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美景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满屋子的红绸高挂,龙凤烛柔光盈盈。俊郎无双的男人走过来,温柔地抱着她滚进了鸳鸯被。


       

  这人当真是温柔啊,环着她,像是环着什么稀世珍宝一样,小心翼翼地怕摔碎了,还轻轻替她褪去了绣鞋。


       

  “十年楼前江心月,今朝方可入怀中。”


       

  这人突然念了一句诗,沈美景听不懂是什么意思,然而顺着他的力道,,脸也忍不住红了起来。


       

  烛火熄灭,盖头被人掀开。


       

  “你是谁?”恍惚间,她问了这么一句。


       

  男人低低一笑:“傻瓜,我是你相公。”


       

  相公?沈美景愣了愣。她的相公,已经死了半年了啊!这是从地底下爬起来,还她一个洞房夜?


       

  沈美景昏昏沉沉间睁了睁眼,外头已经是晨光熹微。身上的人吻了吻她的额头,终于在她旁边沉沉睡去了。


       

  这个梦好美,要是一直不会醒就好了。沈美景进入梦乡的时候还在想,有相公的感觉真好,虽然她的相公凶猛得跟狮子一样,差点吃了她不吐骨头。但是只要他在,她就不会被许家人唾骂,不会被所有人看不起,她的弟弟也不用再跟着她受苦了吧……


       

  可惜,梦之所以为梦,是因为总有一天会醒的。


       

  她是被人一个耳光打醒的。


       

  “你这贱妇!”有人叫了一声,这尖锐的嗓音像极了指甲划在地板上的声音,吓得沈美景立马睁开了眼。


       

  有人抓着她的头发将她从床上扯下来,反手又是一耳光:“你好毒的心肠,为了勾引世子,已经不要脸到这个地步了吗!”


       

  疼……沈美景皱眉,裹紧身上的被子,伸手扯回自己的头发,抬头睁眼,终于看清了面前的人。


       

  一个衣衫不是很整齐的女人,白着脸,脸上尤带泪痕,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看着都叫人心疼。沈美景揉揉眼,转头看看身后高高的雕花大床,都不相信自己是被这么个看起来小小的女人给拽下来的。


       

  “你是谁?”


       

  小家碧玉瞪大了眼:“你还敢问我是谁……”


       

  迎面看见沈美景的脸,江心月的心颤了颤,下头的话都接不上来了。


       

  江心月轻轻吸了口气,眼睛都红了,往屋子里四处看了看,转身就去将龙凤烛的烛台拿来:“你这二嫁的寡妇还妄想做世子妃,定然是这张狐媚子的脸让你起了邪念,不如毁了罢!”


       

  后头站着的丫鬟就上来,一左一右两个人将她按在地上按得死紧。


       

  那烛台直直地就朝她脸刺了下来,一点停顿都没有。沈美景奋力往旁边侧了侧,烛台就从她左脸上浅浅划过,火辣辣地疼。


       

  瞪大眼睛,她简直不敢相信!这女人疯了吧?她就在自己房间睡个觉而已,竟然毁她的容?!


       

  瞧着一道疤痕还不是很深,江心月抬手就要来第二下!


       

   沈美景冷哼一声,腿一个直后踢就将压在她背上的两个丫鬟踢开,往旁边一个翻滚,站起来就推了江心月一把。


       

  “你有病没病啊?有病我有药!没病你给我解释解释,大早上来我房间,伤我的脸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