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某,大学毕业,但一直没找到固定工作,还染上了吸毒的恶习。

                                           


                                           

今年1月13日晚,他在QQ上通过一个网名为“雄鹰”的中介约了两个自称是模特儿的姑娘(其实是专做色情生意的野模)。说好两模特儿陪他到萧山一饭店过夜,他支付两人服务费15000元,服务项目包括“熘冰”(吸食冰毒)和发生性关系。中介费3000元。                                            

1月14日凌晨,果然有两个年轻姑娘来敲朱的房门。两人年纪都在25岁上下,一个姓吴,一个姓李,化著浓妆,衣着打扮蛮性感。

朱从包里抽出几刀捆扎好的百元大钞,在两个姑娘眼前晃了晃。他说,自己是放高利贷的,不差钱,不过,为避免她们设陷阱举报,要把她们的手机拿出来放进宾馆的保险柜里。

                                           

“你们放心,我的钱也一起放在里面。”姑娘还没来得及拒绝,朱就把钱先扔进了保险箱,并从中抽出3000元交给李姑娘,让她转给“雄鹰”,作为此次交易的提成。

见朱出手大方、态度爽快,两个姑娘都没有起疑,乖乖交出了手机。朱把手机和钱一起锁好后,拿出一套吸毒工具,示意姑娘陪他“熘冰”。

吴姑娘吸了两口,先进洗手间洗澡,跟朱发生关系后,她便躺在床上睡觉休息。另一边,朱和李姑娘仍旧坐在沙发上聊天、看电视。不一会儿,李姑娘去卫生间洗漱,朱让她帮忙往浴缸里放水,说一会可以一起洗。

                                               

过了约五六分钟,李姑娘换好衣服出来,却不见朱的踪影。她叫醒吴姑娘,两人在房间里检查一圈,这才发现保险箱里的手机和现金都被席卷一空。                                                    

李姑娘打开自己放在床头的拎包,大喊一声“糟了”——朱先前给她的3000元提成款也不翼而飞了。

两个姑娘在房里急得团团转,商量半天,最后用宾馆的电话报了警。

                                                               

1月28日,朱在萧山另一家宾馆被民警抓获。民警在他身上共找出6部苹果手机,虽然朱起初一直声称这些手机都是自己的,但被要求输入开机密码时,他又不作声了。                                                                    

据朱交代,其中两部手机确实是从吴、李两人处偷来的,原本打算拿去小店里低价卖掉,不过因为他没法说清来源和开机密码,被店主拒收了。

民警说,从调查情况来看,这恐怕不是朱第一次采取类似手法作案了。只不过碍于非法交易,其他一些受害女性可能没有报警。

检察官说,朱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盗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根据《刑法》规定,他有可能面临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并处相应罚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