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商圈杀人第一案:他要泡妞你要赚钱        

知音 2015-06-21 · 分享                                                                                                                                

会玩微信的人,就知道朋友圈,会玩朋友圈的人,都知道微商。当你用来与朋友沟通聊天的工具,有一天被漫天遍地的广告推广所占据时,你是否会觉得很烦?更为离谱的是,还有人因在朋友圈里做微商刷屏而丢掉了性命……                    


               

“还去美容院吗?那你就OUT了,看看高大上配合小清新是什么赶脚!全新韩版迷尚BB霜,遮暇完美,补水、防晒一支搞定!” 
               


2014年2月26日,当浙江苍南女孩李芳第一次在朋友圈发出这样一份微商信息时,她的心里,肯定是充满了一种对美的向往和热爱的。彼时的她,刚从杭州大学工商管理专业毕业。但一时却找不到满意的工作,便应聘去一家房地产公司做销售。 

               

2014年春节,李芳参加高中同学聚会时,刚从韩国放假回国过节的同学方晓对她说:“我在韩国看到好多人通过朋友圈在做化妆品代购,很赚钱,不如你也试试,我给你发货,保证正品,共同赚钱。” 

李芳的朋友圈里,时不时会跳出一两个推销商品的,有卖面膜的,有卖玉的,还有卖高仿包包的。但在李芳的眼里,这些都是假冒伪劣的代名词,骗人的。见她犹豫,方晓当即拿出从韩国带回来的几款产品,要她回去试用后再谈。 

               

据方晓事后回忆,半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李芳给她打来电话,在电话里跟她交流了用后感觉,说发现韩国化妆品的确好于国内甚至一些欧美大牌,她去当地大商场做了一番比较,果然发现方晓给的价格,比许多商场的价格要低得多。讨论了货种、邮费、提价、分成问题后,两个女孩便各自分头行动了。 

方晓将韩国化妆品拍下来发于微信上,李芳再配上个人用后的感受转发于朋友圈,两个人的微店正式开张。与此同时,李芳也将自己卖的楼盘挂在微商中一起推销。

一时间,她的微信圈里满是卖化妆品和卖房的推销广告,李芳每天都要在朋友圈发上四五条,偶有同学朋友“抗议”,说她发的广告太多了,李芳就收敛下,发些今天在哪里玩的图片,或发几段和客人的聊天记录,说来说去,还是变相推销她的东西。也许是觉得占用了大家的流量搞营销不太好意思,所以李芳有时还会滚动发出一条略带自嘲意味的话:“你永远不会知道身边下一个做代购的是谁,没错,【羞涩】就是我啦,该屏蔽的屏蔽,还是好朋友。” 

方晓告诉记者,李芳是一个活泼、阳光、向上的姑娘,自己之所以找她合作,是看中了她的坦诚和热情。李芳发出微商信息没两天,她的几个大学同学一人要了一支BB霜。用过后觉得还不错,便又给她介绍了自己的朋友。也有同学向她询问买房子的事宜,李芳都一一耐心解答。 

这期间,李芳也认识了几个做微商的朋友,听他们说做厂家的代理更赚钱,李芳听得很动心,于是动员方晓去厂家直接拿货,把价格压低。 

但方晓是在韩国留学,根本不可能拿这个当主业。得知李芳想做大后,方晓自知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能力,只得让李芳另找上家。


               



李芳和方晓“分手”后,加入了一个叫小薇的微商代理团队。为了扩大营业额,李芳的微信随时开着定位,500米内不管对方是男生女生都打招呼加好友,一个月后,李芳的朋友圈暴增六七百人。此时,她的朋友圈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朋友圈了,而成了做生意的生意圈。 

但让她郁闷的是,货有了,人多了,但买货的人却少了,她每天不停刷屏,给微信中的每个好友发产品简介信息。可能是觉得这种刷屏方式太慢,不如直接与客户聊天来得快,于是,李芳改变策略,每天从好友中挑出几个人来,先发美图自拍照几张,然后打招呼套近乎,一旦聊开了便告诉对方保持好气色的护肤秘诀。 

2014年7月初,一个叫“马后炮”的微友被李芳加进了朋友圈。李芳照例向他推荐产品。 

               

“马后炮”对李芳说:“我是看你长得挺漂亮才加你的,不要向我推销产品。” 

见“马后炮”这么说,李芳又问他需不需要房子? 

               

“马后炮”的回答是:“等找到了女朋友再说。” 

也许是看到李芳长得漂亮,为了讨好她,“马后炮”又称自己有几个朋友开美容院,身边的朋友也有需要房子的,等以后有机会介绍给她,李芳高兴极了,每天跟他聊天。 

“马后炮”原本就是想找个说话的引子,但李芳三句话不离卖东西。据李芳的朋友刘冬梅回忆,李芳曾告诉过她,有一个叫“马后炮”的微友总是骚扰她,还说自己刚失恋要和她耍朋友,但李芳根本不理他。 

2014年7底的一天,李芳一边和几个朋友吃饭,一边低头拿着手机继续刷屏,突然,“马后炮”给她发了一条私聊短信:“别谈商品了,谈感情吧!”李芳的几个朋友看到后,都哄笑起来。李芳苦笑着说:“一入微商深似海,我现在什么人都要应付。” 

刘冬梅回忆,其实,面对“马后炮”的挑逗,李芳也觉得这个人很轻浮,刘冬梅还劝过她要她把这个人删除,但李芳却觉得这个人平时发的图片不是在高大上的餐馆里,就是在一个别墅前,没准真是个土豪呢,他认识的人肯定多,如果真能说服他,就是一笔大买卖。 

2014年9月中旬,看到李芳又在朋友圈里刷屏发广告,还夹杂着几张自己的私照,“马后炮”心痒难忍。 

2014年9月26日上午,“马后炮”突然主动约李芳吃饭,并说有笔大买卖。李芳欣喜不已。可听他说是要到城外山上见面,她又犹豫了起来。 

见对方五六分钟没动静,“马后炮”又发来语音说:“我朋友最近从东北给我搞了点野猪肉,我正好有烧烤架,想到山上吃烧烤嘛。山上也有其他游人,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为了生意,李芳渐渐放下顾虑,答应赴约。据案发后警方证实,当天下午,李芳从丽水的丽阳门公园乘坐公交车,两次转车后,又步行20分钟左右,来到约定的丽水莲都区的山上。 

案发后,警方根据“马后炮”的交代,还原了李芳最后一个小时的生命轨迹:见面后,李芳问“马后炮”:“你要货的朋友呢?”“马后炮”说:“她没有来,我代表了。走,咱们边走边聊,到那个有树林的地方,开始做烧烤。” 

见李芳明显有点警觉,“马后炮”指着旁边三五成群的游人道:“这么多人你怕什么?”


               



也许是太想做成这笔买卖了,李芳最终还是跟着他走了。到了树林附近,她发现游人越来越少,心下害怕,便提出换个地方。这时,“马后炮”突然把手搭在了李芳的肩膀上,说:“你欠我东西,应该补偿我。先亲亲你吧。”李芳一边想挣脱,一边问:“我欠了你什么!”“你费我多少流量就不说了,你费了我多少时间你知道吗?你不就想赚点钱么?天天刷屏不嫌烦人么?老子的流量也是花钱买的,谁愿意看你发的那些传销的东西,你那些东西是真的吗?” 

此时,李芳已经知道,自己碰到坏人了,本能地大声喊救命,“马后炮”有些害怕,一把捂住她的嘴巴。李芳拼命挣扎也挣不脱他的手掌。等“马后炮”松开手时,发现李芳已经面色发紫、毫无气息。见出了人命,“马后炮”点了一根烟,理了理思路。 

随后,把李芳的尸体拽到低洼处的沟沟里,把包里原计划用于烧烤的刀具拿出来,残忍肢解了尸体,并就地挖坑掩埋。下午5点,他看周围没什么人,便扬长而去。 

李芳失联后,她的家人第二天就报了警。李芳失联一事在微信朋友圈也闹得沸沸扬扬。 

9月29日22时30分许,浙江省缙云县公安局新建派出所民警在莲都区职业技术学院附近抓获了犯罪嫌疑人“马后炮”。经查,他的实名是舒银伟,浙江青田人,41岁,职业是厨师。 

面对办案民警的询问,他对残忍杀害李芳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当日,舒银伟便被刑事拘留。 

10月11日,舒银伟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浙江省缙云县人民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目前此案尚在审查起诉过程中。 

记者从警方得知,其实,舒银伟加李芳为好友,是想把这个妹子泡到手,总找机会和李芳套近乎。但没想到李芳并无此意,每天除了问候之外,就是不断将公司发来的新产品介绍传递给舒银伟,期待他能帮自己卖些货。舒银伟感觉自己快被逼疯了。但要真删去李芳,他又觉得心里不平衡,难道白让她“折磨”这么久,白看了这么久的垃圾广告? 

后来,或许是看舒银伟根本没有什么动静,李芳失望了,不再给舒银伟发信息了,这更让舒银伟觉得自己被利用了,于是才会以给李芳介绍客户为由将她骗出。他的想法是,如果李芳同意和他耍朋友,也就算了。如果李芳不同意,就要占她点便宜,取得心理平衡。哪知李芳拼命挣扎反抗,最终被舒银伟杀害。 

这是中国微商圈第一例杀人案件。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提醒广大做微商的女孩,虽然做微商的女子都是上进女孩儿,但这个很难赚钱,真正赚钱的就是金字塔顶层的经销商,小代理商永远是炮灰,踏踏实实上班赚钱不操心又轻松又安全,珍惜身边真心待你的朋友,也珍爱自己的生命。 

(除犯罪嫌疑人外,其他人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