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車禍矛盾消息不斷到底哪個是真相

2015年06月23日15:28 (75950人參與)                                                                                                                南京慘烈車禍                        

  文/新浪專欄 觀察家 曾雅嫻

  6月20日的下午2點南京友誼河路、石楊路十字路口發生多車相撞事故,一輛陝AH8N88牌照的灰色寶馬闖紅燈,與一輛由東向南方向左轉的馬自達轎車相撞,馬自達轎車上的一男一女當場死亡。

  接下來各媒體將南京這起慘烈車禍事件的演變過程就演變的真相不止一個了,一時間“寶馬車內搜出毒品”“ 肇事者逃逸,肇事者許某被王頂包,無證駕駛”等未經完全真實的報道就不斷在網絡媒體上出現。

  到昨天淩晨2點40分,南京警方第二次通報了事故情況是,王季進就是肇事者。除此以外,警方的通報中還表示,為了認定誰是肇事者,還采用了DNA鑒定的方式,結果顯示跟寶馬駕駛室血跡一致。王季進並無酒駕與毒駕,且其駕駛證仍在有效期內。

  看, 這就是傳言與調查不斷衝突的矛盾。

  現代快報報道了南京警方對此事的通報,通報與傳言相差有點大。傳言說可能涉嫌毒駕酒駕,警方調查說沒有。

  傳言說寶馬車速度高達每小時200公里,南京警方調查說沒有狂奔,隻是比身邊的車“快一些”;傳言說可能頂包,警方調查說確是本人駕駛。

  一起車禍,有這麼多矛盾的信息,由於大家不確定到底哪個是真相,便質疑不斷。這條新聞的下面,充滿了大家對南京警方不信任。

  其實南京此次的處理速度已經非常快,4小時第一份通報,12小時第二份通報,24小時內將事件經過詳情公開。

  這麼快速的應對,為什麼還造成現在這個被大家懷疑局面呢?

  我認為是媒體界為了搶新聞,一通亂發是一個重要的起因。

  而寶馬車,白色粉狀物,已經給了新媒體人想象的暗示,因為他們抓住了普羅大眾對開好車的人是有些仇富心理的,迎合了公眾對寶馬車的聯想,你隻要稍微翻下交通肇事案例,就會發現,每個月的新聞里都會有寶馬、奔馳車撞人事件,難道尼桑、桑塔納、北京現代沒有交通案例發生嗎?

  不,是隻有“寶馬奔馳”等這樣的豪車發生案件才會更吸引眾人的眼球。打個比方說某些在一般車禍中不一定具備的情節,放到寶馬車上是讓人寧願信其有的。

  所以當媒體說寶馬車上有粉狀物,某媒體就大膽從白色粉末里推斷應該是冰毒。大家就自動聯想到藏毒。當寶馬車速比一般的車輛快一點的時候,大家會自動腦補寶馬車是在“狂奔”。

  但我相信包括新華網等媒體都沒有親臨現場,對這種嚴重車禍的情況通報,如果隻是為了搶時效自行揣測,不聽相關交警部門的,那我們的媒體公信力何來?

  對於這起慘烈車禍,完全是輿論對車禍真相緊追不放,一方面是質疑相關部門的公信力,另一方面是出於對寶馬車肇事者的憤怒,希望嚴懲這種對公共安全存在著極大隱患的行為。這就使得對這起車禍的定性至關重要。總之質疑或釋疑的成本,都不在真正的破案上,而是糾纏於一種輿論導向的博弈。

  由此,我倒是可以來算下現在“新”媒體人的七宗罪。

  一是嫩,新媒體基本都是小鮮肉在運營;

  二是懶,動手能力差,或者根本不需要動手直接搜集新聞

  三是很主觀,尤其剛畢業的應屆生對新聞都是憑自己感覺走;

  四是大局觀差,總以為看懂了整個世界,其實是坐井觀天;

  五是政治性弱到極點,看了太多社會上的狗血劇情,但政治心理還停留在紅領巾時代;

  六很好的繼承了前輩媒體人“主題先行”的惡習,先有“真相”,再補充論據。

  七當快速成為新聞的第一信仰,沒有人有耐心去等待真相,這一點,要學習財新,往往我們關於一件事的最終理解都是在時間結束後財新記者的報道,也就是說,每個“新”媒體人都要學會認真反思真相。

  快餐文化時代下,碎片化選擇閱讀,真相是一件奢侈品,各路學識淵博的經驗豐富的大V們也都有自我打臉的轉發評論曆史。所以,我選擇相信南京警方最終會調查出真相來讓大家信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