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曾经站在凤凰卫视电视屏幕毛茸茸的黄色大LOGO旁,巧舌如簧、鬼精灵一样的,大名柯蓝的女主播,其实还有另外一个有趣的称谓:“老妖”。老妖有一张非整容型完美脸蛋,眼亮,牙白;笑起来和阳光一样,对人有治疗作用。老妖,简单人,最大嗜好,一半是睡,一半是吃——爱吃,会吃,能吃,贪吃——像小猪一样知足。

老妖的驻颜养生大法        

柯蓝不怕老。原因之一:现在正是花般年华,来不及想那些惹人没有食欲的难过事。另外的妙招,则是柯蓝是个没心没肺的率性丫头,在影视圈里起起伏伏、大风大浪,始终保持平常心。不争不抢,坐以待等。柯蓝不讲究用什么化妆品、打什么羊胎素,别人送她什么品牌就用什么;自己从不下心去买、去试。平日里出门,脸上不带一点妆容,清清淡淡,照样眼亮肤白,水水嫩嫩。实在不开心,便在家开火、外出聚餐,吃吃睡睡,自然开开心心。

柯蓝在家里开火只有两种原因——熬粥、煲汤。粥是广式白粥,咸的加干贝,可甜可咸的加白果。汤要分春夏秋冬,比如秋天多燥,煲银耳猪腱子肉南北杏木瓜汤;甜的有雪梨南北杏银耳汤。银耳是好东西,尤其对女孩子,柯蓝建议一年四季每天不缺,很简单,熬一大锅,存在冰箱里,一天一小碗。保养皮肤实在用不着燕窝,实质上,它跟银耳的成分差不多。

在香港呆了那么些年,柯蓝煲的最拿手的还数牛尾汤。秋冬天,要加炒过的番茄酱,配洋葱、西芹、卷心菜;春夏天,可以是清汤,西红柿酱就免去了。

除了熬粥、煲汤,顶多偶尔再蒸个四川腊肠。清粥淡菜就是一顿上好的养颜美餐。

和喜欢的人一起大快朵颐,对柯蓝来说,简直就是天堂。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柯蓝才想要喝酒,因为美酒要和喜欢的人一起喝。第一选择:当然是香槟,凯歌黄牌Veuve Clicquot Ponsardin。健康,可以清血、美肤。当年柯蓝在巴黎对酒庄主做访问,人家说,英国的皇妈妈一辈子只喝这一种酒。葡萄酒要加州的“木桥”,顺口,顺喉。另外,柯蓝还钟情国货——“长城”,不过年份一定得是1994年的。如果吃柯蓝最爱的大闸蟹,她一定会亲自加艾草一起蒸熟,配上上海的老酒。艾草是用来祛毒的,上海老黄酒,得就着姜丝温着喝,养胃祛湿毒。

       

  好吃,打耳光都不松口        

幼年在北京,6岁随做文艺工作的父母搬去上海,初中去加拿大读书,之间回过上海,后去香港读书,中间又返回香港,总之,绕来绕去,用柯蓝的话说,“走南闯北那么多年,居无定所,很可怜。”实际上,这些经历也是相当受用,边走边尝的便利太早培养了她对美食终生不渝的痴爱和大肚包容的肠胃——没有她不能接受的菜系,什么中的,西的,南的,北的,全上。柯蓝的嘴是老鹰嘴,刁得很,宁缺勿滥,好吃的,拼命吃,打耳光都不松口;不好吃的,一口不吃,坚决不吃,饿死也不吃。

柯蓝对餐馆的要求不仅仅是味道,更重要的是服务和真诚。柯蓝不吃味精,有一次,老妖照例让服务生嘱咐厨师,不要放味精。可是,那厨师就偏不信有人能吃出味精来,于是,照放不误。被老妖精明的舌头第一口就辨了出来,立马找厨师算账,大吵一场后,厨师终于承认放了。

在北京,老妖最常去的还是她家“泉儿”(任泉)的“蜀地传说”。除了熟人熟面可以叨家常之外,柯蓝钟情的是可以吃上一碗平平常常的玉米南瓜粥、配一盘酸辣土豆丝。玉米南瓜粥,清清淡淡、平平凡凡;酸辣土豆丝也不过就是土豆丝和红辣椒。

柯蓝说,把最普通的菜做好吃,我就感恩戴德了。

柯蓝只想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大红大紫?做“头牌”?这些她根本不想,她只想多吃一点好吃的,但不一定是最贵的;脸上可以有一些皱纹,但是最好比别人少一点。所以,不是柯蓝没有烦恼,而是她有本事让烦恼不会变成皱纹。这本事没啥光荣,可也绝非人人都能做到:没心没肺,能吃能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