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師Jo Farrell找到了50名尚在世的裹腳了的婦女。其中許多人都已經無法行走,將她們的缺陷隱藏起來。她的圖像顯示了倖存者的堅韌、決心和希望

Jo Farrell最近攝影項目是一個偶然的機會才開始的,她的工作興趣一直在記錄消失的文化習俗方面。2005年在上海,她和一位出租車司機交談,「他提到 了了他的奶奶是纏過足的,絕大部分人都告訴我這是很老的習俗了,應該沒有女性還有纏足。我於是去了這位出租車司機的家鄉,在山東省一個村莊我見到了他的奶 奶張雲英(音譯)。她是我拍攝項目的第一位女性。」

接下來是Farrell的中國之旅,九年裡她一直尋找纏足的最後倖存者。最終她發現的在世的女性只有50人。其中五位 女性的腳還被完全綁著,藏著;但大多數都鬆開了她們的裹腳布。她們都是來自山東和雲南的貧困鄉村。年紀最大的是張雲英,有103歲。Farrell的活歷 史寫真:中國的小腳婦女,包括肖像和她們嚴重畸形的腳部特寫。

103年前,纏足在中國就被禁止,用了近十年實施。生產「蓮花鞋」(三角繡 花臺,用來顯示女性小小的尖腳)的工廠才在六年前關閉。纏足在10世紀南唐後主李煜在位時第一次成為風尚,為了纏成完美的「蓮腳」,女性必須把她們的腳用 布緊緊裹成尖尖的形狀,被控制住的腳會用藥草和精油來使皮膚放鬆,能夠塞進蓮花鞋中。

後來纏足被當作陋習廢止,1950年,毛主席命令反纏足監督員們一旦發現還有女性纏足要當眾批評教育。「纏足被認為是老傳統,和現代中國不相符,必須禁止。她們的裹腳布被掛在窗戶上,人們就會嘲笑她們。」

大部分女性纏足是在7歲,「第一年是特別痛苦的,因為女孩們要求一直走路,直到腳趾因為體重全部碎掉。之後,腳趾會變得麻木;現在,50或60年後,她們感覺不到任何痛楚了。已經完全麻木。」

Farrell堅稱她的照片目的不是為了引起轟動,而是為我們講述鮮為人知的一種風俗。近距離看到小腳,她承認她自己的反應也是很驚訝,「我第一次見到張雲英,用我的手拿住她的腳時簡直難以置信,非常柔軟,不敢相信是怎樣形成的。」

儘管這些照片揭露纏足的殘忍,但它也傳達出希望、生存和勇氣。「在中國當時的社會,這是女性唯一的出路,」 Farrell說,「她們這樣做是因為她們認為這樣會有一個更好的未來,更好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