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690{width:690px;} .wh640{width:640px;} .mobile-Footer,#mobile-menu{display:none} .menu li{float: left;padding: 0 9px 0 9px;border-right: 1px #ccc solid;line-height: 14px;} .sanji_left p {line-height:32px; margin-top:20px; font-size:16px;} @media screen and (max-width: 660px){ #Area{width:100%} .mobile-Footer{display:block;} img{max-width: 100%; height: auto;} #liuy,#cntr,#xgyd,#tl,#send,#bottom,#adf,#BAIDU_DUP_wrapper_1049764_0,#spe,.blank30,.blank50{display:none;} #cntl,.wh645,.wh640{width:95%;margin:0 10px;} .wh1000,.share{display:none;} .sanji_left p{font-size:18px;} /*.sanji_left p img{margin-left:-2em;}*/ #mobile-menu { text-align: center; display: flex; height: 40px; line-height: 40px; display: -webkit-box; display: -moz-box; display: -ms-flexbox; display: -webkit-flex; display: flex; /* justify-content: center; */ flex-flow: row; position: relative; width: 100%; background: #a80000;   }   #logo{   color: #fff; font-size: 18px; -webkit-box-flex: 8; -moz-box-flex: 8; width: auto; width: 100%; -webkit-flex: 8; -ms-flex: 8; flex: 8; text-align: left; text-align: center;   } }   #ads_c_tpc { DISPLAY: none !important } #gg1 { DISPLAY: none !important } #kfivtwin { DISPLAY: none !important } .a_mu { DISPLAY: none !important } .a_pt { DISPLAY: none !important } .ad_footerbanner { DISPLAY: none !important } .baiduad { DISPLAY: none !important } .a_t.wp { DISPLAY: none !important } DIV[id^='ad_thread'] { DISPLAY: none !important } #dl1 { DISPLAY: none !important } #dl2 { DISPLAY: none !important } #gtop00 { DISPLAY: none !important } DIV[id='gtop00'] { DISPLAY: none !important }  

6旬老太寻找初恋男友49年 每天举姓名纸牌等候

2015-06-19 10:04:00 来源:广州日报                    

                               

                               

  石云,你知道杨雯霞在等你吗?

  49年前,她与你相识于广州

  49年里,她寻找你从未放弃

  49年后,她在人民公园等你

  昨日,67岁的广州街坊杨姨致电本报称希望能帮她找到一个人——石云,她半世纪前的初恋男友。杨姨说,为了这个人,她足足等了49年。当年,两人是在广州越秀区收容所相遇相爱的,还有了爱情结晶。谁知,石云在一次外出后就再没回来。杨姨无奈嫁人,但因这段往事没几年就与丈夫离婚,此后一直没再嫁……

  一晃,半个世纪过去,杨姨已是花甲老人。几年前,移居国外的杨姨回广州定居。广州是她与石云相识的地方,故地一草一木,让杨姨睹物思人,那段甜蜜往事在她脑海中一幕幕回放。“这些年,无论我在国内还是国外,都没有放弃寻找他。现在,我每天都生活在煎熬中,希望能找到他,让自己平静下来。”杨姨说。

  文/ 广州日报记者肖桂来

  图/ 广州日报记者苏俊杰

  相爱:同是天涯沦落人                                

  昨日,记者在广州市越秀区人民公园,见到了67岁的杨姨,她名字为杨雯霞,这里距离她与石云相识的地方不远。杨姨一身运动服,手提背包,头发有些花白,但梳理得很精致,脸上化了淡妆。说起石云,平静的杨姨却失声痛哭起来。

  尘封49年的记忆打开。那是1966年秋天,杨姨18岁,长相俊俏,性格活泼开朗。“我父亲在香港做生意,我想偷渡去香港,没想到在东莞常平被抓,送到越秀区收容所。”同样,20多岁的石云也是一名被收容者,个头不高,但相貌英俊、文质彬彬。

  相似的遭遇,让两个年轻的心,有了更多交流。“在收容所的十多天,他像大哥哥一样,对我很好。每次菜里有肉,他都舍不得吃,偷偷用纸包好留给我。”杨姨说,自己的普通话也是石云教会的,石云的细心照顾让自己很感动。朝夕相处中,两人彼此有了好感。有一天,石云突然向杨姨表白了。“当时我也喜欢上他。但当时不敢大张旗鼓地谈恋爱,就写了一张纸条贴在盛饭的铁碗底下,悄悄传给他,纸条上说好两人出去后在中山五路百货商店门口见面。”几日后,杨姨先从收容所出来,之后不到一个星期,石云就信守承诺,出现在百货店门口。

  那段日子,两人感情迅速升温。1966年10月,石云告诉杨姨自己家乡是湖南吉首,想回乡探望,当时天真烂漫的杨姨紧跟石云,踏上了回乡之路。“中途,我改变了主意,说乡下又穷又苦,最终没去吉首,而是一路游玩去了郴州、长沙,然后转到广西桂林。”杨姨说。随后,两人一起去梧州探望了杨妈妈。“我妈妈很喜欢他。他帮着挑水做事,很勤快。我生病了,他就不吃不睡守在我身旁。”正值花季的杨姨沉浸在爱情的甜蜜之中,其间还收获了两人的爱情结晶。

  离别:恋人一去无音信                                

  可惜好景不长,在广西梧州住了十多天,石云就表示要回广州料理一些事情。几天后,杨姨收到一封石云寄来的书信,字里行间爱意满满。“他在信里说,爱情之花已开,果已结,两三天便回,请勿担心。”

  然而,杨姨左等右等始终没等到石云归来。“我在梧州等了20多天,他始终没回来。”心灰意冷的杨姨便返回广州找他。“当时我有身孕,就在中山五路附近寻找,但没有一点他的消息。”杨姨说,自己寄住广州亲戚家,只能靠打零工赚钱糊口。

  1967年5月,杨姨返回梧州产子。不幸的是,孩子出生3个月后因为肺炎夭折了。“后来,我和一位华侨结了婚,但因为始终难忘石云,没几年就离婚了。”杨姨说,离婚后,她来到香港父亲身边生活,“当时一心想着离开广州这个伤心地。”杨姨说。1986年,杨姨随亲属移居国外,先后在加拿大、美国、多米尼加等地生活,做过一些小生意,也在香蕉园打过工。多年过去,杨姨一直未再嫁。

  寻找:四十九年未间断                                

  “这么多年,我无论在哪,都没有放弃寻找石云,但人海茫茫,找一个人谈何容易。”说起寻人经历,杨姨神情有些失落。

  在外国居住时,杨姨就曾越洋联系到湖南吉首的律师。“但我没办法提供有关石云的资料,如身份证号码、常住地址等。”杨姨说,她曾联系吉首当地政府部门查找,“对方回复说,吉首地区有几十万人姓石,光一个片区里,名叫石云的就有60多人。”一次次寻找,一次次失望,让杨姨有些心灰意冷。

  杨姨说,她与石云在一起只有短短100多天,并未留下他的身份资料。“当时太年轻、太简单,只知道两个人彼此爱慕,就不管其他的。”杨姨说,曾去广州相关部门查询,但当时的资料已遗失,无据可查。

  念念不忘,对杨姨来说是煎熬。杨姨说,在自己心中,石云对她的好,没人能比,“我现在身体不好,有肺炎。如果身体允许,我想到吉首去找他。”对于母亲寻找初恋的想法,杨姨的儿女们表示理解。

  “重逢”:公园偶遇不敢认                                

  也许是思念太深,也许是造化弄人。杨姨告诉记者,5月6日上午,她在广州市人民公园又见到了石云。“上午10时15分,我看到一个长相很像石云的老人站在公园音乐亭的台阶上,用手指着我,说我终于找到你了。”杨姨说。  “他就是石云,虽然49年过去了,但我不会认错人的。”说起这段经历,杨姨脸庞泛起微笑。

  为何确信这个老人就是石云呢?杨姨说,当时自己和几名老人在一起练习太极剑,站在台阶上的一位老人盯着人群看了一会儿,就径直朝她走来。“他指人的手势,我太熟悉了,他的笑容我更是记忆深刻。当年他在收容所,这样的动作、笑容都让我魂牵梦萦。没错!他就是石云!”杨姨说。

  杨姨说,那位老人穿着咖啡色的短袖上衣和短裤,瘦得皮包骨头,手里还提着一个购物袋,看样子生活很窘迫。“当时,我大脑像死机了一样,一直不断地问自己,这人是谁?他是石云吗?真的是他吗?我有些迟疑,想找他确认,又有些担心。”杨姨说,等她回过神来,那位老人已离开了。

  执着:                                

  每天拿纸牌等候“石云”                                

  事后,杨姨懊悔不已。“一位和我练太极剑的朋友目击了整个过程,她说那位老人像是认识我,他在我面前停留了十多分钟。”杨姨说,虽然自己容颜苍老了很多,但“石云”可能还是认出了她。

  “真的,我不想让自己后悔一辈子!”那次相逢后,杨姨每天早上8时30分准时到达人民公园,手拿一块写着“石雲”字样的纸牌,坐在音乐亭附近的石凳上等待。

  在熙熙攘攘晨练的人群中,杨姨的背影分外孤单——她坐在石凳上,凝神望着音乐亭旁的每一个通道,等待“石云”出现。杨姨说,自己的生活还算富足,平时练练剑,喝喝茶,养宠物。“我真的想找到他,想从煎熬中解脱出来。如果他生活上有困难,我也想帮帮他,我不愿他的晚年过得太辛苦。”杨姨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