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康永出櫃14年,外界以為他始終坦然平靜,但他近日錄節目《奇葩說》卻吐露自己的孤獨,說到激動處更難過落淚,那一句「我們並不是妖怪,可以很好的活在這裡」讓人揪心。



還原當時他2001年11月上李敖代班的《文茜小妹大》,在節目插播廣告時,李敖問他在節目中是不是什麼都可以問,他豪爽回「當然什麼都可以問啊」! 結果李敖無預警問了「你為什麼不結婚? 你是不是gay? 你是不是gay」? 他坦然承認,不避諱同誌性向,成了臺灣演藝圈首位出櫃者。


蔡康永出櫃在李敖逼問下發生,李敖事後曾說:「我知道你恨我,我願意再把你放回櫃裡,這樣可以嗎? 」對此,蔡康永豁達說:「我不恨他,我因這件事而與他連結在一起,我覺得很有意思。 」



而他的性向曾引起過度關注,還被董至成(小董)模仿,過分強調他是「同誌」的身分,模仿中除了說話誇張外,連他的招牌「肩上烏鴉」也變成一坨屎,他事後透過經紀人致電表達不滿,稱對同誌圈不尊重,後小董則打電話道歉。



蔡康永出櫃2年多受訪描述當時心境,「他問我這個問題,總比阿貓阿狗問我要高興一點。 如果我不喜歡說謊的話,我就不希望在任何狀況下說謊,意思就是說,如果是一個狗屁倒灶的主持人問我,我也得回答。 但如果是李敖,我覺得還不錯啊,起碼是一號人物」!



當時的坦然,跟父親前一年過世有關嗎? 他說:「一定的。 不然就得處理爸爸的那份感覺啊。 我也許可以不在李敖面前說謊,可是我一定有辦法讓那家電視台不播那一段。 」



雖說他認為自己處於孤單的立場,其實,他身邊一直有一位是情人也是家人,他和George 1994年相戀,隔年赴日旅遊因遇到大地震,災情慘重,兩人相依為命後被救難隊救出,後在京都的大雪中約定「我們要永遠在一起」。 後談到這一段往事,他更深情隔空喊話:「希望下輩子還要與他在一起。」



蔡康永的公開,曾天真以為從此可與另一半走出社會道德的枷鎖,但媒體緊迫盯人,他才覺悟,「我們終於體認,原來別人的標準與我們不同,所以他(指男友)從此拒絕再出現在媒體版面。 」但他不忘補充,「但至少我不後悔出櫃,我無法把謊言藏太久,自己放得開,面對外界才會看得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