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白岩松回应河北枪击案报道争议:这不是做<感动中国>》一文,不禁哑然失笑,本来还真的不想写什么,但看了同行的一些文章,感觉总有些什么没有写到点子上,于是写下此文,全文不会说警察怎么辛苦怎么难滴,只说新闻。        

在文中,白岩松说“当所有事实未清楚的时候,必须首先采用中立的词汇,这是新闻的准则。”这句话,我支持没意见。但知行合一也是很重要的,知道准则然后按照准则的要求去做新闻也是很重要的,可惜你知道了却未做到。        

在当期节目中白岩松以此准则称犯罪嫌疑人为“五十多岁的老汉”,对肃宁牺牲的民警白岩松用了“死亡”、对黑龙江牺牲民警杨文峰用了“离世”。而当时警方的官方通报如下图,从官方报道中,黑龙江警察杨文峰受伤的经过早已事实清楚,那么他的离开为什么就不能使用“牺牲”“与世长辞”等褒义用词?肃宁警察都是在执行职务的过程中牺牲的事实也十分清楚,他们的离开就为什么不能使用“牺牲”?而且当时央视的字幕显示的都是“牺牲”,那么请问是什么让一个接近50岁的老汉擅自修改了央视的新闻稿件把矛头指向了警察群体呢?        

在沧州官方通报中,犯罪嫌疑人刘双瑞致人死伤的情况也已确认,哪怕他真的有值得同情的作案动机,他也是犯罪嫌疑人,毕竟法不容情。哪怕他真的有精神病,他也是犯罪嫌疑人,有区别的只是是否负刑事责任而已。这一点希望白岩松要清楚,不清楚的话去学学法律吧。        

在文中白岩松还说“在过去,我们新闻刚刚开始发生的时候,就立即下定义,导致的教训和错误很多”,文中还拿庆安事件做了例子。那么我想请问央视新闻频道1月5晚播出的“新闻1+1”节目的标题就是“一个讨薪农民工的非正常死亡”,通篇只有死者一方和部分媒体的声音,仅仅根据单方面的表述,就将此事定性为“讨薪”是否恰当呢?这是不是你们的教训和错误呢?后来,《焦点访谈》对此做了较为中肯的报道,难道这就是你们改正错误的方式吗?错误造成的舆论影响能消除吗?        

在文中白岩松还说“现在中国最让我担心的问题就是人群的撕裂。每个人都急于站队,地域的歧视是长久以来就存在的,大家看一下内地和香港之间的问题,再看一下患者和医生之间的问题,现在是不是又要出现媒体、公众和警察之间的撕裂?”。其实,从太原1213事件、深圳娃娃鱼事件开始警察个体(警察个体只代表警察个人,不代表公安机关官方)苦于维权艰难开始呐喊,庆安事件开始团结,兰州赵文事件开始正式发声维权,这些都不是你说的站队,只是警察群体中依法履职的小人物开始维护自身权益,捍卫尊严的行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