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為鑒,回看1990年台灣股災        

第一財經資訊 2015-06-22 · 分享                                                                                                                                


           

文/股民老K
               

來源:雪球網                

原標題:台灣股災始末(1987年到1990年)
               


           


           

台灣股市的大股災(一)            


全世界的股市都一樣,宏觀經濟的持續增長、本幣升值的強烈預期以及外圍資本的大量湧入,流動性資產泛濫構成了發動一輪大牛市的背景。當初的台灣股市正是在這樣的環境下,邁開了牛市的第一步。

           

那場股市泡沫醞釀的時間是1987年到1990年,在1990年2月此前的3年間我國台灣地區,台灣股指從1000點一路飆升到12682點,整整上漲了12倍。是什麼讓台灣股民為股市瘋狂?暴富的神話最終又如何破滅?讓我們回首十幾年前台灣股市的一次股災。

           

當 時台灣經濟已實現連續40年平均9%的高增長,除了財富儲備增長,民間收入也大幅提升。那時,島內居民工資收入增長很快,年底的獎金分紅更是豐厚,一般公 務員年底可以領到1到2個月的額外薪金;一些普通行業的工人,年底一般可以多領3個月工資;一些壟斷行業,年底獎金額通常相當於7到8個月的月工資;那些 高速擴張的行業,如證券公司員工的年底獎金更高達70個月,甚至100個月的月工資。

           

台灣的經濟起飛成長快速,後來經濟增長率一直都在10%以上,並且始終維持在兩位數。台 幣兌換美元更從1比40升到1比25元,加上券商的執照開放等,都是熱錢湧入的重要原因,當時房市和股市一起火爆。由於新台幣的升值預期,海外“熱錢”大 量湧入島內,在居民財富增長作用下,一時間台灣土地和房地產價格在短時間內翻了兩番,當時,島內可以說完全是資金泛濫,巨大的資金流貪婪地尋找各種投資機 會,而股票市場就成為一個最大的“蓄水池”。股市的賺錢效應甚至讓很多家庭婦女搖身一變,普遍成了闊太太。

           

短 時間內指數從1000多點狂漲到12000多點。在當時大漲的過程當中,幾乎可以講所有的中產階級資產增值都很好,開戶的人數從五六萬人暴增到600萬人 之多,做股票成為全民的典型運動。那時幾乎是買什麼賺什麼,因此在整個狂漲的過程中,中產階級的日子都非常好過,買錯了股票,隻要肯放,後來都是賺錢的。 因為當時是9點開盤,到12點收盤,整個交易時間隻有半天,那些炒股發財的暴富太太們當然生活得是非常好。收盤之後,第一件事先找一家像樣的餐館先吃一頓 豐盛的午餐,接著下午安排各種活動,包括唱歌、跳舞、逛百貨公司等等。記得那個時候百貨公司生意也是出奇的好,這些暴富太太們買東西沒有嫌價錢貴的,願不 願買隻是看自己喜不喜歡而已。

           

台灣股市的大股災(二)            


           

台北股市用了25年的時間,也就是到1986年,台灣加權指數才越過1000點關口。但從此之後,股指便出現全球罕見的加速上漲。在不到9個月的時間里,台 灣加權指數躍上2000點;隨後的兩個月內,指數又接連突破3000點和4000點整數關口。然而在台灣股市上演的這場“牛市盛宴”還遠遠沒有結 束,1988年6月,台指突破5000點大關,7月突破6000點,8月漲到8000點。就在人們認為股市很快就要衝破1萬點大關的時候,為抑製股市泡 沫,1988年9月,台灣相關部門出台準備征收資本利得稅的政策。也就是說,投資者從股市賺的錢要交稅,這個大利空讓股市半天折翅,指數從8813點連跌 19天到4645點,幾乎是腰斬。然而,由於當時台灣股市投機盛行,很多人都已經處於瘋狂的狀態,台灣有關部門征收資本利得稅這一“殺手鐧”沒有起多長時 間的作用,台指就重新抬頭,繼續一路“高歌猛進”。
           


           

在當時不管資金面、基本面、市場面或是心理面,多頭力道並未宣泄完畢,股市連跌19天,在急速修正完後,卻走出最後一波的強勁噴出,股市直攻萬點關卡,也應驗了“萬關難過萬關過,不過萬關不回頭”。

           

實際上,當時整個台灣股市已經處於狂熱之中,當時台灣的一些行政部門,每天要等到股市下午收盤後才開始恢複辦公,整個社會都陷入炒股狂潮之中。在一片瘋狂的 氣氛中,台灣加權指數1989年上半年快速收複失地,到1989年6月創下9000點新高,並在隨後的幾天內如期突破一萬點大關。到1990年1月,台北 股市開始了最後的瘋狂,創出了12495點的曆史新高,當時市場樂觀情緒的彌漫已經無法控製,人們普遍認為股指將很快突破15000點。

           

這種前所未有的泡沫式瘋漲,使得當時台灣股票市場已經變味,成為一個不產生實際價值的“賭場”,股市原本應該具有的合理配置資源的功能根本無從談起。整個市場熱衷的是投機,而不是投資,泡沫就是這樣產生的。            


           

在1987年到1990年的三年牛市過程中,不誇張地說,任何一個人采取“扔飛鏢”式的隨機選股策略,都可以獲得平均8.5%的月回報率,而一些膽子更大的人,如果使用當時還屬於非法的融資融券工具,月回報可以很容易達到15%~20%。

           

台灣股市的大股災(三)            


           

賺錢效應快速吸引越來越多的人參與台灣股市。 到1990年3月泡沫的頂峰時,台北股市活躍交易賬戶,從牛市開始的1988年6月不到60萬,激增到600萬,可以說當時台灣幾乎每個家庭都在參與“股 市狂歡”。台北股市的日平均交易量也從牛市開始時的不足1000萬美元飆升到最高56億美元,單日最高成交量為76億美元,是當時紐約交易所和東京交易所 交易量的總和。由於當時台灣上市公司數量不到200家,巨大的交易量不僅是靠膨脹的市值,還依賴於高換手率推動,3年間,年換手率從開始的不到2倍到最後 達到6倍,顯示出短線極度投機的氣氛,而且90%的交易量都是由散戶創造。而在當時投機氣氛濃烈的市場格局下,最有效的盈利模式就是操縱股價。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當時莊家炒作易航股的情況,易航是隻有一艘破船的一家上市公司,最初股價隻有一塊六毛七,後來一股易航的股票從一塊六毛七一路炒作到將近200塊錢。 莊家後來又去轉戰炒作所謂的南港以及泰豐,僅三隻股票的炒作讓莊家從一介貧民,變成最高身價曾經達到近100億元的大富翁,但是經曆過了崩盤之後,莊家又 從百億的身價跌回到了一貧如洗,這就是投機行情的一個最典型代表。在當時的台北股市,一些在其他市場本應摘牌退市的公司,被大莊家相中後,反而成為市場熱 門。這些公司往往沒有實際的資產,沒有收入,甚至連員工都沒有,但隻要是小盤,籌碼容易控製,股價就會被炒上天。比如當時的“新奇毛紡”股票,這家公司業務並沒有任何好轉,但股價卻連續出現22個無量漲停。

           

另一家在台北經營一間破舊酒店和 一座野生動物園的公司“六福發展”的股票,被莊家操縱後,一個月的時間連續出現19個漲停,上漲近2倍,使得這家公司市值達到8.3億美元,超過當時紐約 的廣場酒店、香港的文華東方和曼穀東方這三家世界一流酒店的市值總和。更離譜的是,一隻銀行股票在泡沫最高峰時,總市值竟是包括摩根大通、美洲銀行、富國銀行等5大銀行市值的總和,而其淨利潤隻有這五大銀行的5%。

           

那時大家最愛買金融股,有一隻股票叫萬企,它不是金融股,是觀光百貨股,投資人以訛傳訛,也能把它買到漲停,市場一片看好。盡管監管方也開始提醒有泡沫危機,但投資人是全面樂觀。

           

與垃圾股炒上天的情況相反,當時台灣少數幾家基本面優良、在國際上競爭力領先的大公司股票,卻得不到市場的青睞。績優股落後,垃圾股暴漲的格局把台北股市推 到了全球最沒有投資價值股市的位置。到股市崩盤前的1989年最後一個季度,台股平均市盈率達到100倍,而同期全球其他市場市盈率都在20倍以下。就在 大家一片樂觀之際,似乎也驗證了華爾街名言:行情總在絕望中萌芽,在半信半疑中前進,在充滿歡樂中幻滅。

           

台灣股市的大股災(四)            


1990 年2月,台幣升值已趨緩,同時貿易順差也未再度走高,主流與非主流展開廝殺,終結了萬點不是夢、萬點是安全的幻想,為台股大多頭譜下休止符,被視為壓倒駱 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也為空頭下殺找到了借口。指數從最高點12682點一路崩盤,一直跌到2485點才止住,8個月的時間跌掉一萬點。此刻,投資人才領悟 到股災的可怕。

           

台北股市在創造了全球股市前所未有的3年漲12倍的奇跡後,不論有多少所謂的牛市邏輯,最終還是對抗不了股市有漲就有跌的規律。這是一場徹底的崩盤,而那些海外“熱錢”早已在此之前獲利出逃,幾乎所有損失最後都由台灣投資者,尤其是個人投資者來承擔。

           

在當時的那場台灣股災中,很多人傾家蕩產,遭受巨大損失的有莊家和主力,但更多的則是那些散戶。由於過分投機,很多股票的股價都遠遠脫離上市公司的基本面,手中拿著這樣股票的股民,在股災來臨之時,隻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資產灰飛煙滅。

           

許 多股民經曆過那場台灣股災真是覺得一場遊戲一場夢,當市場在一路上揚的時候,大家都會覺得,賺錢會讓自己興奮,那時候,賺錢好像沒怎麼困難,拚命想著賺大 錢,完全不把風險當回事。可是當股市一路下跌的時候,個人的心態很難調整,特別是突然遇到崩盤的時候,一路連續暴跌的時候,投資者隻能是焦慮,甚至因為連 續跌停,根本就無法止損,就是想賣都賣不掉的。

           

當大盤暴跌的時候,可想而知,超漲的高價股票紛紛中箭落馬。從高價跌成中價股,從中價跌成低價股,暴跌10倍、20倍的比比皆是。因為賣壓如排山倒海而來,很多的股票是每天跌停、再跌停,根本賣不出去,很多人的生活從彩色變成了黑白。

           

整個台股從12000點回跌的過程當中,許多人屢次抄底,屢次套牢,套得很深,在整個回跌的過程當中,大家沒有想到跌幅會有這麼深。從12000點回到 8000點以下,有人開始進行買進,7000點買進,6000點買進,5000點更是買進,日後是一路跌到了2485點,可以說在這個過程中,許多人把牛 市賺的所有錢都吐回了市場還不夠。

           

經過了一場空頭的大洗禮之後,那些因炒股致富的富太太們也結束了很優厚的生活,該回去當家庭主婦的仍當家庭主婦,該去上班的又回去上班。一場大股災讓很多台灣股民認識到,股市並不是提款機。股市泡沫造就了短暫的暴富神話,但最後卻好像一場紙面上的數字遊戲,最終還是兩手空空,甚至因此背上沉重的債務負擔。很多台灣股民在經曆這次股災之後,也告別一夜暴富的幻想,重新回歸平常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