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京華時報》6月19日報導(記者王曉飛),曾照顧植物人丈夫長達15年的六旬老太崔某,終因家貧不堪重負,選擇了勒死丈夫並割腕自殺。丈夫當場身亡,崔老太經搶救獲救。因涉嫌犯故意殺人罪,崔老太被提起公訴。(左圖僅為示意圖)

昨天,市三中院開庭審理了此案。

   

嫌疑人崔某在庭上

庭上哭訴:「實在受不了了,我倆都死了,讓孩子好過一點」    

一心尋死的崔老太有個最大的願望——「在外面吃一頓」,而這頓飯,僅僅就是早點攤上的一張油餅。

昨天上午9時50分,崔老太坐著輪椅被兒子推著進入法庭。崔老太顫抖著掏出一張紙巾,不時擦拭眼角的淚水。當輪椅停在被告人席時,崔老太忍不住哭出了聲。旁聽席上一片寂靜,除了偶爾相機的快門聲,只能聽到崔老太的抽泣聲。

   

崔某在庭上

考慮到崔老太的身體狀況,法庭在開庭前通知了999的醫護人員在法庭門外守候。也正是鑑於此,法庭沒有關閉大門,醫護人員站在門口,隨時觀察崔老太的情況。

「我真的受不了了……不想拖累兒女……一時糊塗,真不應該這麼做。」伴隨著抽泣聲,崔老太用盡力氣,回答著法官和公訴人的提問。

「我自己都走不動了,需要人照顧,怕拖累子女。」崔老太哽嚥著說,「老伴兒變成了植物人後就動不了了,孩子回家後,還得喂水喂飯,他都不知道張嘴,我想他死了我也死了,讓孩子日子好過一點。」

崔老太說,因為窮,兒子一直沒找到對象。別的父母不僅幫孩子找工作還買房,而自己和老伴平時的積蓄都買藥了,老兩口身體又不行,兒女們平時在城裡上班就很累了,週末回來一趟太麻煩了。「兒子直到前年才結婚,是我們老兩口耽誤了兒子……不想再耽誤孩子。」

2014年3月6日早上9時許,崔老太看著女兒照顧父親,便起了輕生的念頭。當晚,崔老太胡思亂想,琢磨著如何才能減輕兒女們的負擔。

次日,崔老太決心赴死,但是她打算臨死前在外面吃一頓再上路。長年照顧老伴,家裡的經濟條件很差,這使得「在外面吃一頓」變成了崔老太尋死前的最後願望。而這頓飯,也僅僅就是早點攤上的一張油餅。

「當天我女兒在家喂他吃了飯。女兒上班前,我讓她把她爸抬到床邊。」崔老太說,寫好遺書後她找來一條繩子,兩頭各拴一個塑料桶。她出去吃完油餅後,回家時撿了4塊磚頭,分放在兩個桶內。

準備好這一切後,崔老太將繩子掛在丈夫周某的脖子上。

「過了一會兒,我覺得他是走了,我就用壁紙刀劃自己的手腕。」崔老太回憶,手腕流血並不多,她就用勒死老伴的繩子勒自己的脖子,但是發現沒什麼效果。她又拿起刀在脖子上劃了兩下。覺得血流得還不夠多,她開始第二次割腕。看到鮮血汩汩地從手腕上流淌下來,崔老太在劇痛中感到十分恐懼,便掙紮著給女兒打電話求助……

幸福一家:「周某外出幹活,不論多晚都要趕回家過夜」    

男的有手藝,女的為人質樸,兒女雙全都是大學生,兩口子一度是村裡人羨慕的對象。

記者採訪中瞭解到,上世紀70年代,崔老太經人介紹與懷柔某村的周某相識。相處了一年多後,兩人結合。

「他是個瓦匠,幹活從不打馬虎眼。」一名村民這樣評價周某,在那個年代,他算得上是手藝人,家境還算可以。

崔老太嫁到周家後被分配到生產隊,她幹活努力、為人質樸,在村裡口碑很好。

崔老太與周某的感情一度是村子裡的楷模,「兩口子關係很好,雖然窮,但他們家的日子過得很踏實。」村民們回憶。

改革開放後,周某的活兒越來越忙,經常會去別的區縣幹活,往返懷柔有時要趕幾十里地。但即便這樣,周某從來不在外邊過夜,因為他知道,家裡的妻子還在等著他。「無論多晚,他都要回家。」周某的弟弟告訴記者。

「周某經常給街坊做瓦工活。」一名與周家較熟識的村民回憶,周某給鄰居幹活時,崔老太但凡路過,都要叮囑丈夫「要當心」。「周某兩口子給村裡人幹活從來沒要過錢。」這名村民感慨地說。

崔老太和周某有兩個孩子,一兒一女,全村人都羨慕他們家,把兩個孩子都培養成了大學生,「將來孩子會分配到好工作,老兩口晚年可以享福了。」

禍不單行:「崔老太日夜陪護,寸步不離生病的丈夫」    

丈夫腦梗塞,妻子高血壓、腦梗死,兒女工資、醫保遠遠不夠醫藥費。

1990年後,周某突然頻繁出現眩暈,嚴重時會突然暈倒。1998年,周某被診斷為患有腦梗塞,隨即入院治療。崔老太日夜在醫院看護著老伴,「寸步不離,無微不至」。

周某病倒了,這個家的頂樑柱就塌了。兒女當時尚未參加工作,收入微薄的一家人申領了低保。幾年後,子女陸續參加了工作,村裡經過核查,取消了崔老太一家的低保。

屋漏偏逢連夜雨,人過中年的崔老太也被查出患腰間盤突出、高血壓和腦梗死。此時,周某的病情惡化,被診斷為腦萎縮。兩位老人的醫藥費成了這個家庭最主要、也是最大的開支。儘管老兩口加入了新農合,但仍遠遠不能滿足醫療開銷。

崔老太的兩個孩子工資並不高。女兒在懷柔縣城工作,兒子畢業後留在了市裡。二人工作忙碌,只有週末才能回家照顧父母。兩人的工資一直在3000元左右,照顧自家已是勉強。為了照顧老伴,崔老太辭去工作,在推周某出去曬太陽時,擺地攤納鞋底兒掙點零錢,平時不少花銷是靠村裡接濟。

相濡以沫:「周某臥床十多年,身上就沒長過褥瘡」    

崔老太每天都給老伴擦身,兩小時翻一次身,每頓飯都嚼碎喂食。

在村民眼中,雖然家境窘迫,但是兩位患病老人還是對生活抱有熱情。

「周某最初還能慢慢活動,他坐在三輪上,崔老太蹬著、推著,每天都出來遛彎。」村民張某回憶,見到街坊四鄰,崔老太還是像以前那樣熱情洋溢地跟鄰居打著招呼,車上的周某也會向村民們點頭示意。

「崔老太伺候老伴很乾淨,每天都給他擦全身,幾乎每隔兩小時就要給周某擦身、翻身,看他尿床了,就趕快給換上乾淨的褥子,從不讓老頭身上有味兒。」也正是因此,周某臥床十多年,身上就沒長過褥瘡。

「父親變成了植物人後,母親照顧父親,一日三餐從不落下。」崔老太女兒說,「因為父親不能動,嚥不下食物,母親都是以流食喂父親。」

在每一次的喂食前,崔老太都會將食物先放在自己的嘴裡,咀嚼碎了後,再用小勺一點一點地往周某的嘴裡灌。

在長年照顧周某後,崔老太的腿也開始彎曲,多位村民介紹,崔老太有時候上村裡的大隊領東西,總是一拐一拐的,連樓梯都上不去,得用手拽著欄杆,把腿慢慢往台階上挪。

村委會曾建議崔老太將周某送養老院,由那裡的專業人士進行照看,但遭到了崔老太的拒絕。

「當時家裡的家境不允許,周某的情況需要聘請特護,費用比較高,家裡根本負擔不了。」周某的弟弟告訴記者,當時村裡表示,周某在養老院的費用村裡會承擔一半。可即便這樣,對於這個貧困之家來說,仍是一筆無法承受的開銷。

村民請願:「夫妻恩愛,生活所迫,希望法庭能免予刑事處罰」    

近百名村民聯名寫下請願書,向法庭求情免除對崔老太的刑事處罰。

   

崔某

在昨日庭審中,公訴人介紹說,根據《刑法》,崔老太的行為已構成故意殺人,且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因而應對崔某提起公訴。但是,檢察官調查發現,崔老太在其丈夫癱瘓15年期間,一直盡心盡職,悉心照顧。其良苦用心,也被左鄰右舍看在眼裡。檢察官還出示了近百名村民及包括周某兄弟姐妹及子女在內的請願書和諒解書,為崔老太求情,希望法庭能免予對崔老太的刑事處罰。

村民在請願書中稱,崔老太與周某夫妻關係和諧,感情深厚。崔老太照顧周某非常周到,帶病堅持伺候丈夫多年,從無怨言,此事發生實屬迫於無奈。念及崔老太對周某多年的照顧,懇請法院不予追究其刑事責任。

公訴人表示,崔某於無奈間殺死丈夫後自殺,其行為已構成故意殺人罪。公訴人建議,根據寬嚴相濟的法律原則,崔某在作案後給女兒打電話,且在作案現場等待,也可按照自首對待,可從輕或減輕處罰。此外,考慮到案發原因及獲得死者親屬諒解,建議法庭對崔某處以10年以下有期徒刑。

辯護人則建議,考慮到崔某的身體狀況,希望法庭能對崔某處以緩刑,或者免予處罰。

在庭審最後階段,公訴人表示,即使周某成為植物人,其生命權也不容剝奪。崔某一家的現象是個例,但生活的困境不能成為剝奪他人生命權的藉口,希望法庭能依法定罪量刑,也對社會起到警戒作用。

昨天,法庭沒有當庭宣判。




請点击下面到專頁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的!

赞.gif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