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生命,放棄哪一個心都好痛」


                                                           

                                                           

   柯旭與姐姐柯希合影

  武漢晚報記者王愷凝

  儘管大姐柯莎勸柯希再考慮幾天,但柯希決心已定:盡快引產救弟弟。

  姐夫顫抖著雙手簽字

  前天晚上,李丹把準備引產的妻子送到醫院。回家後,他沒像往常那樣給4歲的女兒講故事,而是早早地躺下強迫自己睡覺:他害怕看到女兒。「一看到女兒就會想到還有一雙未曾謀面的孩子。」

  4月22日,已懷孕四個月的柯希得知自己配型成功,當她把「棄子救弟」這個「殘忍」的決定告訴李丹後,這個31歲的男人背著妻子哭了一夜。天亮後,他告訴柯希,他同意。當李丹把決定告訴自己父母,種了一輩子地的爸爸說,無論做什麼決定,他和媽媽都支持。

  「心裡不想,但無可奈何。」昨天,李丹告訴武漢晚報記者,算上戀愛,他和柯希在一起十年了,柯旭19歲時就跟著他在漢西的裝飾城打工,視他這個姐夫如親哥。年初感覺身體不舒服時,柯旭第一個告訴的人就是他。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李丹說,他的心很痛,可能怎麼辦?「他才24歲,這麼年輕。我實在不忍心眼睜睜地看著親人被病痛折磨得不成人形。」柯旭平時不喊李丹姐夫,喊他「哥」。昨天下午三點,李丹簽了「引產手術同意書」,簽字時他的手有些發顫。


                                                                   


                                                                       

  一家人都被逼得「殘忍」                                                                            

  對柯希的決定,大姐柯莎一直很猶豫。她的兒子剛剛七個月,如果她和三妹配型成功,柯希就能順利生下孩子,也是像她兒子般可愛的寶寶。「太殘忍了,為什麼配型成功的是有身孕的二妹?」

  知道李丹下午會去簽字,柯莎早上就給李丹打了電話,讓他再考慮考慮。中午一吃完飯,柯莎就趕到醫院,勸妹妹再想想。柯希很堅決:「弟弟等得起嗎?」下午2點50分,李丹來了,準備去簽字時,柯莎忍不住拉住他:「再等幾天吧。」

  柯莎說,妹夫其實是捨不得孩子的,電話裡還問她:「真的沒辦法了嗎?」事實上,柯莎內心也傾向再等等。但是骨髓庫最快要兩三個月,柯旭是急性髓系白血病,要盡快移植。如果錯過最佳時機,效果更難保證。

  他們也了解過,即使醫院向中華骨髓庫申請進行「加急」,最快也還要半個月。寶寶過了頭三個月就長得很快了,到時候如果沒有配上,柯希再引產遭的罪也更大。「一家人都被逼得不得不'殘忍'。」柯莎說。


                                                                                               


                                                                                                   

  二選一的抉擇真的很難                                                                                                        

  「我早上看了微博,知道網上已經'炸鍋'了。」簽完字後,李丹深深地嘆了口氣。他說,他理解妻子的堅決。妻子家窮,柯旭小時候連吃個麵窩都是奢侈。好不容易家裡條件好些了,弟弟還沒過幾天好日子就生病了,作為姐姐,她無法見死不救。

  柯希也告訴記者,弟弟從小到大沒吃過什麼好吃的,沒穿過什麼好衣服。如果她能救而沒救,她下半輩子都會不安。「換作是姐姐得病,我也會做這個決定。」柯希說,網上那些關於「重男輕女」的猜測刺痛了她,「我不是為'獨苗',是為情。」

  「我們已經很脆弱了。」李丹不敢多看網上的爭議,任何一點「傷人」的話都能瞬間擊潰他們,他希望大家能尊重他們的決定。萬一移植效果不好,會不會怪妻子?面對記者這個問題,李丹脫口而出「不會」。他說,二選一的艱難抉擇被他們遇上了,只能面對。他要和柯希過一輩子的,現在若不同意,夫妻以後一定會有隔閡。現在盡全力了,就算沒救回弟弟,柯希沒遺憾,他對妻子一家也沒虧欠。

  柯希姐弟的遭遇也引起了好心市民的關注。截至昨天下午6點30分,柯希共收到6000餘元善款,這對高達50萬元的手術費用來說仍然杯水車薪


                                                                                                                           

對話                                                                                                                                

   對話姐姐柯希——

   孩子以後再要

   不打算給弟弟講引產的事

   記者:弟弟現在情況和心情怎麼樣?

   柯希:第一次化療後就出現感染,感染後一天費用得八九千元,現在我們都不敢進去看他了。之前有次跟他聊天,那時候正好病房沒人,他一個人趴在我身上哭起來,說家裡本來就困難,治這個病又要花好多錢。我跟他說只要能治好他,我們會想辦法的。

   記者:你為什麼要這樣幫助弟弟?

   柯希:他是我的親弟弟,我不能放棄他。我們從小一起長大一起玩,小時候家裡窮,我們姐弟幾個都是睡一個床長大的,每天晚上在床上一起打鬧,這些記憶一直深深地留在腦海裡。

   記者:弟弟能接受你這樣做嗎?

   柯希:我準備做引產的事不打算給他講,講了他肯定不同意!

   記者:引產糾結了很長時間吧?

   柯希:嗯,心疼啊,兩個都是生命,放棄哪一個心都好痛,只是一個還未曾謀面。從我弟弟配型出來第一天我就一直在糾結。經過很長時間的思想鬥爭,我寧願放棄孩子救我弟弟。


                                                                                                                                                                               

  部分網友熱評                                                                                                                                                                                    

[email protected]:如果實在找不到匹配的,也只有姐姐引產救弟弟,弟弟死了就沒有了,畢竟孩子還沒出世,以後還會再有孩子的。

[email protected]:真的沒辦法看,這決定真的不是人能做的。為這個姐姐感到心疼,願你們平安、幸福。

[email protected]:孩子有錯嗎?弟弟有錯嗎?怎麼選擇都是對的,怎麼選擇也都是錯的。

[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提供幫助!

[email protected]:有時候人就是如此矛盾,不救會有人說見死不救,救了會有人說這麼殘忍,自己的孩子都不要……

[email protected]:骨髓移植是可以等的,如果採取這種方式去進行骨髓移植,無疑是非常不合常理的。

[email protected]:說再等幾個月的,你知道白血病不能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