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青霞:坐禅只需三日满        

       

多年前,我发觉我这个人太计较,总以为别人应该理所当然地对我好,而经常令自己很不开心,也影响别人的情绪。所以我决定去修行。我想要有一颗包容心,也想让自己「肚子能撑船」。        

  
       

于是我回台寻找大师,很幸运地,在因缘际会之下,我遇到了特技专家柯受良的太太宋丽华,她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她送了一本小册子给我,我读了大为感动,那是一本谈论「禅」的册子。因为她的引荐,我有幸见到圣严法师,由于以前没有接触过佛法、不谙规矩,见到师父竟然跟他握起手来,后来还因为有点感冒怕传染给他而不安了很久,再后来发现所有佛教徒都是以双手合十来打招呼,我暗忖当时一定让周遭的人大为紧张。

  
       

圈内名人前往修行        

  

在见面的一个钟头里,我只问了一个问题,就是什么叫「禅」,因为始终认为禅是一门很深奥的学问。师父说只要坐三天禅就什么都知道了。我正在考虑的时候,师父连说了三次,于是我当下就决定坐禅三天,听说坐禅之前会因为被考验而受到阻碍,而我却在冥冥中很顺利地上了山。

  

晚饭之前,每人分获一个号码,暂时不用自己的名字,各人根据自己的号码坐位置、拿拖鞋和睡床位。这是要我们放下自我。在大堂里先对大佛跪下头地再站起来,原来这个作用也是为了消融自我。

  
       


       

在饭堂里我隔壁那个人很面熟,后来才知道她是曾庆瑜,吴宗宪乖乖地坐在我对面,眼睛不像我这样到处乱睨。之前在走廊上见到曾志伟我还扬了扬眉(原来这也是犯规的,连对眼都不可,又怎能扬眉),还有一位是功夫明星卫子云,来的时候看他在山边松筋骨。这么多圈内人,可见经常暴露在大众面前,表面上看起来多姿多采,内心却是渴望得到一片宁静和做到自我修行。


       

心无旁骛专心吃饭        

  
       

吃饭的时候,师父很温和地一句一句叮咛,要我们心无旁骛专心吃饭,好吃的时候不要高兴,不好吃的时候也不要讨厌。要感恩这食物是经过很多人的辛苦才到我们的嘴里。吃完饭用一碗清水将碗碟冲一冲再倒回碗里喝下。

  

饭后离座时要双手迭起,放在胸前,慢慢起身,顺序走出饭堂,手里就像捧一尊菩萨,内心里什么都不能想,也不可以自己对自己说话。我静静地坐在石头上,对大山和星空,突然听到一阵很美的声音,我寻那个方向走去,原来是一位女菩萨跪在那儿,一面敲钟一面念经,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好喜悦好舒服。


       

第一天早起,吃完早饭,我们坐在大堂里听师父开示,师父教我们如何打坐和拜忏。一天内有许多开示和打坐,师父循循善诱,我们密密抄经。

 
       

有几句真言,在我生命里最不可承受的痛时,因为用了它而顺利度过。人世无常,不如意事常八九,我经常把这些话送给朋友,他们也因为渡过内心的难关而感激我。

  

这几句真言就是:面对它、接受它、处理它、放下它。        

  

当你遇见一些事时,你不要逃避,最好的方法就是面对它,然后你必须接受那已成的事实,好好地处理它,处理完后,不要让它占据你的心,必须放下。


  

第二天我们学行经。有慢经、快经和自然经,行慢经时,双手轻轻握拳,每一步路是脚掌一半的距离,要走得很慢很稳,这叫「步步为营」。快经的步伐可大一点,双手自然下垂,但是要走得很快很快,自然经则要全身放松地步行,看似简单行则不易。走完后感觉好舒畅。

  

第三天是要我们做到感恩和忏悔,我们就像开头讲的那样拜忏20分钟,心里要为这一生中所有该忏悔的事忏悔,对这一生中所有该感恩的人感恩。很多师姊、师兄泣不成声。我听到一种平和的声音:「要用情操,不要用情绪。」那是师父的声音。        


       

少了计较多了回馈        

  

三天很快就过去了,这三天的课程让我一生受用不尽,我对父母、先生、女儿、朋友,甚至整个世界感恩。对该忏悔的事,想办法补偿。减少了自我感。少了计较,多了回馈。人也快乐起来。我觉得这三天里,学到的比三年甚至十年还要多,最难得的是我找到了内心最深层的宁静。        

师父是个智者也是位哲学家,我对他是感恩!感恩!再感恩!

  

圣严法师于2009年2月3日圆寂,上万名信众从世界各地赶来夹道跪送。生前长年患肾疾的圣严法师始终婉拒换肾,他说:「我老了,换肾是浪费一个肾,不慈悲。」这句话令许多人动容,并且由此逐渐悟到了「禅」的真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