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兒子遺體放冰箱,屍體被冰封令人驚恐。去年7月29日,婁底市新化縣上梅鎮楓林村婁新高速碎石廠遺留下來石頭空洞形成的大水坑邊,四個小孩在水坑邊玩耍,其中村民蔡立彪三歲和五歲的兩個兒子掉進水坑中,經“120”搶救無效宣布死亡。傷心欲絕的蔡立彪夫婦把兩個兒子的遺體放入冰箱保存。

                                       

兩小孩掉進大水坑慘死,究竟誰應該為此承擔責任?這個大水坑是由新高速碎石廠挖的,難道不應該為此承擔責任嗎?據說,工地負責人已經一走了之,目前沒有任何人承擔責任。那麼,發生此慘事,為何政府部門不出面幫忙呢?難道相關部門也是不作為?還是包庇?

孩子生前的照片:

                                       

若然不是這個大水坑,根本不會發生這起慘事,所以遺留下大水坑的施工單位及負責人必須承擔責任。在此也希望政府相關部門能介入此事調查,並且要求施工單位盡快交工地負責人出來,讓其接受法律責任及金錢賠償。

最後,有一點值得探討,就是兩個小孩死後屍體仍冰封在冰箱,這樣究竟應不應該?安葬了,怕屍體會腐爛,到時沒人肯承認此事,也不承擔責任。不安葬,死者不能入土為安,似乎是大大的不敬。兩名死者的父母的“狠心”行為,究竟是對還是不對?

                                       

事發地點在當地中小學生上下學的必經之路,每天有近百名學生經過此地,就在出現事故前,楓林村11組一位村民的小孩在水坑邊戲水時,掉入水中奄奄一息,幸好有人經過搶救出來了。而就在事發前2天,一村民家的牛在放牛途中從石頭開採山頂摔下,當場直接死亡。

孩子生前與父親合照:                                        

                                       

村幹部曾為了這個安全事故隱患點多次的向上級部門報告,申請填平石頭坑洞,但沒有得到處理。在事發現場,沒有任何安全提示警示牌。在經常滾落的石崖壁上,看不到鐵網遮攔,施工方把高速路上需要的石頭開採完畢,一走了之,目前找不到工地負責人。

孩子在冷凍櫃:                                        

                                       

via                                        

其實,許多名人在死亡後,為了保存他們的遺體,都會使用一些特別的技術。

常見的技術或方法                                        

生物塑化技術或人體塑化技術,把動物或人類的遺體製作成為標本,並長久保存的技術。

人體冷凍技術,把人體冷凍在零下196度的液態氮中,作長久保存,並期待在醫療科技先進的未來,可以把其遺體還原及復活。

木乃伊,古埃及人保留遺體及防腐的方式。

香料防腐,傳統的遺體防腐方式。

真空防腐方法保存。

乾燥防腐方法保存。

其中,冷凍保存術技術可行性

現時並沒有任何人能在冷藏後復生,但是,人體冷凍者卻基於以下的信念,相信其技術的可行性,包括:

假如人體或動物的結構能夠完好地保存,那麼生命可以被停止,也可以被重新啟動。

玻璃化冷凍方法能有效地保存人體或生命。

相信未來的分子修復技術可以有效地修復受損(甚至已死去)的生理結構。
此外,有些人相信以下例子能推斷其技術的可行性,包括:

曾有女嬰在加拿大凍死數小時後解凍後生還。
有實驗成功冷凍一猴子數小時後復原。
玻璃水的冷凍方法解決了身體冷凍後易受損的問題。
在攝氏零下196度的低溫下,其反應速率僅為攝氏37度體溫的9×1027分之一。
有研究指體溫較低更易使人長壽。
有實驗成功用低溫使狗隻、豬隻和老鼠冷卻後(冷卻後只有極微弱心跳)數小時後復原。
有實驗成功把冷凍了16年的老鼠基因,複製出新的老鼠,並可健康地成長。
部分人體器官可在低溫下長期保存。
科技樂觀者認為,待奈米技術在將來發展成熟後,可以修復冷凍過程帶來的細胞損傷,還可以修復由於衰老或者疾病引起的損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