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向暖


       

1
晚上散步的时候走过小区前面的广场,总会看到一群热烈舞动着的大妈大姐,而最吸引我注意的,是站在队伍最后面的一个女人。她隔三差五才来跳一次,每次都站在队伍的最后,她动作不熟练,常常跟不上节奏,有的时候甚至跳得有些笨拙,但是她并不介意,自在地舞动着,还时不时地回头,冲着坐在不远处的一辆电动三轮车上的男孩微笑,而那个男孩,也冲着她扬起了嘴角。

后来我白天也常遇到这个女人,她长相普通,穿着平凡,总是骑着一辆电动三轮车,三轮车上坐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听我家楼下的一位阿姨说,这个女人搬到我们小区有一段时间了,小男孩是她的儿子,因为脑瘫,不能走路。“有这么个儿子,她可真不容易。”阿姨叹道。

后来有一天,我下班很晚,走过小区前面广场的时候,忽然下起雨来。雨来得又大又猛,跳舞的人群瞬间解散。我看到那个女人急忙奔到三轮车边,用力的去支上面的防雨棚,可是那防雨棚好像坏了,怎么都支不起来。她无奈之下放弃,启动车子准备走。我手里正有一把伞,急忙走过去遮在男孩头上,女人回过头,感激地冲我笑了。

那晚我把她们护送到楼下,女人感激地问我要不要去家里坐坐,说她家就住在一楼,我摇头拒绝了。她把车子放好,有些吃力地抱起男孩,又跟我道谢,还跟我说:“我开淘宝店卖T恤,你要是需要体恤衫什么的,来找我。”

后来经常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我跟女人熟悉起来,知道她叫顾霞,我就喊她“霞姐”。

2
我有个朋友想买一批白T恤,我于是带她去了霞姐的实体店。霞姐的小店离我们小区很近,店面不大,里面被货物装得满满的。她正忙着装包裹,看到我们进来擦擦额上的汗,热情地招呼我们。朋友看了她店里的白T恤,觉得质量还不错,当场决定购买。霞姐因为顾客是我的朋友,非要以比促销价还低的价格给她,连我朋友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说做生意不容易,让霞姐不用太讲人情。可是霞姐笑着说:“有时候,人情大过生意的。再说,我没有赔钱呀,说不定还赚到了老主顾。”她的笑容温厚真诚,让一张平凡的脸显得格外生动。

我们聊着的时候,霞姐的电话就一直不停地响,桌子上的电脑那边,购买者也在不停地召唤,她真是忙得不可开交。我说:“你一个人忙得过来吗?”她笑笑:“雇人开销大,我应付得过来。”“孩子这会儿在家吗?他爸带着呢?”我想起了那个坐在三轮车上的小男孩。“我离婚了。我妈这会儿帮我带着孩子呢,一会儿不忙了,我就回去看看。”她边忙边平静地说。我因为自己刚才的问话心里涌起了歉意,她却并不在乎,还在卖力地收拾她的货物。

渐渐地,我和霞姐成了朋友,知道了她的诸多不易。

霞姐的儿子生下来不久就发现脑瘫,她的丈夫一直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在孩子三岁的时候,跟霞姐离了婚。霞姐在年迈母亲的帮助下带大孩子。为了方便照顾孩子,她辞去了在机关部门的工作,开了一家服装店,起初生意不好,她就顺应形势,边开着实体店边经营淘宝店,因为严把进货关又讲信用,小店生意越来越好,但是因为舍不得雇人,工作强度太大,她常常累得腰酸背痛,夜里腿抽筋抽出一身冷汗。这些年,她除了忙生意,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孩子身上,她带着孩子寻医问药,找各种名医,做各种康复训练,孩子在日复一日的训练中,上肢逐渐灵活,有了一定的自理能力,但是腿一直不能走路。

我去过霞姐的家,她家里最引人注目的是各种帮助孩子做康复训练的器械,有些是买的,有些是她自己为儿子做的。她家房子不大,但是收拾得很整洁。她请我试吃她做的戚风蛋糕和蛋挞,请我看她种的君子兰和龟背竹,请我欣赏她为儿子养的鱼和乌龟,请我品评她和儿子拼插的各种复杂的模型,请我欣赏她儿子冰冰画的画儿。她带我看这些东西的时候,平静又略带欣喜。一个生活如此辛苦的女人,身上看不到哀怨,看到的是对生活的涓涓细流般流淌的爱。

3

周末,我和朋友去看电影,遇到了霞姐。她用轮椅推着儿子,在外面等着入场。周围有人投来异样的目光,她表情平静,不以为意,她儿子冰冰的表情也很自然。她对我说:“冰冰喜欢看电影,我经常带他过来。一开始觉得有些不方便,后来习惯了就好了。我也想让冰冰习惯各种环境,包括人们的好奇和不一样的目光。”

后来我知道霞姐不光经常带着冰冰看电影,还带着他去菜市场买菜,去书店看书,去野外郊游。去年夏天,她还带着冰冰坐动车去看大海。霞姐说,冰冰的腿虽然还不能走路,但是他也应该像个正常孩子一样,去看这个世界,去体验这个世界带来的各种新鲜与美好。

我愈发敬佩霞姐,一个瘦弱单薄的女人,在日复一日的艰难考验中,能做到这么淡定乐观,内心得有多么强大。有一次我忍不住问她,遇到难事儿的时候,她就从来没有心生悲凉和怨恨吗?她说:“怎么会没有?刚离婚那会儿,我几乎得了抑郁症。我觉得老天对我太不公平了,给了我一个有缺陷的儿子,还给了我一个不负责任的丈夫。那时候我天天以泪洗面,吃不下睡不着,觉得活着没意思。可是我哭,我的冰冰也哭,我瘦了,我的冰冰也瘦了,我消沉着,我的冰冰就病了,感冒呕吐、高烧不退,我急坏了,就没工夫沉浸在自己的苦恼里了。冰冰那场病来势汹汹,好的却很慢,后来他终于好了,我忽然就有了一种感恩的心情。我想,只要儿子好好的,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我想我妈妈年纪大了,冰冰身体又不好,这个家就靠我了,我不能倒下,我得好好活着。后来我就忙着开店,忙着赚钱养家,忙着给冰冰治病,忙着让冰冰的生活更丰富多彩,忙起来就顾不得什么怨恨和忧愁了。”

能做到不忧愁不怨恨,真的不容易,这是历经生活的打磨之后才有的淡然平静,我对霞姐说:“你挺了不起的。”

霞姐笑着对我说:“这没什么了不起,我只是想通了,我觉得既然老天爷给我们娘俩做了这样的安排,我们就得接住,然后一天天好好过。不管遇到什么坎儿,怨恨没用,忧愁也于事无补。愁眉苦脸也是一天,眉开眼笑也是一天,为什么不开心一点呢。我希望冰冰是个乐观的孩子,那我就要做个乐观的妈妈。慢慢的,我发现开开心心活着,真的就会有好事儿发生。我的店生意越来越好了,冰冰的上肢也越来越灵活了,他心智健全、爱笑、喜欢画画,虽然他现在还不能走路,但是我觉得坚持做康复训练,没准哪天就能走了。我现在正在给冰冰联系学校,冰冰虽然不能走路,但是很多事都能自理的,我希望他像其他的孩子一样去上学。”

我看看旁边的冰冰,他正在神情专注地画画,手指非常灵活,这都是霞姐一直帮他训练的结果。霞姐的目光也投向儿子,带着欣赏和宠爱。

“冰冰的爸爸现在怎么样了?”我想起了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

“他再婚了,生了个女儿,是个健康的孩子。”她平静的说,语气里真的没有一丁点儿怨恨了。

“霞姐,你也该再找个人一起生活。”我觉得这么好的女人,应该有个负责任的男人来爱她。

她笑道:“嗯,我现在对成家也不抵触。可是我这个情况,一般的男人一看就吓退了。我得等,等缘分,等哪天老天爷分配给我一个能抗住事儿的男人。”

是呀,她是一个扛得住事儿的女人,也只有扛得住事儿的男人才配得上她。“希望这个人早点出现。”我说。

4
昨天,接到霞姐的电话,她开心地说:“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喜讯,我给冰冰联系到学校了,冰冰可以上学了。”

“太好了!”我由衷地为她和冰冰高兴。

“今天我要带冰冰去选书包,选学习用品。”她兴奋地说。

“我跟你们一起去。”我都被她的快乐感染了。

我下楼,就看到坐在电动三轮车上的娘俩,在阳光下开心地笑着。我深深吸了口气,感觉在他们的笑容里,空气都变成了甘甜的。

生活有时赐人苦涩,但是总有人不沉浸在苦涩中,而是用一双巧手,用一颗勇敢的心,把苦涩酿造成甘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