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记得美剧《女子监狱》有这样一幕吗?帕波(Piper)仅仅因为和艾利克斯(Alex)跳了支舞,就被关在在禁闭室中度过煎熬的漫漫长夜。在那个单间里她听到尖叫声,也看到刻在门上的被岁月所侵蚀的文字——“现在就杀了我”,她只能吃让人难以下咽的发霉食物,甚至听到通风口传来诡异的声音。

虽然帕波的经历已经是够令人不安的了,但这还不足以反映出现实中单独监禁的苛刻生活。囚犯们连最基本的需求都不能得到满足,他们的人权每天都受到侵害。

10. 80,000个囚犯                        

一直以来,人们都认为单独监禁是最残酷的惩罚形式。囚犯与社会隔离,只能年复一年地透过一片玻璃看着外面的世界。这种极端的孤立是非常不道德的,会对成千上万的囚犯造成非常不好的影响。

人们普遍认可2005年司法局的一项调查,数据显示大概有81,622个囚犯住在“受限制的房间”。“约80,000人”这一数据遍布各大媒体,从美国电视机构PBS到着名杂志《纽约客》都争相报导这一数目。

“超级监狱”是最安全且隔绝性最高的监狱,这里关着大约20,000个这样囚犯。该监狱设计就是将囚犯们与外面的世界完全隔绝, 让他们与荒凉孤寂作伴。

                       

9. 非暴力犯罪                        

在《女子监狱》里,帕波仅仅因为和艾利克斯跳了支舞,就被人指控为“性侵犯”,于是被关在禁闭室里长达48小时。事实上明显这是希利(Healy)在嫉妒心驱使下的报复性行为。这看起来是非常荒唐的,这么轻的冒犯根本不能使得任何人被单独监禁,然而现实是,人们恰恰因为一些无足轻重的事被惩罚。

以妮可·奈斯克(Nicole Natschke)为案例,她仅仅是因为癫痫发作就被单独监禁半年。当时更确切的情况是,她癫痫发作,因被拷上手铐而受到惊吓,向狱警吐了唾沫。这不是一种礼貌的行为,但是人在癫痫发作的情况下是很难控制住自己的。狱警把这当做惩罚她的机会,关她禁闭。

妮可·奈斯克说:“和我同一个牢房的吉娜(Gina)觉得自己有杀人的嗜好,想要做心理健康测试。他们竟然没有让她做测试,而是将她隔离起来并声称她拒绝住进牢房。当你拒绝住在牢房,他们就会关你三个月禁闭。暴力犯罪会带来什么?关禁闭,毫无疑问。如果你打架,你就会被关15天的禁闭。如果你殴打别人,你会被关30天禁闭。非暴力犯罪却会禁闭30天以上。

更糟糕的是,一些人只是因为微不足道的小错被判刑。在美国南卡罗来纳州(South Carolina),一些居民因为更新脸谱网(Facebook)被判处单独监禁好几年,甚至还有刑期长达二十年的情况。有些刑罚必须被废除,因为单独监禁比一般的监禁还要长久。无监视的探监被禁止是有道理的,但是由于更新脸谱网(Facebook)被判决单独监禁好几年,着实是非常极端的惩罚。

其它被叛单独监禁的原因有:所谓的帮派斗争,与军官有争执,受到其它狱友保护,甚至是报告受到性侵扰。不幸的是,很多狱警可以滥用他们的权力,无理由地单独监禁把囚犯。

                       

8. 三分之一的单独监禁囚犯患有精神病                        

纽约大学的精神病学家詹姆斯·吉里根(James Gilligan)博士说道:“整个国家的很多拘留所和监狱里,单独监禁变成了针对精神病患者的默认配置。”一项研究发现,瑞克岛(Riker Island)上800名单独监禁的囚犯,约一半人患有某种形式的精神疾病,而吉里根就是这项研究的创始人。

在美国南卡罗来纳州的查尔斯顿县上,一名狱警助理米奇·卢卡斯(Mitch Lucas)说道:“如果他们不能遵守设施以外的规则,那么你如何能期望一个精神病患者可以表现得跟一般囚犯一样?所以在很多监狱里,最后的结果是你不得不动用你手边的一切工具去处理问题,这个工具就是具有限制性的监禁空间。”

因为有精神病的囚犯更有可能违反规矩,所以他们往往是被扔去单独监禁。很多狱警把精神病患者当作是一个负担,当然,处理精神病囚犯最简单的方法是把他们锁起来。事实上,2003年“人权观察”(非政府性国际组织)的一项研究估算,有三分之一到一半单独监禁的囚犯都患有精神病。

单独监禁对精神病患者的影响尤其严重,因为他们无法排解自身压力。更加可怕的是长时间的单独监禁,会导致心智正常的囚犯表现出精神病的迹象。

                       

7. 心理创伤                        

2011年,律师和人权激进主义分子胡安·门德斯(Juan E. Mendez)说,单独监禁超过15天的囚犯有较大可能性患上不可挽救的心理创伤。单独监禁通常被认为是心理折磨的一种形式,长时间的心理折磨会给受害者的精神带来负面影响。这不足为奇。

囚犯的感受经常被忽视,而且极度的孤独感容易使他们感到沮丧和不安,这就导致很多囚犯变成偏执狂或者开始产生幻觉。很多的囚犯跟帕波一样,在监狱里经常听到那些实际上并不存在的声音。

引用一段美国“最孤独的囚犯”——托马斯·西尔弗斯坦(Thomas Silverstein)的话,他解释了可能造成心理创伤的原因:“几乎在所有时间里,狱警们拒绝和我说话。尽管如此,我还是听到通风管传来狱警对我的品头论足,对我的厌恶以及辱骂。时至今日,我不确定那些军官们是否对我做过那样的事情,或者那只是我开始发疯并且出现幻听”。

                       

6. 囚犯睡不好                        

金属材质的床和床垫让大多数人感到不舒服,而且使人夜不能寐。尤其当天花板上的日光灯一直亮着,门和警报总发出嗡嗡声,这会让你睡得更不舒服。成年人的平均睡眠时间为8小时,而单独监禁的囚犯却难以达到这个标准。

一个叫亚历克斯(Alex)的囚犯,被单独关押在德克萨斯州(Texas),透露称其每晚睡眠时间只有短短四小时。监狱里发出连续不断的噪音,更是让他难以入睡。不仅有门和灯光的嗡嗡声,还有其它犯人制造的噪声。

亚历克斯写到:“夜里我总会不断地听到砰砰声、哐当声,人们夜里的情绪总是很激动,更容易发怒。”他把这种声音描述为“在拥挤又封闭的地方为恐怖杀人犯举行的拳击赛”。

专家建议成年人每晚至少睡7个小时,但大多数囚犯都没有如此幸运能获得充足睡眠。过少的睡眠无可避免地让他们变得烦躁易怒,筋疲力尽。睡眠不足意味着精力不足,因此在抵制诱惑方面,他们的自控力很低。结合囚犯必须经历的失眠以及所有的悲惨事情来看,他们之中的一些人会变得暴力,即使是对待自己也是如此。

                       

5. 很多囚犯会自残                        

单独监禁的囚犯很有可能会有暴力、抑郁、自毁等行为。他们就算伤害自己的身体也不会让人感到惊讶。在2010年1月至2013年1月间,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对244,699所监狱进行了研究,发现单独监禁的犯人伤害自身的几率是普通犯人的7倍,自残的程度也从小伤发展到致命伤。

杰克-鲍尔斯的故事最让人不安,他目击了一个囚犯在他面前被得克萨斯雅利安兄弟会( Aryan Brotherhood)的人所杀后,得了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又称创伤后压力症候群)。鲍尔斯尝试逃跑,但最终还是被抓捕后单独监禁。此后他的情况变得更糟糕,他也不能得到所需的帮助来治疗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鲍尔斯多次使用他所拥有的工具残害自己。他把订书针钉进额头,切除跟腱,切开阴囊拿出睾丸,吞牙刷,切开自己的腹部又缝上。即使没有使用任何尖锐的物品,他也能用牙齿咬断自己的手指。

不用说,单独监禁的“寒蝉效应”足以让任何人对自己造成伤害。鲍尔斯现在还活着,并且已经脱离单独监禁,但是他的确是单独监禁后存活下来的少数人之一

                       

4. 服刑人员自杀的几率更高                        

单独监禁中对服刑人员残酷的精神折磨会让很多囚犯选择自杀。精神疾病、抑郁症以及极致的孤独和寂寞都会是造成单独监禁的囚犯自杀比例异乎寻常的原因。孤独通常伴随着抑郁,并且当囚犯想要发泄自己的情绪,却没有可以向之倾诉的对象时,情况会变得更糟糕。

比起普通囚犯来说,被单独监禁的囚犯的自杀几率要高5倍以上。虽然被单独监禁的囚犯只占囚犯总数的5%,但是70%的自杀者都是这些单独监禁的囚犯。

囚犯们通常不会得到他们想要的帮助。他们其实需要的是心理疗法、与人接触,以及一些心理评估,不过由于监狱里面专业的心理咨询师通常人手不足,所以会有很多有心理疾病的囚犯。

                       

3. 囚犯的基本需要被剥夺                        

不让睡觉,三餐吃得不好,不允许与人交流,并且也没有人听囚犯倾诉。这些只是美国80,000个被单独监禁的囚犯日常惨淡生活的缩影而已。囚犯的基本人权和需求在这些监狱里一直被非法侵犯,并且在这些监狱里囚犯通常都会被当成奴隶来对待。

上文提到的妮可·奈斯克曾经披露了被单独监禁的犯人,其生活环境通常是很不卫生的。囚犯从来都没有每天洗澡的权利。虽然不合法,但是如果囚犯表现不好,狱警还是会剥夺他们洗澡的权利。而奈斯克最久的一次有12天没有洗澡。更糟糕的是,她和其它的囚犯还要祈求卫生棉。警官通常都会忽视她们的祈求,或者说没有多余的了。而那些没有得到卫生棉的人会得到一张行为不检的通知单,这会使得她们无法获得减刑。

即使那些囚犯真的很痛苦或者甚至已是垂死之际,监狱里工作人员也会选择忽视他们。拿安迪·恩里克斯来说,他之前有好几次胸口痛,并且被诊断出软肋骨炎,但是对这情况毫不在意的医生从来都没有给恩里克斯按照疗程治疗或者是给他救命药。

一天,恩里克斯很痛很痛,医生只是给了他一些药,然后把他送回了他的囚室。狱警被要求每15分钟检查一下他,但是狱警根本就放任他不管。另外一些囚犯还透露,狱警经常不理会恩里克斯的呼救。囚犯集体拍打他们囚室的门,希望狱警能呼叫医生,但是没有人理会他们的呼声。最后恩里克斯因为动脉破裂而去世。

                       

2. 监禁不能阻止犯罪                        

在监狱里,单独监禁对于重刑犯来说是一种“超时”的处罚。由于没有其它方法能处罚已经入狱的囚犯,所以单独监禁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我们愿意相信,一旦囚犯从单独监禁里释放出来,他们就会吸取教训并且避免重蹈覆辙。但事实恰巧相反。被监禁过的犯人们再次参与暴力犯罪的可能性更大。

长时间的独处会让人冲动易怒。所以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单独监禁后的犯人比普通囚犯再次犯罪的机率要高。

1996年到2001年间,丹尼尔·米尔斯(Daniel Mears)和威廉·贝尔斯(William Bales)做了一项研究,华盛顿州的洛弗尔教授(Professor Lovell)也做了一项调研,这两项研究都表明单独监禁过的囚徒累犯的机率比较高。长期以来,居高不下的重复犯罪率使得单独监禁显得适得其反。结果是州政府的巨额投入只会给犯人们带来长期心理阴影。

                       

1. 三年以上刑期是平均值                        

在《女子监狱》中,帕波只被判了48小时的单独监禁,但是她的未婚夫还是提早把她救出来了。即便在这很短的时间里,帕波精神崩溃并意识到这种环境对于她而言无法忍受。但幸运的是她的刑期很短。

但在现实中,关押在全美监狱里数以万计的犯人们可碰不到这样的事。虽然很难统计出确切的平均监禁刑期,但是各地单独监禁的期限从几天到数十年不等。在科罗拉多州(Colorado),平均关押时间为23个月,德克萨斯州(Texas)则是4年,而加州(California)的鹈鹕湾监狱(Pelican Bay)却是7.5年。死囚们则要在行刑前面临14年的禁闭。

                       

                   


花千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