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任就是一把刀,你給了別人,他就有兩個選擇,捅你或者保護你。
看清一個人何必去揭穿;討厭一個人又何必去翻臉。
別不好意思拒絕別人,反正那些好意思為難你的人都不是什麼好人。
我們不是好好先生,不需要對任何東西都說:Yes。
太看重感情的人就是這樣,容易滿足,更容易受傷。
何必向不值得的人證明什麼,生活得更好,是為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