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情感处方    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火眼金睛看仔细了才可以结婚,这是母亲临终之前紧紧的握住我的手对我说的一句话,母亲生前总是盼着我能够早点结婚抱孙子,可是我没有及时做到着一定,万分后悔自己的自私,我只顾着自己的事业就知道挣钱买房买车后才可以结婚,可谁曾料想天有不测风云发生,没有亲眼我结婚就急急撇下我一个人。    于是今年回家我不再排斥相亲,我总是觉得这不仅仅是为了我而相亲结婚的,更重要的是母亲没有亲眼看到能够把儿媳妇带到她面前,我想我是一个不肖子孙,愧对母亲疼爱。父亲也常常对我说,你妈在的时候经常过年盼望着你能够带着一个姑娘回家过年,所以你要尽快的实现你妈的愿望,我希望你能够做到三十而立成家立业。    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天晚上都是失眠睡不着觉,辗转反侧觉得自己罪恶深重是个不孝儿子,对不住母亲含辛茹苦的养育之恩,父亲说你现在也混的差不多了,可以找个媳妇结婚了,你大舅给你介绍了一个青岛的姑娘认识,说这个姑娘长的非常漂亮,你喜欢一定是没有问题,你大舅安排你们见个面谈谈,看看能不能有好感继续发展。    以前我对相亲非常的厌恶甚至说是讨厌,总感觉相亲就是两个人情场失意的大龄剩男极品剩女硬要人为的呗拽到一起看看有没有再次相爱的可能,如果一见钟情接下来就要开始买卖双方“交易”一样赤裸裸,你看中了我豪车多金有住房,我眼馋你的丰乳肥臀之娇羞,这就是相亲中最常见的“门当户对”,说白了就是物质的交换。    纵然如此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去见了所谓这位“条件各方面都不错”的姑娘,初次见面为避免不必要的尴尬,我还特意精心打扮了一番且准备了一束百合花约在了一家咖啡店,姑娘来的时候倒是挺大大方方的径直走过来问我是不是丁海堂我说是我,然后就坐下了开始开门见山的说明她的一些近况,在听的时候我顺势把花儿捧给她。    显然这位姑娘对花已经习以为常早就没有感动了,只是简单一句谢谢哈一笑而过。不过,我们聊天倒还是挺愉快的,不知不觉就已经从下午聊到了晚上,我想既然谈的很愉快不如一起吃个饭吧。她没推辞就痛快答应了,我带着她到了最近的呷哺呷哺火锅店,她说她也特别喜欢吃火锅呢,以后可以好好的涮锅了,我听此哈哈笑了。    因为是大舅介绍的姑娘,所以我也放心没有太多的顾虑,于是推心置腹谈了很多,发现共同话题挺多的还,认识的这十多天里,可以说是谈天谈地谈人生无所不谈,我幽默对她说道:你看我们都把人生谈到了一定境界,接下来我是不是该谈谈生人的事了。我说这话其实也是在试探她的态度和看法,而不至于太尴尬互相下不来台。    她的回答大大出我的预料:我一个人也生不了啊,你可得帮我哈。我呵呵一笑,心想这样的瓜子脸美女在农村真的是少见,让我碰到算是三生有幸。然而,不幸的是,她坦白打过瘦脸针,之前就因为肉嘟嘟胖脸蛋被男人拒之门外才狠心打针的。我闻此默默不言语,只是悄悄趴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我刚才走神了,你说什么来着?

花千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