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大力推动右倾化政治发展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去年底参拜了供奉着14个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而在新年致辞中声称要掀起一场 “夺回‘大日本‘的战斗”,在观看军国主义影片《永远的0》时居然声称深受感动,还准备到南太平洋诸岛国“追悼战死者”。安倍倒行逆施的行为遭到了中国、韩国和国际社会正义声音的强烈谴责。但令人感慨的是,东南亚国家对这种挑战人类道德底线和企图破坏二战后建立的公理和秩序的行为,几乎集体失声,噤若寒蝉。难道东南亚国家和人民对过去日本军国主义在东南亚犯下的罪行如此健忘?

历史告诉我们,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军国主义打着建立“大东亚共荣圈”的旗号,在中国大陆、朝鲜半岛烧杀抢掠的同时,也将其侵略扩张的魔爪伸向东南亚,并犯下了累累罪行。

1941年12月8日日本发动珍珠港偷袭的当天,亦在东南亚发动对马来西亚的进攻,并很快占领了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日本占领军因当地华人曾支持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而对他们进行了残酷的报复,对马新华人进行了所谓“肃清行动”的大屠杀,据战争刚结束时随军记者的统计,有五万多新加坡当地人被屠杀。今天我们可以看到当地人修建的日本占领时期死难者纪念碑。

菲律宾是日本侵略暴行的重灾区。1942年初日军占领菲律宾后,约有7万人成为战俘,在惨烈的“巴丹死亡行军”中,一路上因饥渴而死或者遭到日军处死的战俘超过1万人。抵达战俘营之后的两个月内,又有2.6万名战俘被日军虐待致死。1945年2月,美军围攻马尼拉市,日军在撤退过程中进行了疯狂的破坏和屠杀,大约有四分之三的建筑被毁,近十万菲律宾人遭到杀戮。最骇人听闻的是,在圣保罗大学一次杀害994名菲律宾儿童,在巴石河南岸避难所将3000名难民活活烧死。

二战中东南亚国家因日本侵略而被害的人数惊人。据不完全统计,印度尼西亚约400万人被杀,越南200余万,菲律宾111万,缅甸30余万,新加坡也有15万……整个近代史上,我们找不到有哪一支军队这样广泛地制造和参与对平民的大屠杀。

恶有恶报。一些罪行累累的日本侵略者战后在东南亚得到了应有的惩处。1946年日本在东南亚的军事统帅山下奉文被马尼拉特别军事法庭处以死刑;马来亚战俘收容所司令官、参与新加坡大屠杀的福莱中将在樟宜海滩被枪决;1947年,7名参与新加坡大屠杀的日本战犯受审,河村三郎中将和大石正行中佐两名战犯被处绞刑,西村琢磨中将、大西觉少佐等5名战犯被判无期徒刑。令人痛心的是,这些罪大恶极的恶魔的名字却被供奉在日本东京的靖国神社中。战后东南亚国家也对日本侵略所造成的损害提出赔偿要求,但仅获得数目微小的补偿,而日本政府一直拒绝对其暴行表示道歉。多年来,东南亚不少国家政府和民间人士,曾对日本政府歪曲历史的行为给予了不同程度的谴责和批评。

不过,东南亚国家在二战期间除了泰国之外,都是西方国家的殖民地,日本侵略暴行在当地激起的民族情绪不像中国和韩国那样强烈,战后它们又在经济上受惠于日本的援助。最近日本首相安倍为了拉拢东南亚国家抗衡中国,遍访了东南亚十国,还在东京召开了日本与东盟的特别首脑会议。日本不惜大把撒钱,承诺给东南亚各国以巨额经济援助,还试图在南中国海问题上挑唆声索国与中国对抗。

日本以为在重金利诱之下,可以堵住东南亚国家之口,不会对其倒行逆施的行为作出批评。这是把曾经被日本欺凌的东南亚人民视为健忘历史、没有正义、不讲公道的人民。这分明是对东南亚国家和人民的一种蔑视和侮辱。历史无法抹去,道义自在人心。东南亚国家和人民应该是有尊严有骨气的,对日本首相安倍参拜靖国神社及其一系列违背国际道德和挑战公理正义的危险行为,必定会以自己的方式做出判断和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