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我知道,這一段經歷說出來,沒有多少人會相信。
除非,你也收到過一樣詭異的短信。短信是深更半夜發來的,
發送者是曾經最愛的人,內容只有簡單一句話:“今晚吃什麼?”

關鍵在於,你明明知道--這個人,已經死了好幾年。
我之所以會捲入這件倒霉透頂的事,都是因為老六。
該死的老六,王八蛋老六。即使他落到了今天這個地步,
我也一點都不可憐他。

老六是我的同事,現在該叫前同事了。我們叫他老六,
並不是因為他在家排行第六,而是因為他爹媽起的怪名字。
老六姓席,大名克斯,席克斯,SIX,那就是六了。

當時,我們同一個時期進的公司,在同一個項目經理手下工作。
我跟他酒量相當,給客戶敬酒時當仁不讓;我們審美觀大致相同,
所以下半場去酒店,搶同一個公主的事情也時有發生。除此之外,
我跟老六的業餘愛好幾乎完全一致,看球踢球,
打撲克,PS2,燒烤,泡妞,吹牛。

說起來,我和老六最大的不同,在三個地方。
第一,他有個快要結婚的女朋友,我單身;
第二,他是個財迷,小氣得要死,我每個月吃光用光,身體健康;
第三,雖然兩人都是178左右的身高,他卻比我重30多斤。
我笑他胖,他說他那是壯。

總而言之,事情發生之前,憑我們兩個的交情,
絕對算是最親密的革命戰友。

恐怖開始的那天,出了一件怪事。部門裡每個月全勤獎的頭號種子,
老六席克斯選手,請假了。
對於老六來講,那大幾百塊錢獎金,是一個不小的數目。
進公司一年多來,他只有一個月沒拿到獎金,
那次是因為他被懷疑感染了甲型H1N1,被強制隔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