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來到我這裡說:
「當世界上有那麼多的痛苦,你怎麼能夠教人寧靜?」
他們是不是認為那些痛苦必須先破除去,然後人們才能夠寧靜?
不,唯有當人們寧靜,那些痛苦才能夠被除去,
因為唯有寧靜能夠除去痛苦。
痛苦是一種態度,它跟物質情況比較沒有關係,
跟內在的頭腦或內在的意識比較有關係。
甚至連一個貧窮的人都能夠快樂,
一旦他很快樂,很多事就會開始上軌道。
不久之後,他可能就不貧窮了,
因為當一個人很快樂,他怎麼可能貧窮?
當你很快樂,整個世界都會加入你。
當你不快樂,每一件事都會變得不對勁。
你在你的周遭創造出一個幫助你的不快樂存在的狀況。
這就是頭腦的運作情況。它是一個自我挫敗的系統。
你覺得痛苦,那麼就有更多的痛苦會被你吸引過來。
當有更多的痛苦被你吸引過來,
你就說:「我怎麼能夠寧靜?有那麼多的痛苦存在。」
然後又會有更多的痛苦被你吸引過來。
然後他們會說:
「現在已經不可能了。那些說他們快樂的人一定是在說謊。這些佛,這些克里虛納之徒,他們一定是在說謊。這些派坦加利之徒,他們一定是說謊的人,因為有這麼多的痛苦,他們所說的怎麼可能?」
那麼你就是落入一個自我挫敗的系統。你吸引痛苦。
不僅你自己吸引它,當一個人痛苦,他也會幫助別人成為痛苦的,
因為他們也像你一樣愚蠢。
看到你在痛苦,他們同情,當他們同情,他們就變得容易受傷害,
所以它就好像一個生病的人傳染了整個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