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2013年,雲門舞集創辦人 林懷民站上舞台

一身簡單黑色衣褲,簡短、直接的自我介紹

我 是林懷民。

 

它用謙卑、輕鬆又堅定的語氣,

和你分享 怎麼走出 屬於自己的人生...

活得精采!

              


每個年代,都有它的限制

而我成長的60年代,是屬於年輕人的時代

我大一進了政大念法律系,

一年後轉到新聞系,接著 到美國繼續唸新聞  

一學期後 轉到英文系小說創作班,同時開始跳舞。

25歲我回到政大教書,大概是最年輕的講師

第二年 我給自己闖了大禍,我創辦了 雲門舞集...

 

雲門是台灣第一個職業的舞團,

所以 很多人都嚇了一跳,同事懷疑我 是不是腦袋壞了?

父親只跟我說:

『舞蹈家呢,是所有的藝術家裡面最偉大的,

因為他用身體來做表達,最辛苦、最難

但是,跳舞可能是乞丐的行業啦...』

 

十年前母親過世後,

在她的遺物發現 有我名字的存摺,裡頭有一百多萬

這時,我才意識到 她始終在擔心著我這個兒子有天會餓死

 

60年代是年輕人的世代

年輕人反正、金恩博士說:我有一個夢

那是一個民權運動的開端

60年代教我們說 年輕人有責任,

而且有能力來改變社會、改變這個世界!

我想:台灣人很愛跳舞,但沒有自己的團

我們來成立自己的團吧!

 

       

(圖片來源)

 

當有人願意幫助你時,要非常珍惜

因為,那是一輩子的恩情哪

在經營舞團的工作中,不只是要編舞

還有行政、人事、募款

我怎麼敢要求別人伸手幫忙呢?

喔~ 我爸爸說過 這是乞丐的行業嘛!

但是,我決定 走出去。

 

這是一個很棒的事情!我開始跟很多人打照面

當大家拒絕我的時候,我覺得很坦然

因為14歲開始寫小說,也時常被退稿

這退稿是應該的,但是有人願意幫助你的時候

要非常的珍惜,那是 一輩子的恩情

因為別人來找我做甚麼,我不一定會答應啊

同時,也要意識到 那些協助跟鼓勵後面的一個期待!

 

1986年,我決定把雲門暫停

因為我等於一出了學校進入社會,

就是進入了雲門這個很奇怪的行業。

有時我覺得我好像住在一個洗衣機裡面,迴旋著在那邊攪動著。

快樂嗎?沒有想過,但大概還可以活下去吧!我是這樣想的。

我一直把自己當做一個雲門的一個小齒輪、一個小棋子。

 

可是我覺得把雲門停掉,

是我一輩子裡面最好的作品之一。

因為你面對、反省,知道你不行了,

我們用兩年的時間執行暫停的計畫,

安頓資深的舞者,讓他們找到新的工作,

安排年輕舞者到美國繼續學習。

 

當雲門停掉的時候,雲門手頭上有8國的邀約,從來沒有這麼多。

但是不足惋惜,因為8國邀約只不過是坐了很多次的飛機,

下來一樣是沒有錢、人更累,所以就停掉了。

              

 

 

“台灣需要有雲門舞集,林老師加油!”

1990年我從美國回到台北第二天,

一個計程車司機問我說雲門為什麼停掉了?

我說,表演藝術在台灣是很難的,我就告訴他很多很多的事。

他表示他能理解跟同情,但是我要下車前,

他跟我說:林老師,在台北這樣混亂的交通裡討生活,

也不好過,每個行業都有艱難的地方。

 

他說,台灣需要有雲門舞集。

車子開走的時候,他喊說,林老師加油!

 

我站在路邊,非常的慚愧...

因為這裡面不僅是自己背棄了

出發時那一點對自己的想像跟期待,

也背棄了許多支持雲門的人,

背棄年輕時覺得要去服務的基層民眾。

 

1991年雲門復出

我們再度被肯定,我自己也再度肯定這是最好的作品,

因為雲門的暫停,成為復出後的雲門最大的資產。

 

       

(圖片來源)

 

年輕的另外一個名字,叫做勇敢

多謝你美麗的藝術

今年四月,我參加大甲媽祖的繞境,

在溪州,一個早上3點鐘黑曚曚的。

遇見一位農村婦人出來拉著我的手,

跟我說 多謝你美麗的藝術(台語)。

 

一句話,從基層的朋友講出來。

我覺得啊~40年的辛苦,可說能夠求魚得魚,

能夠這樣子的頭髮白掉,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人生沒有任何的限制

我們相信每個時代都有它的限制,

可是那個限制是你主觀的認定,不是外面加諸於你的。

年輕的時候去撞擊,去認識自己,檢討、反省、往前走。

是的,人生不設限的,除非你給自己製造障礙。

 

最後,我想告訴年輕的朋友們,

年輕的另外一個名字叫做勇敢,不要害怕。        

 

       

 

記得,不要背棄初衷、不該背棄對工作的熱忱

因為,人生 還有著許多精彩 等著你!加油喔 :)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