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小岩井
       

1.        


       

年少時看錢鍾書先生的《圍城》,有一幕劇情總是記憶猶新。        

那是主角方鴻漸在告白唐曉芙遭拒後,淋著大雨站在唐公館樓下,滿臉憂愁,久久不去。        

       

唐曉芙從窗戶里看著方鴻漸落寞的傷心模樣,也是心疼與難過。她並非不喜歡他,隻是因緣際會,各種誤會難以放下。        

       

唐曉芙對方鴻漸說:“我愛的人,我要占有他的整個生命,他在碰到我之前,沒有過去,留著空白等著我……方先生,我隻希望你前途無量!”        

       

方:是我不好……我是個騙子……我以後,也絕不來討厭了。        

       

唐:……鴻漸……遠行……一路平安……        

       

方:……        

       

       

那最後一句祝福,隱含的挽留與情意,不知懦弱的方鴻漸是否聽出。        

       

他在雨中等待,也不知自己在為何等待,也許是不甘,也許是緬懷,一份剛開始無限甜蜜,卻又意外夭折的愛情。        

       

唐曉芙也在踟躕著,覺得自己話說太狠,卻明明心有留戀。        

而他依然在雨中,仿若木人。        

她看得心融化成苦水,想一分鍾後他再不走,一定不顧笑話,叫傭人請他回來。這一分鍾好長,她等不急了,正要吩咐女傭人,方鴻漸忽然轉過臉來,狗抖毛似的抖擻身子想把周圍的雨抖出去,走開了。        

       

終於,唐曉芙心軟了,她下定決心,不顧一切,決定再次擁抱那個男人。        

而那個男人,卻再次放棄了。        

       

僅僅一分鍾,這一分鍾的執著與放棄,卻是截然不同的人生!        

與所愛之人擦肩而過,卻在對方決定回來的時刻……        

       

說實話,少年的我看到這,狠狠摔過一次書。        

是感慨命運的無常,人心的善變,還是感到作者太殘忍,有情人不能眷屬?我已經忘了。        

但那遺憾的心情,每每想起,總是略感惆悵。        

如果他在雨中能多站一會兒,就能徹底柔軟意中人的心,然而沒有如果,正如這世上所有的有緣無分,久別重逢。        

       

花未開,果已落。        


       


       


       

2.        

       

我聽過最長的一段初戀是十一年,從高三到三十而立,跨過整個青春。        

如果能功德圓滿,必是佳話美談。        

       

可惜,隻能是如果。        

       

老金是我朋友中不多的博士,現在正在互聯網創業中。        

我和他在一次本地沙龍中相識,詳談不多,淡淡之交。        

有次去咖啡館,剛巧他也在。他得知我出了一本新書,便客氣祝賀,說會去買一本捧場。        

       

我知道我的書肯定不對他胃口,隻當是客套。        

誰知幾天後他卻在微信問我,你的書我很有感觸,能聽我講個故事嗎?        

我很意外。我的直覺告訴我,他多半是失戀了……        

       

果然。        

老金告訴我,他是一個很專一,或者說有些偏執的人,喜歡一家店,就會一直隻去一家店,喜歡某個品牌,就會一直隻用一個品牌,更不用說自己喜歡的人。        

他從高中開始就喜歡同班的一位優秀的女學霸。兩人旗鼓相當,互相視作競爭對手,卻在這個過程中暗生情愫,彼此好感。        

       

高考之後,他勇敢地在電話里表白,也幸運地得到了這份愛。        

從此,便是十一年的相伴。        

本以為一切都應水到渠成,卻不料人生總是百轉縱橫。        

       

前幾年,女方收到美國名校的offer,在他的支持下,便去了美國留學。        

一開始一切都很好,雙方課業都忙,偶爾網上聊天視頻,也不覺得疏遠。        

       

但慢慢的,異地戀也好,異國戀也好,最大的問題就是,兩個人接觸的環境,遇到的問題,看到的世界越來越不同。        

       

她的煩惱他無法感同身受,隻能敷衍地說些安慰;他的疲憊她無法撫慰,隻能遠遠地隔空擁抱;        

       

她交了新朋友,參加了舞會,變得越來越精致;        

他計劃著創業,四處找夥伴,忙得焦頭爛額;        

兩個人逐漸變得無話可說,隻能時不時地回憶往昔甜蜜,卻對未來越來越閉口不談。        

終於,在雙方畢業那一年,迎來了最大的分歧——人生的選擇與自我價值的實現。        

       

毫無疑問,雙方都對未來充滿信心,隻是立足點不同,一個想在世界最發達的國家鍛煉自己,安身立命;一個想在自己的家鄉創立基業,出人頭地。        

       

也不是誰的錯,隻是大家盡管彼此相愛,卻又是獨立而聰慧的個體,並不存在誰依賴誰。        

於是,兩人友好分手,分道揚鑣。        

       

幾年過去,老金已經站穩了事業,卻再也沒碰到讓他心動的人。        

十一年,還能遇到什麼人,能抵抗生命中最美好的十一年在心中的重量?        

       

他試圖聯系前女友,可卻不知道怎麼做,也不知道怎麼說。        

       

直到今年過年前,他聽說那人要回來了,而且就在上海工作,不再回美國了。        

他興奮地去理發店做了頭發,穿上訂做的西裝,開著自己的新車去女生家門口等待。        

       

那無數次曾經等待過她的地方,讓他感慨萬分。        

可他看到的,是一個洋人摟著她從車里走出的畫面。        

       

兩人見面,百感交集,既有感動,也有尷尬。        

老金識趣,訕訕地打個招呼,便黯然離去。        

       

說到這,老金停頓了很久,我以為故事就這麼結束了,正準備洗漱睡去。        

老金最後發了一段語音:        

       

上個月她和那個老外結婚了。結婚前一周,她發了我一條信息。        

她說:“有天晚上,她夢到了我,流著淚醒來,猶豫了片刻,在半夜打我電話,一心想著複合……然而你一直沒有回複,我也就不再多想了……”        

       

誒……老金一聲長長的歎息。        

“其實她存的我的手機,早在一年前就掉了……”        

“從此,我們再也沒有說過一句話。也許,這就是緣分已盡吧。”        

       

緣分已盡……        

也許吧,也許。        

然而,可能我更願意相信,這是勇氣已盡……        

       

想找一個人,總是有辦法的。        

隻是,勇氣用完了,距離也就真正成了距離。        


       

       


       

3.        

       

《圍城》的最後,新婚的方鴻漸與孫柔嘉因為一場無意的吵架,演變成決裂之爭。        

而僅僅在五個鍾頭以前,那時候鴻漸在回家的路上走,心想著要一心待柔嘉好,要夫婦美滿過日子……        

       

孫柔嘉永遠不會再知道,愛情曾經回來過,如今一切已惘然。        

兩個人能白頭,是有多少恰好的諒解,與錯過的狠絕。        

       

世事,總是跟人料想的不一樣。        

人生本身的諷刺和感傷,早已深於一切語言、一切啼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