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朋友聚在一起,評論某個朋友時,常用的詞彙是,某某打熟不打生,某某打生不打熟。大凡凡夫俗子,都有這種經曆的。這正應了古人的一句話,誰人不背後言人非?        


       

其實,言人非並沒有啥子不好的。最起碼,所言之人還能在你心中有些位置。假如這個人在你心中沒有位置,你也就懶得去言他了。        


       

對於打熟不打生的人,隻能說明一點,這人的氣場相對小一些,心中缺乏安全感,對陌生人充滿著敵意和不信任。這種人,是明顯的不自信。        


       

對於打生不打熟的人,價值觀更明確。這種人,相對自我意識強,價值取向明確。他知道,往往熟人對他幫不了忙。也就是價值的缺失。        


       

我對信任曾做過這樣的解釋——所謂信任,就是一盞油燈,隻有離開燈下,才會看到光源。        


       

朋友相聚,由於太近,關系太好,往往忽略了對方的價值。自以為,比誰都了解對方。其實是這樣的嗎?回答是肯定的,絕對不是。這是因為雙方失去了神秘,也就無法發現對方的價值。        


       


       


       

在這一點上,我對熟悉又做了注解——所謂熟悉,就是皮笑肉不笑。讓你恨也不是,愛也不是。        


       

相比大家都有深刻的體會。        


       

前些日子,我搞了一個眾籌,真正支持我的,大都是陌生人。我反思,為什麼曾經認為是朋友的人,不願伸出友愛之手呢。後來我想明白了。原來,這些朋友認為,你那兩把刷子我還不清楚,你能吃幾個饃我心中還沒數?你打著做一件有意義的事,隻不過是一個幌子,以此來圈幾個錢而已。        


       

這些人的第一反應是不屑一顧,再就是鄙視。        


       

某一天,你曆經千難萬辛,終於事有所成。所謂這些朋友,會對別人說,某某是我的朋友,我對他太了解了,我早就知道他會做出一番事業的。        


       

這就是人的嘴,上下兩張皮,咋說都是理。        


       

那一日,和幾個朋友相聚。一朋友說,聽說你要出書了,到時得送我一本啊。我說,可以啊,得掏錢買。朋友說,都是朋友,還需要買嗎?我說那一定。朋友說,我給做宣傳。我說,等你做宣傳,黃瓜菜都涼了。朋友說,你不近人情。我說,不近人情就不近人情吧。隻是我不知道,在我最艱難的時候,你哪去了。        


       


       


       

這就是現實中所謂的“朋友”。        


       

我們不明白,朋友為什麼會這樣。        


       

以為是我的朋友,見面說,你還欠我一幅字,或者你還欠我一幅畫。是啊,我欠你嗎。你也許是為炫耀你在我面前多有面子。不管怎麼說,我是不欠你的。        


       

縱然陌生人不可知,但陌生人能站在一個能夠自我判斷的角度認識你,這樣你的價值就顯現了。我們每個人的存在,不都是圍著顯現自我價值的基礎嗎。        


       

所以,害死我們的不是來自陌生,而是熟悉。        


       

如果,你想做一番事業,成就一個夢想,就拓展你的視野吧。所謂的伯樂,從不在你所熟悉的範疇。假若這樣,你早就成就一番事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