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南方女孩,在北方读的大学。美丽的象牙塔里,我和杨典(化名)相爱。杨典家在陕西,毕业后我跟他回了老家,在他们当地一个工厂里上班,一年后,我们结了婚。他们

  那里比较穷,生活根本不是我们原来想象的样子,两年后,我和杨典去了广东我老家。

  广东的机会很多,没多久,我和杨典都找到了不错的工作,我在一家公司做总经理助理,他在另一家公司做部门主管,生活渐渐向我们展开了笑脸。

  到广东后的第三年,我们买了自己的房子,我也怀孕了,生活稳定而舒心。那时我和杨典的感情已经平淡下来,就像一瓶碳酸饮料,气泡冒完就只是一瓶甜水了。我能接受这种变化,人不能总活在激情状态里,我就像一辆节奏有序的火车,沿着既定的轨道前行。可是,杨典却出轨了。

  孩子一岁时,我知道了杨典和那个女孩的事。那个女孩是杨典的老乡,他们在一次老乡聚会上认识,那个女孩对杨典很有好感,一直觉得不如我、被我家人轻视的杨典,在那个女孩身上找到了满足。

  杨典跪在我面前,说自己是一时糊涂,求我原谅,并保证以后不再和那个女孩见面。看着年幼的孩子,想到我们不容易的感情,我心软了,原谅了他。

  最后,杨典给了那个女孩一笔钱,不久她就回了老家。事情总算有了了结。我想离开广东那个伤心地,便在2006年来到济南,和在这里的妹妹一起做生意。

  杨典在济南有个叫韩可(化名)的老乡,他们从小一块长大,两家离得很近。我们到济南后,单身的韩可经常到我们家玩。来济南后,我从杨典的手机里看到过那个女孩发给他的短信,虽然他们没再见面,但从短信内容上可以看出,杨典还在关心着她。我心里很难受,郁闷无处发泄的时候,我会对韩可倾诉,他善良热情,很同情我。

由于来济南创业带着孩子不方便,我就把孩子放在了我父母家,杨典晚归或不归时,我一个人在家会害怕,韩可往家打电话时,我就会跟他说很久。韩可对我充满疼惜。

  2007年,韩可在一次醉酒后对我表白,说他从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上了我,如果我答应,他愿意代替杨典来照顾我,“素素,我保证会一心一意对你,一辈子只爱你一个!”我呆了,想想他曾经对我的好,心里很感动。

  知道韩可的心思后,我不由自主地对他多了份留意,慢慢地,我被他的真诚打动,对他的好感越来越多。

  2008年春节,我和杨典回他老家,韩可跟我们一起走。初五那天,韩可有事提前返回济南。他走后我才知道,给他发短信说:“怎么也不说一声?”他说:“说了你会送我吗?”我说:“会。”没想到,韩可半路下了火车,又返回来和我见了一面,第二天接着坐飞机走了。

  杨典见到韩可的哥哥,随口问:“韩可该到了吧?”韩可的哥哥说:“他今天才走啊,你不知道?你老婆知道,韩可给她打电话了。”

  杨典不可能不明白怎么回事。他接着就带我从家赶回济南,然后给韩可打电话,一见面,他就向韩可愤怒地扑过去……

  我提出离婚,杨典很痛快便答应了。去年秋,我们办了离婚手续,杨典不想在济南呆,一个人去上海发展。可走了没多久,他又后悔,经常给打电话说要复婚,“一想到被那混蛋抢走了老婆我就来气,恨不能把你们俩都杀死!”还说他要和韩可决斗,如果他们俩见面,他一定不会轻饶了韩可。

  去年冬,杨典还专门到济南找韩可,我没让他们见面,他愤怒地把家里砸得乱七八糟。

  现在我和韩可的感情很稳定,他已经向我提出结婚,我愿意嫁给他,他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可是杨典……韩可说,这件事他来处理,不要我担心。可我不希望他们闹,那样不但我们几家人过不安稳,也会影响我和韩可的感情。

  另外,杨典还想跟我要孩子,“我不能让孩子喊那个混蛋爸爸。”可离婚时他没要孩子,我也不舍得给他,我怕孩子成他怨怒的宣泄口,那样对孩子不公平……其实有时候我也会后悔,如果知道杨典有外遇后就离婚,而不是和他的伙伴走到一起,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