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儒林强调“灭蝇”:老虎打再多,民众也不满意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0人参与 0评论                

原标题:王儒林“打苍蝇”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周群峰(发自太原)

5月28日,太原烈日当头。熙熙攘攘的马路上,一辆公交车驶过。在车后窗LED广告屏上,滚动播出的“净化政治生态,实现弊革风清,重塑山西形象,促进富民强省”几个字格外醒目。

“弊革风清”显然出自“弊绝风清”,后者来源于北宋思想家周敦颐的《拙赋》一文。去年9月1日王儒林在就职山西省委书记的讲话中提到后,这四个字就成为山西的“反腐愿景”。

王儒林入晋时,山西“打虎大片”已渐近尾声。但他以“拍苍蝇”的反腐视角,将山西省的反腐继续推进。

“乡村治,百姓安”                

2014年9月1日,王儒林就任山西省委书记。此时的山西,正深陷“系统性、塌方式腐败”中。中共十八大以来,山西省部级干部被查处了7人;太原市三任市委书记、连续三任公安局长被调查;高平市连续两任市委书记、四任市长、一名纪委书记被查处……在这种背景下赴晋,对志在开创山西“弊革风清”新局面的王儒林而言,充满挑战。

王儒林主政吉林期间,该省成为十八大后前两轮巡视的11个省份中,唯一没有省级官员落马的省份。这也被认为是山西出现“塌方式腐败”后,中央安排王儒林去收拾危局的一大原因。

上任伊始,王儒林就表现出了自己的反腐风格。2014年8月31日,山西洪洞县兴唐寺乡党委书记李静丽与该乡纪检书记刘斌等9名乡干部,在当地吃饭时,因嫌菜量少烟酒档次低,不但2000多元账单不结,还将餐厅老板一顿暴打后扬长而去。2014年9月1日,此事件被网友在微博上曝光。

王儒林得知后,作出批示,安排速查。两天后,李静丽被撤销乡党委书记职务、行政降级,其余人也受到撤职、党内警告等处分。这被认为是王儒林烧起的“第一把火”。

王儒林注重基层反腐,与山西的腐败状况有关。在今年全国两会上,王儒林总结说,山西腐败的情况和严重程度,主要有三个特征:一是量大面广,从省到市,再到县到乡到村,都发生了严重的腐败问题;二是集体坍塌,腐败问题不是个案、孤立的,是“一坨一坨”的;三是严峻复杂,贪腐数额巨大,动辄几百万、上千万甚至上亿,而且,有的腐败分子不择手段。他举了一个县长的例子,说此人不仅受贿收礼金,还把财政的钱倒到宾馆,再从宾馆提取现金。这个县长听说民间收取了一批文物,就亲自跑过去,挑选了33件直接拿回家。纪委找他谈话,他还说,我是县长,你们没有权力找我谈话!

王儒林表示,山西有1/5的乡镇,在两年多的时间里一个案件也没查。这充分说明反腐查办案件的力度在逐级递减,特别是20%的乡镇“上面九级风浪,下面纹丝不动”。

王儒林曾举出一些“小官大贪”的案例:乡一级,不仅贪污受贿,有的乡镇干部还贪污侵占补给残疾人的钱,有的连办低保都要收受贿赂。村一级,有的村干部贪污财政下拨的专项资金;有的甚至从贫困群众口中夺食。

他说,一些腐败分子什么钱都敢贪,老百姓十分痛恨。4月14日,在忻州市座谈会上,王儒林再次强调了“灭蝇”的重要性。“苍蝇满天飞,我们打多少老虎,民众也不会满意。”

两天后,山西省纪委“一口气”发布了四名基层处级干部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的消息。他们是长治市长治县副县长宋文斌、长治市襄垣县公安局党组书记、局长刘有才,长治市高级技工学校校长姜明清、襄垣县原县长、长治市政府副秘书长黄福喜。

王儒林说,以前常说“郡县治、天下安”,现在还得加上一句,“乡村治,百姓安”。要把山西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进行到底,就必须把反腐倡廉的各项措施往县乡延伸。

更猛的风暴                

公开数据显示,王儒林赴任山西后的第一个季度(2014年9月至12月),该省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6725件,处分违纪党员干部7376人,其中撤职以上处分1622人,移送司法机关388人。

山西省纪委在5月2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山西立案3353件,给予纪律处分的3620人,给予撤职以上处分的800人。从受处分人员的职级类别看,厅局级干部有4人,县处级干部138人,乡科级干部929人,县(市、区)书记、县(市、区)长8人,国有企业领导人员29人。

今年5月,山西省纪委监察厅网站公布了54起被查出的案件。《中国新闻周刊》梳理发现,其中49起当事人为乡镇、乡村干部,且多数因贪污受贿或虚报冒领粮食直补款案被通报。

上述数据表明,基层干部已成为山西反腐的“主要猎物”。而贪污、受贿、冒领相关款项等成为山西基层官员主要的腐败形式。

在王儒林的反腐思路中,比较明显的特征包括:发现苗头及早纠正,坚持纪律面前人人平等,不让巡视成为走过场的游戏,舍得花时间去彻查等方面。

4月14日,王儒林在忻州座谈会上提到:要抓早抓小抓苗头。比如村干部浇地用电不花钱、办理低保送人情等等,这些事看起来好像小,但小错不断,大错就不远了。违纪违规发展下去就是违法,贪小不解决,就会贪大,贪大了就会被抓起来。要以啄木鸟的精神严明党的纪律,发现“虫子”就及时啄出来,减少“病树”、保护森林。

王儒林还提到了坚持纪律面前人人平等的重要性。他拿晋中市榆次区北田镇的纪委书记举例,说其对村干部违反纪律的问题,能够黑下脸约谈和批评,做到这个不容易;但是更不容易的是,其对镇党委书记也敢监督,不讲情面。

他说,执行纪律要坚持“一把尺子量到底”,不能“看人下菜碟”。他还提到很多农村的村委会主任不是中共党员的问题,说他们虽然不是党员,但也要受到政治纪律、行政纪律的约束,也要把纪律挺在前面。

和中央发现腐败的路数一样,巡视也是山西省发现腐败的重要路径。该省一位反腐领域的知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山西省委巡视组的巡视路数和中央巡视组的路数差不多,基本上每巡视完一个地方,都会点到这个地方的问题。今年3月,山西省委8个专项巡视组开展了2015年第一轮专项巡视。近日发布的该轮巡视通报指出,山西省焦煤集团被指卖官鬻爵问题严重;长治医学院个别领导名为“学者”,实为“学匪”等。

现在,山西省委2015年首轮常规巡视也已经全面展开。据山西省纪委监察厅网站消息,4月7日至13日,根据省委统一部署,省委巡视二、三、四、五、六组分别进驻晋中市、晋城市、运城市,以及临汾市所辖9县、长治市所辖5县,对3市、44个县及11所高职高专,全面展开为期5个月左右的常规巡视。

中央专项巡视一般时间为1个月左右。去年以来,各省巡视的时长大约在2-3个月。历时5个月的常规巡视实属罕见,此轮巡视也被称为“史上最长巡视”。

有分析指出,山西省安排单轮5个月的巡视,有很多的考量因素:首先,在此前的反腐中,晋中等市曾被查处多名贪腐官员,不排除还有些遗留问题要查;其次,5个巡视组在5个月内要巡视58个单位,其中包括了地级市、县区、高校、基层政府等,数量和体量都很庞大,任务量非常繁重。

山西省纪委监察厅称,此轮巡视所到之处,要起到“动摇山岳、震慑州县”的效应。

5月18日,山西省委、省政府召开相关会议,决定从2015年5月至8月底,在全省开展“以群众举报乡村干部腐败为切入点、集中解决群众信访诉求问题”的专项治理工作。分析人士认为,这释放出的一个信号是,一股更猛烈的“打苍蝇风暴”已经到来。

反腐的“副产品”                

山西省加大基层反腐力度,效应开始在官员和企业家身上反映出来。

运城民营企业家张亮(化名)感到,自己“在官员面前有尊严了许多”。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原来经商虽然挣了些钱,但是在地方官员面前经常感到抬不起头来。“经商必须要依托政府资源。过去为了企业发展,必须走关系、运用潜规则,在官员面前不得不强作欢颜,忍气吞声。”

张亮记得,当时,每到午饭或晚饭的时间,他的手机就经常收到相关部门官员的电话:“张总啊,我们正在某某酒店,你过来一起喝两口吧,顺便谈谈工作。”“这些电话,实质上是叫我过去买单的。”张亮说。现在,在基层反腐力度不断加大的背景下,他几乎没有再接到这种“饭点官员热线”了。山西大学法学院院长张天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廉政从上到下都要做,山西现在的基层反腐和中央的反腐精神是一致的,值得点赞。

山西社科院社会学所副所长谭克检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时表示,该省持续推进的反腐,对当地的政治生态改善很大。“原来吃吃喝喝、拉帮结派的情况比较多,现在这种情况几乎消失了。”因工作原因,谭克检常常去山西一些地市参加活动。他发现,现在有的公务员连自助餐都不敢吃了。

在“点赞”的背后,山西的一些官员,也出现了言行过于谨慎以至于不敢作为的局面。山西本地一位媒体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不久前,他到某县采访该县县长,闲聊时,该县长提到,“在现在这种大背景下,我既不想在这头,也不想在那头。”

“这位县长的意思就是说,现在,既不想让媒体宣传其政绩,更不想让媒体报道其问题。”该记者说。一位产煤大市的基层官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现在山西的很多官员都是只管按时上下班,一些容易担任的事情能推就推。实在迫不得已,就召集大家开个会,多数同意后再批准。

谭克检称,他接触一些政府部门,发现好多部门工作人员都缩手缩脚。“一些权力相对较大的部门,工作人员不如原来那样敢于放手去做。只要没有明确要求必须做的能放下就放下,能回避就回避,省得有麻烦。”

“原来农村一些扶持资金,一些乡村干部都抢着要,甚至通过走后门、行贿才能拿到。现在没人想要,把这看成负担,担心拿到资金后容易出问题。”一位知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张天虹认为,在现在的高压反腐下,人人都担心成为焦点。做的事情多了,反而增加了出事的几率。从趋利避害、明哲保身的角度看,很多人宁肯不作为,也不愿出事。

“反腐需要持续下去,才能把不健康的官场文化扭转过来,让人们真正意识到不能贪、不敢贪。” 谭克检说。

有人将山西的反腐与该省经济发展迟缓联系起来。相关数据显示,去年,在31个省、市、自治区的GDP增速中排名中,山西省以4.9%的增速垫底。2015年一季度的经济数据显示,山西经济继续下滑,GDP增速仅为2.5%,位列全国倒数第二。

“出现GDP断崖式下跌,主要因素是受资源型产品价格下滑的影响,市场需求减弱。同时,还有工业疲软等一系列问题。”山西省常务副省长高建民说。

谭克检也认为,反腐不是影响经济的原因。山西省是资源型经济,煤炭价格等受市场影响较大。“反腐只会有利于肃清阻碍经济发展的障碍,让市场更加规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