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父親在深圳街頭賣甘蔗,母親沿街乞討。好不容易考上大學,他卻偏偏不去,後來流落街頭,靠撿垃圾為生。從撿垃圾到收破爛,最後他竟年賺400萬,他是怎麼做到的?                        


                       

母親寄來學費,他卻放棄讀大學                        


                       

1984年6月1日,李一航出身在河南一個農村家庭。父親以苦力養家,母親早年殘廢不能行走。                        


                       

2003年的一天,父母托堂叔捎來了學費。打開沉甸甸的包裹,全部是新舊不一的一元、五角、一角的硬幣。堂叔告訴他父母在深圳乞討賺錢,他一聽就哭了。                        


                       

                       


                       

高考發榜,李一航被河南一所高校錄取。但想到辛苦賺錢的父母,他決定,不讀大學,到深圳賺錢。                        


                       

3元闖深圳,連吃面都不夠                        


                       

還完學校同學的302元債務,加上160元的車票錢,李一航將僅有的3元積蓄藏在了底褲里,就這樣出發了。                        


                       

初到深圳,川流不息的人群、奔馳而過的車子、生硬難懂的粵語,讓他感到窒息,路在何方?                        


                       

好不容易憑口音找到一家老鄉的面館,叫了一碗面狼吞虎咽地吃完。才發現自己吃了人生中最貴的一碗面:5元錢。吃完面後,他等了很久,主動幫老板收碗。老板看他提著一個袋子,應該是剛從農村出來,就沒有收錢。倔強的李一航把3元錢壓在碗底,說聲謝謝後離開了。                        


                       

走出面館的李一航,身無分文,反而讓他釋然了。於是,他開始睡大街,寶安區的流塘天橋成了他第一個“正式”住所。                        


                       

撿垃圾為生,碰到母親在乞討                        


                       

在此後的一段時間里,他白天撿垃圾,晚上在天橋上的修表攤成為他的第一個職業,一天20多元的收入解決了飯票的問題,卻因交不起管理費又被城管趕跑了。                        


                       

                       


                       

有一天,他在大街上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母親,此時的母親跪在地上,向路人乞討。父親在削甘蔗,旁邊擺著一個菠蘿罐。他大腦一片空白,淚水模糊了雙眼!                        

雖然近在咫尺,但他沒有勇氣上前相認。他發誓要賺大錢,讓父母過上好日子。                        


                       

一次,他拾到一個摔成兩半的手機。他狠下心花了幾塊錢去網吧查到華強北有回收手機的,於是他便步行20多公里來到華強北,沒想到這個壞手機竟然賣了300多元錢,他意識到這是一個賺錢的機會。於是回收壞手機也成為了李一航的第二個職業、第一個創業項目。                        


                       

2004年1月,他把租了一間房,把父母接過來一起住。為了讓父母過上好日子,他拚了命的干活。最多的時候,他一個人就搬6噸貨。                        


                       

90萬買了一堆電子垃圾,淨賺40多萬                        


                       

2007年一天,他聽到一家電子廠倒閉的消息,這家電子廠正在拍賣一批廢舊手機物料,這讓他大為興奮。在外面他聽到里面已經叫到90萬了,他一推開門就說:90萬,我要了,我們公司要了!                        


                       

那時的他別說90萬,連9萬都沒見過。那麼他哪里來的錢買這批貨呢?他想到了以前收購電子垃圾的一個名叫潘雲貴的人,之前說過一句“以後遇到大生意,可以給我打電話”,於是他就給拍賣的人說,我給我們老板打電話。                        


                       

90萬買一堆垃圾,潘雲貴接到電話很忐忑,心里很沒底。李一航拍著胸脯對潘說:“如果要虧錢,我給你打工,這一輩子我都不收費用。我把合同給你簽好字。”                        


                       

                       


                       

這個承諾給了潘一個定心丸,他決定拿出90萬買下這批貨。短短3天,李一航就給了潘一個驚喜,他把所有的貨全賣出去了,賣成130多萬,淨賺40多萬,他怎麼做到的呢?                        


                       

他知道這批貨是全新的待料,而不是廢品,是完全可以使用。於是他3天內找對應的相同廠家,生產同類產品的對口廠家進行對口銷售。                        


                       

潘給了他10萬元錢,然而他卻沒有要,他讓潘幫他注冊一個電子產品回收公司,這讓潘很意外。潘雲貴覺得這個小夥很不錯,除了幫他注冊公司,還給了他5000元。                        

拿著5000元錢,他開了個賓館。他把錢撒得滿床滿地都是。他沒衝過淋浴,便開著淋浴在賓館衝了2個小時,一直到睡著。                        


                       

反向思維,賺得人生中的400萬                        


                       

在潘的幫助下,他的電子產品回收生意越做越大。2007年底,他賺得人生中第一個100萬。                        


                       

就在一切順風順水的時候,他的父母前後雙雙去世!失去了父母,失去了主心骨,李一航的世界塌下了一片天,仿佛被抽空了靈魂。他流著淚說:“也許,我應該(初中)畢了業就出去打工,哪怕干苦力賺錢,都應該讓他們生活得好一點。創業時間太久,父母也等不到那個時候”。                        


                       

父母去世後,他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工作上。然而,他卻干了一件所有人都不理解的事——砸手機,拆開賣錢,還錄成視頻,發給賣舊手機的電子廠。原來,整體手機賣得更貴,而拆開後更便宜。                        


                       

但是李一航有自己的想法:市場上,很多廢舊的手機往往被翻新後重新流入市場。然而,電子廠最不希望這樣的事情發生,一方面翻新後的手機占領了低端市場,會影響他們的銷售量。同時,對電子廠的手機品牌也會有損害。                        


                       

抓住這個特點,李一航把砸廢舊手機拍成視頻,雖然回收價較低,但他卻贏得了電子廠的信任,拿到很多廢舊手機。                        


                       

2014年,李一航的電子回收公司淨利潤達到400萬,他也買了人生第一輛車——奧迪Q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