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國內某地,有壹個女司機開著壹輛載著乘客的中型客車行馳在盤山公路上。客車上三名歹徙居然盯上了漂亮的女司機,強迫中巴停下,要帶女司機下車去“玩玩”,女司機情急呼救,全車乘客噤若寒蟬。

只有壹中年瘦弱男子應聲奮起,卻被打傷在地。男子氣極,奮起大呼全車人制止暴行,卻無人響應,任憑女司機被拖至山林草叢。半個時辰後,三歹徒與衣衫不整的女司機歸來。車又將行,女司機要被打傷流血的瘦弱男子下車。男子不肯,僵持起來。

“餵,妳下車吧,我的車不拉妳!” 中年男子急了,說:“妳這人怎麽不講道理,我想救妳還錯嗎?”

“妳救我?妳救我什麽了?”女司機矢口否認,引得幾個乘客竊笑。中年男子氣極,恨自已身無大俠之力!救人未救成,可也不該得到被驅逐下車的結果呀,他堅決不下。 “再說我買票了,我有權坐車!” 女司機揚起臉無情地說:“不下車,我就不開。”

沒想到的是,滿車剛才還對暴行熟視無睹的乘客們,卻如剛剛睡醒般,齊心協力地勸那男子下車:“妳快下去吧,我們還有事呢,耽擱不起!”有幾位力大的乘客甚至想上前拖這中年男子下車,使人想起莫泊桑筆 下《羊脂球》裏的情節。

三個歹徒咧著嘴笑,得意地笑了。其中有個黑皮無賴毫不知恥地說:“哥們把她玩恣了!”另兩個歹徒也胡言亂語:“她是我對象,關妳屁事!”壹場爭吵,直到那男子的行李從車窗扔出,他隨後被推搡下車。汽車又平穩地行駛在山路上,女司機掠了壹下頭發,按響了錄音機。 車快到山頂,拐過彎去就要下山了,車左側是劈山開的路,右側是百丈懸崖。汽車悄悄地加速了,女司機臉上十分平靜,雙手緊握著方向盤,眼睛裏淌出晶瑩的淚水。


壹歹徒似乎覺察到了什麽,說:“慢點開,慢點開, 妳想幹什麽?” 女司機並不說話,車速越來越快。歹徒企圖撲上去搶方向盤,汽車卻像離弦的箭向懸崖沖去..….
第二天,當地報紙報道:伏虎山區昨日發生慘禍,壹中巴摔下山崖。車上司機和十三名乘客無壹生還。半路被趕下車的中年人看到報紙哭了。誰也不知道他哭什麽,為什麽哭……?
 這是壹個讓人心寒徹骨的故事,真的希望它只是壹個故事啊,可是,據說這是當年的真實事情——女司機被歹徒拉下車後,全車人噤若寒蟬,小夥子呼籲大家去幫助,依然沒人響應,小夥子勢單力薄,不但沒有幫助女司機,自己還受了傷。車上壹共15個人,14個男人,如果有壹半的人出去,也壹定能夠制服那兩個歹徒,從而避免這場災難。

這個社會的人越來越涼薄,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已經快要成為他們做人的基本原則。不為上面那句話,也要為改變社會風氣出壹份小小的力量,大家都轉起來吧!好人好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