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没有"应该"两个字,很多人他们只是"善良"。        

比如那位问老衲借了800RMB从此不再接电话的小伙,认识七年。很久很久之前的一个晚上他登门到访,直接问:我不多借,就800,成吗?这次我肯定不再赌,我只是还债。于是,我的工资卡又送走了800。然后他没再接过老衲电话,在这期间老衲还给这位值班的亲送了份打包的石锅鱼。老衲琢磨着一直不接电话会不会被追债的人打死了没人发现?老衲就在风和日丽的一个下午去了他爸单位,他爸说:他好着呢,夜夜笙歌后才回家,姑娘,他是不是欠你钱?说着摸出口袋里的花花绿绿的纸币,老衲说:哪儿啊?我能借给他钱吗?借给他不是害他吗?叔叔再见。老衲的母亲也知道这事儿,母亲说了,这样的人弱爆了,就当资助这个可怜的残疾人。
       


       

宁愿自强,也别嫉妒,可以羡慕,切忌埋怨。        

比如那天老衲在南桥2路司机边上,接在方向盘旁边usb接口上给手机充电那次。一妇女对她身边另一妇女说:我大哥像话吗?我买房子就缺这二十万,他都不肯借。二十万拿去炒股票他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真小气,我怎么会有这种亲戚。老衲想摸摸她的头告诉她:人家对你好那是他人好,人家不对你好那是应该。        


       

这年头,生活万象真是分分钟看不下去,要攥紧拳头艰难向前。        

老衲这外甥小学三年级了,过了这个暑假就是四年级,老衲说他至今还不会吃有核的水果你信吗?比如葡萄和提子。老衲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在我们家把提子放嘴里整个嚼碎了吐掉,嚼碎了吐掉,跟个榨汁机似的。他的奶奶,就是老衲的大姨,她说了:乖孙子,你着什么急啊,奶奶给你把核一个个挑走你再吃,看你把娘娘家的水果给浪费的。老衲就说了:没事,孩子还小嘛。对了大姨,他会吃虾吗?大姨:不知道啊,没让他自己剥过虾,这么大了应该会吧。等客人走了老衲问自家母亲:亲妈你明天帮我把火龙果里的籽挑干净了送到我床边好吗?亲妈说:风太大听不见,你刚才说什么?        


       

有一种low已经深入人心,那也就罢了,又何苦为难这个社会?        

和朋友还有她儿子一起开车去欢乐谷,半路上她儿子要上厕所,她妈就在路边停下来说:宝贝,这里附近没厕所,路边解决了就好。我就看着这位身着蕾丝包臀裙,斜挎chanel小美包的辣妈,双腿分开从小家伙身后把其裤子脱下,然后双手叉腰看着儿子说:臭小子,尿吧。老衲赠一句:回头是岸。        


       

爱情呢?却是恰恰相反。low是互相依赖最好的维系。        

小学妹对小学长说:......学长说:我马上来,你别急。小学妹对小学长说:......学长说:你不知道学校食堂的饭菜吃了拉肚子吗?我现在在给你买粥,我让你室友带给你,你躺好就对了。小学妹对小学长说:......学长说:胆儿肥了你,例假敢吃冷饮了!家里有红糖和老姜吗?我过来了!        

小学长对小学妹说:............(此处省略无限浪漫的字)学妹说:我听你的,我会乖......好吧,这些事儿老衲听得也是醉醉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