩子。隻是想著,便覺得開心不已。她決定繼續自欺欺人,不再想真實的一切,隻活在自己的幻想之中,那麼快樂,那麼甜蜜。甚至連至尊寶逃跑時狼狽又窩囊的模樣,在紫霞的眼中都是那樣迷人。是的,紫霞的眼里心里,隻有一個至尊寶。愛是她的全部,而至尊寶就是她的全部。


       


       


       

為了幫至尊寶拿到月光寶盒,紫霞甘心留在牛魔王的身旁,然而心里惦記著的卻依舊是至尊寶,她還在等著她的男人回來接她。“我知道有一天,他會在一個萬眾矚目的情況下出現,身披金甲聖衣,腳踏七色雲彩來娶我。”她說這番話時,天真又癡迷的模樣,使見者均不忍心告訴她,其實至尊寶是在騙她,倘若他當真拿到月光寶盒,便不會再回來。其實她自己又何嚐不知道呢?可是她得相信他,就算希望渺茫,她也得相信。她的姐姐青霞諷刺她是神經病,她卻不生氣,隻是笑靨如花地說:“這不是神經病,是理想。”與牛魔王的婚約如期而至,至尊寶卻始終未出現。如姐姐青霞所說,就算他回來,他又有什麼本事將她從牛魔王的身邊救出去呢?他隻是一個什麼也不會的山賊啊,來也不過是送死而已。


       

來這人間一趟,紫霞成長了不少,經曆此番複雜而難言的磨練之後,她變得穩重許多,也明白了世上之人皆不可信,唯有姐姐是例外。她終於明白了感情的珍貴之處。這世上其實沒有幾人會對你付出真感情,至尊寶為了得到月光寶盒,屢次欺騙她;牛魔王亦不過是貪圖她的美色,想要占有她。他們都是為了自己的目的而接近她,卻無人是真心待她。盡管她與姐姐鬥爭了幾百年,可姐姐不會欺騙她、傷害她,她所能相信的,其實隻有姐姐。即便青霞有一張犀利不饒人的嘴,可心卻是始終向著紫霞的。紫霞醒悟,於是向牛魔王求情,說自己答應這門親事,絕不反悔,隻求他放了青霞。青霞也終於釋然,姐妹兩人幾百年的恩怨終於冰釋前嫌。甚至為了救紫霞,青霞奮不顧身與牛魔王打鬥,直至身受重傷。


       

就在這時,至尊寶來了。哦不,此刻他已化作猴子模樣的孫悟空。可紫霞還是認出了面目全非的他,無論他變成什麼模樣,她都能將他認出來,因他早已刻在她的心中。最終,至尊寶終於如紫霞所願,在一個萬眾矚目的情況下出現了,他成了一個蓋世英雄,威風凜凜。可她卻已死在牛魔王的鋼叉之下。最後她說:“愛一個人原來是那麼痛苦。”我終於掉下淚來。我已看過那麼多遍《大話西遊》,可每至紫霞死之時的場景,我總是會落淚。有時我們看電影,也許隻是為了在電影中遭遇自己,我們究竟是為紫霞的愛情而感動落淚,還是想起自己的青春而落淚。誰又知道呢。


       

也許我們都曾是紫霞,在愛情還未開始的時候,我們憧憬著的愛情是如此美好,終會有一個英俊又有才華的男子來牽我們的手;在愛情最初的時候,我們都是驕傲而矜貴的女人,狂妄自大地對一眾“凡夫俗子”不屑一顧;可是後來,明知是飛蛾撲火,依然奮不顧身,甚至刻意討好,自欺欺人;不知何時開始,我們變得卑微,變得低聲下氣,放下了自己的驕傲與自尊,隻為得到一個男人的愛;最後,我們終於知道,愛一個人原來是那麼痛苦。可是值得嗎?沒有答案的,愛就是不問值不值得。

“苦海翻起愛恨,在世間難逃避命運,相親竟不可接近,或我應該相信是緣份。”再聽這首《一生所愛》時,我才明白,我們無力抗拒的不是愛,而是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