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0日,韓國出現首例MERS確診患者。隨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MERS病毒在韓國各醫療機構內大肆傳播。截至發稿時間,韓國已有164人被確診感染MERS病毒,並有24人死亡,韓國現已成為全球MERS確診患者第二多的國家。韓國MERS爆發速度之快,引起了韓國民眾的恐慌,也備受世界各國關注。問其原因,無論是韓國政府還是世衛組織給出的答案中都提到了“韓國獨特的就醫文化”,到底韓國擁有怎樣獨特的就醫文化呢?


       

醫療資源的不均衡 導致患者偏愛大醫院        

目前,出現MERS確診患者的10家醫療機構中,除365首爾開放醫院及龍仁市首爾三星門診外,其餘8家全部是大型綜合醫院。韓國民眾心中最好的五大醫院中的三星首爾醫院和首爾峨山醫院都出現了MERS患者,其中以三星首爾醫院現已出現81名確診患者,成為韓國MERS疫情的重災區。

韓國的醫療資源分布呈現優質資源少,且集中在首都圈的特點。韓國醫療機構按照規模大小分為三類。30個床位以下為一級醫療機構,多以“XX內科”等命名。擁有30-500個床位,4個專科以上的醫院為二級醫療機構,多以“XX醫院”命名。床位在500個以上,且診療科室齊全的醫院為三級醫療機構,多以“XX大學醫院,XX綜合醫院”等命名。三個級別的醫療機構在規模、醫療設施及醫生水平上都有很大差距。優質的醫療資源多集中在三級醫院。根據大韓醫院協會的統計資料,韓國現有的2892家醫院中三級醫院僅有328家,且多分布在首爾及京畿道等首都圈地區。首爾地區共有336家醫院,其中57家綜合醫院;京畿道地區共有醫院556家,其中56家綜合醫院。兩個地區醫院總數占韓國全國醫院總數的30.98%,綜合醫院數量為韓國綜合醫院數的34%。

為避免患者都集中在三級醫療機構就醫,韓國醫療保險政策規定患者需經過一級或二級醫療機構的診斷,並持醫生開具的轉院證明,才可報銷三級的醫療機構的醫療費用。記者采訪時了解得知,感冒患者如果在一級醫療機構就診,患者本人僅需承擔兩千韓幣左右的費用(約合12元人民幣);而到三級綜合醫院門診時,患者需承擔的費用高達四萬韓幣左右(約合240元人民幣)。盡管如此,大醫院的優質醫療資源仍吸引著眾多韓國患者,無論病情嚴重與否,大醫院都是患者的第一選擇。裴姓患者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盡管費用高昂,但大醫院的醫生水平高,還會做詳細檢查。去小醫院的話,醫生隻是會給開一些藥而已,還是去大醫院更放心。

急診室如何成為三級醫院里的重災區        

據數據統計,已經確診的MERS患者中有近80人可能在急診室傳染。韓國感染協會理事長宋宇柱,在外國記者會上被問到三星首爾醫院急診室內大規模感染的原因時,曾回答說:“雖然難以置信,但之所以有幾十人在三星首爾醫院急診室感染MERS,是因為MERS病毒超級傳播者14號確診患者曾在該醫院的急診室等床位等了三天。”這是為什麼呢?

雖然韓國醫保政策規定,正常情況下患者若不經過一二級醫療機構直接在三級醫院就診時,無法報銷醫療費用。但政策上也給出了例外情況,即患者通過急診入住三級醫院可以報銷,於是急診室便成為了既能享受醫保又能直接入住三級醫院的捷徑。這就導致很多患者為了入住三級醫院,可以在門診解決的疾病都到急診去處理。然而據韓國MBC報道,韓國某大型綜合醫院的急診室周一至周五每天平均要接待150名急診患者,周末則為平均每天300名,每名患者等待入住的時間長達37個小時。

探病文化盛行 醫院來訪者過多        

與中國一樣,韓國社會深受儒家思想影響,尊崇孝道,講究仁義。家人或朋友生病時,若不親自去醫院探望,會被認為有悖社會道德。這便導致醫院的來訪者過多,再加上醫院管理不嚴,許多探病規定如探病時間、探病前登記等規定如同虛設。

據保健福祉部數據顯示,目前MERS確診患者中,35%的患者(58名)是病人家屬。大多家屬是在探病時感染。其中109號確診孕婦患者便是在前往三星首爾醫院急診室探望母親時被感染,但因其未做探病登記而未被列入隔離名單,直至出現症狀後到醫院就診才被確診感染MERS。像這樣未被隔離的確診患者不斷出現,也是韓國MERS隔離者不斷增加、涉及醫療機構逐漸增多的主要原因。

為了接受更好醫療服務頻繁轉院        

韓國醫保覆蓋所有韓國醫院,對於韓國患者來說,去任何一家醫院看病都能享受醫保待遇,而且醫院之間也相互承認醫療檢查結果。因此許多病人即使在入住三級醫院後,仍會頻繁轉院來比較不同醫院的醫療設施、環境等等。患者們如同在不同的百貨店中購物一樣,周轉於各大醫院間來挑選更優的醫療資源。這種頻繁的轉院文化,被韓國保健福祉部稱之為“Doctor Shopping”。尤其是非首都圈地區的患者,為了優質的醫療資源,經常會到首爾地區就醫再返回家鄉。

綜觀韓國MERS疫情的擴散途徑,可以發現1號、14號、16號三名超級傳播者,三人均是因轉院而引發了MERS更廣範圍的傳播。根據截至發稿前的數據,1號確診病人經由平澤綠色醫院、延世家庭醫院、365聯合醫院、博愛醫院、平澤GoodMorning醫院及最後確診的平澤聖母醫院共六家醫院,感染了38人。14號患者在平澤聖母醫院感染後經由平澤GoodMorning醫院轉至首爾三星醫院,共感染79人。16號患者同樣在平澤聖母醫院被感染後,先後轉院至大田大清醫院及建陽大醫院,將MERS傳播至大田地區,並感染23人。也就是說,現有的164名MERS確診患者中有83.5%,暨137人是被三名超級傳播者傳染了病毒,數量之多令人咂舌。

韓國這些就醫文化不能簡單判斷好與壞,隻是這種文化遇到大規模傳染病時,如果應對不力,就會造成很大影響。韓國政府也推出對策,例如在急診室進行分類治療,勸告親友盡量不要頻繁探望患者等。首爾三星醫院等韓國三級醫療機構,也在MERS爆發後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關閉了急診室,甚至整個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