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能是今天最早一批在朋友圈吐槽「神州專車」這次營銷行為的,等我落地上海,發現四面八方的群眾都憤怒起來了,大有除之而後快的景象。說實在的,每次和大多數人站在同一個戰壕,抒發同一種情緒時,我通常會恐慌進而逐漸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理性告訴我,「神州專車」系列海報控訴的問題正中消費者的切身利益,安全、隱私、素質,這些都很重要,而且都有破壞性案例可循。隻是目前這個階段,群眾更需要或者更容易感知的是「快捷、方便、舒適」,而當安全等問題沒降臨到自己身上時,就產生了所謂的「幸存者偏差」:隻能看到經過某種篩選而產生的結果,而沒意識到篩選的過程,因此忽略了被篩選掉的關鍵信息。諸如:「我做了那個專車沒事啊,專車怎麼可能有問題呢?」        


       

坦白講,在專車市場高速發展、擴張過程中,從業者門檻過低從我自身經曆的體驗來講已經是個不爭的事實。你不能說神州海報指出的問題是危言聳聽。那它為什麼還遭受群毆呢?很多自媒體已經剖析了,我說點不一樣的。        


       

首先,我覺得神州如果換個「呼籲行業自律」、「更安全更有保障」這樣正向訴求的體位或許比現在直指競爭對手的體位更能引起共鳴。        


       

目前這種赤裸裸指責近似於給有關部門「遞刀子」,當然會為正義感爆棚的圍觀群眾所不齒。這樣的指責對於目前隻希望感受到「快捷方便」且沒受到過傷害的圍觀群眾來說是一次無效傾訴,產生所謂的「訴求偏差」。        


       

再有,海報選擇的代言明星或意見領袖是有瑕疵的。吳秀波這些人有票房號召力但精神內核和專車是不搭的,選擇龔文祥這種圈內口碑一般的人,無異於自殘。        


       

詭異就詭異在,群眾越來越討厭「高大全」了,你還板著面孔說話,還用有信用瑕疵的人來扮演「高大全」,太無力了。        


       

最重要的,你「黑」的是 Uber 。Uber 我認為在中國有著巨大的「輿論豁免權」,什麼意思呢?Uber 遭遇負面評論很快會被鋪天蓋地、神乎其神的營銷案例稀釋;Uber 遭遇到的干擾、檢查越嚴厲收獲的同情就越多。它的品牌力已經升華,代表著:正義、先鋒、新潮、無畏。 這些元素也是大眾精神圖景中最絢麗的顏色。        


       

所以,在這里,吐槽Uber 很難贏得共鳴,更別說大張旗鼓的「黑」了,即使你吐正確的槽,也會被人用「動機論」蓋棺。Uber 時下代表著「政治正確」,它的競爭對手應該感到恐慌:市場在左,民心向右。而最能代表輿論主流聲音的,恰恰又是它的目標群體:白領、知識階層。        


       

我們不妨來盤點一下這場「輿論戰」。有人說神州終究會是贏家,在「專車大戰」中它從未贏得像今天如此大的關注度,惡名也是名。這種觀點特別危險,也是阻礙中國創意發展的毒瘤。但在講求社會化營銷的今天,這種觀點又特別有市場。甚至有人樂觀的認為:「神州發出強力優惠措施,那批倒戈的用戶還會回來。」這種魔性的認知太可怕了,是「金錢至上論」的變種,也是商業法西斯思維。這麼想,已經是把神州釘死在不入流的席位上。我無法評估這種營銷方式的成果,但如果很好,形成了方法論被套用,產生正向激勵,那我們將活在怎樣一個垃圾的世界啊?        


       

最後我想說,大眾廣播體操式的統一情緒很危險。我們批判神州的體位,也要正視它提出的問題,切勿「因體位廢人」,對於一個有「輿論豁免權」的龐然大物,更要較真,因為大多數人的感知是落後於商業形態的發展的。另外,壟斷會滋生惡,國人應該感同身受,在當下亂戰時候,當是建立健康秩序、健康生態的最好時機。        


       

不過,這樣的嘴仗還是不要有了,產品說話,比拚用戶體驗,消費者用腳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