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好比自囚於鐡牢中,其因在於執著於「我」的真實存在。我們關上通往外在的大門,將自己囚禁,只接觸極少數的人,也忽視他人的重要性。

打破我執的牢獄是自己的責任。不幸的是我們都太安於現狀,沒看到這個牢獄是如何限制我們的自由。要從牢獄中解脫出來,必須具備愛與慈悲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