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作家Mario Pernicola曾说过:“一副眼镜,可以具备让别人通过它来认识你的能力。”想要来个天翻地覆颠覆性的新形象,那就好好选出一款适自己的眼镜吧。事实上,眼镜不仅能让你看得更清晰,更是男人的保护层。

眼镜男只能是瘦弱孤立的书生气标准形象,给人无趣之感吗?想要来个天翻地覆颠覆性的新形象,那就好好选出一款适自己的眼镜吧。事实上,眼镜不仅能让你看得更清晰,更是男人的保护层。

男人的信心来自眼镜        

           
男人的信心应该来自鼻梁上的眼镜

意大利作家Mario Pernicola曾说过:“一副眼镜,可以具备让别人通过它来认识你的能力。”的确如此,不过归根结底,我们还是得戴对眼镜才行。因为“男人的信心应该来自鼻梁上的眼镜”。珠宝设计师Philip Crangi则说:“我从来不会对戴眼镜的男性有所歧视,我认为戴眼镜的人非常性感,当然,他们自己往往不会这么想。”

墨镜保护你的心灵        

           
墨镜可以隐藏不羁或者悲伤

如果说眼镜开始变得越来越性感,在另一方面,墨镜则在扮酷的道路上一往无前。它可以过滤有害目光,它可以隐藏不羁或者悲伤,八卦人物用它狙击狗仔,明星们用它凝聚星光……1892年,W.Bohne在《验光师手册》中写道:“当眼睛受到损伤无法承受强光时,我们为什么不阻挡光谱中容易造成伤害的部分呢?”

墨镜成为个人风格        

       

lanvin的设计师Alber Elbaz和Karl Lagerfeld

也正因为如此,才会有那么多人始终不愿意摘下自己的墨镜,Karl Lagerfeld将其形容为“天然的眼影”;在艺术家Philip Karlberg创作的“别针艺术”系列作品中,太阳眼镜和上千根小木棍组成了各种名人的肖像,包括杰奎琳·肯尼迪、约翰尼·德普、史蒂夫·麦昆等等。每一幅肖像都有一副适应名人风格的太阳镜,而这些太阳镜也确实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让人对眼前的肖像一目了然。很显然,墨镜超越了五官,成了个人风格最大的标签。

墨镜保护对世界的底线        

           
披头士灵魂人物 约翰·列侬

可以说现如今,眼镜早已经不是矫正视力或抵抗阳光那么简单。有些人认为,对待现如今的世界,你可以堂而皇之地用“墨镜”保护对外部世界那条最后的底线。不能接受外部世界污染了自己的眼睛,他们在黑夜、在房间、在独处的时候也不愿意摘下墨镜。在此时,墨镜已经成为心灵的寄托,这与军人即便在和平年代也不肯脱下军装,海盗“杰克船长”不肯放弃的帽子,是一个道理。

眼镜是男人的保护层        

           
墨镜可以隐藏不羁或者悲伤

埃尔顿·约翰,这个总把自己打扮的像只孔雀一样的胖子,据说他卖出超过3亿张的唱片。与这个数字同样惊人的是他关于服装的收藏,他在洛杉矶别墅的试衣间“像泰姬陵一样色彩缤纷”,他拥有数以万计的服装、皮鞋和眼镜收藏。

           
埃尔顿·约翰宁愿人们记住他的服装和眼镜

关于他穿衣的风格,英国的《卫报》认为“很显然埃尔顿总把自己藏在夸张的服装和标志性的眼镜后面,这对他来说简直是天然的保护层。任何一个五短身材的人,穿上他的行头都能以假乱真。”事实上,埃尔顿本人也承认这一点,“这源自我童年时的自卑心理,我宁愿人们记住我的服装和眼镜,而不是我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