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從9樓摔下來,那是要命的。”接報後處警的民警葉警官說,他們到現場時,120已經把孩子接走了,“我聽到周圍人說,小孩應該還行,當時我就納悶了。那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孩子獨自在家,翻陽台墜樓……            

昨天下午,揚子晚報記者聯繫上了小孩的媽媽鄧女士,了解發生在上個月下旬的一個晚上的驚險一幕。孩子叫陽陽,家住9樓,今年五歲。當天下午,陽陽的父母都在上班,陽陽跟爺爺在家。下午6點多,爺爺想下樓倒垃圾,當時,陽陽正在看電視,不想跟爺爺一起下樓。

爺爺下樓後一會兒,恰好電視節目也進入了廣告階段,陽陽便想找爺爺。由於家中的大門被反鎖了,陽陽便想從窗戶走。陽陽先去了廚房,但是從廚房窗戶好像出不去,所以陽陽便又想到了陽台。陽陽家的陽台沒封,欄杆部分高約一米,陽陽特地搬來了小板凳墊腳。隨後,陽陽便踩著板凳爬上了陽台,接著便從陽台翻了下去。

陽陽家所在的居民樓正下方是個約半米寬的水泥溝,水泥溝旁邊是綠化帶。恰巧的是,陽陽掉落陽台的時候,底樓綠化帶上正好有人託了一把陽陽,跌落在綠化帶上。

       

誰救的人,怎麼救的?            

“托舉哥”是誰?周圍的群眾都表示沒有太在意,只知道也是這棟樓裡的。民警們逐樓尋找。到八樓,一戶人家門開著,民警問起,女主人說:“好像是我老公。”說話間,男主人出來了:“是我接的,但沒接住。”

鄰家叔叔回憶:孩子從我右手上滑落        

“托舉哥”名叫周小成,就住陽陽家樓下。周小成昨天告訴揚子晚報記者,那天6點不到,剛下班的他帶著兩歲半的兒子下樓散步。一樓住戶家的小朋友在陽台把周小成家兒子喊過去。“因為那個陽台底下有個水泥溝,我怕兒子一個人過去不太安全,所以就跟進了綠化帶。”一分鐘左右,突然聽到樓上有孩子的哭叫聲,周小成抬頭往上看,“孩子還在喊爺爺,我一看,孩子已經在下落了”。

周小成沒來得及多想,右移一步對著下墜的陽陽伸出雙手。“那個下落的速度太快了,我沒接住,孩子從我的右手上滑到了綠化帶。”

陽陽墜地後,周小成已經嚇愣了,“小孩是左側身體著地,其他的我都不太記得了。”

由於右手受到衝擊,瞬間麻木了,周小成用左手掏出手機並撥打了120。

周小成說:“他們走了之後,我才反應過來,我兒子站在旁邊大哭。”

英雄叔叔右手肌肉拉傷10天後還不利索            

葉警官告訴揚子晚報記者,當時在周小成家,周小成還說這是小事,不需要去醫院。在民警勸說下,周小成還是去醫院拍片,醫生診斷其右手肌肉拉傷。葉警官說:“雖然他說是小事,但是過了10天後,我看他的手臂還是不太利索。”

救人叔叔相當於接住480公斤的重量        

南京理工大學畢業的一位物理系高材生東東解讀了陽陽墜樓的衝擊力:陽陽體重20公斤左右,9層樓的高度為28米,孩子從9樓墜地前的速度大約是24米/秒;假設周小成伸手去接的時候是0.1秒鐘。托住陽陽瞬間產生的平均作用力(20×24)/0.1=4800牛頓。這意味著,周小成瞬間接住了480公斤的重量!周小成托住陽陽後脫手的過程其實起到緩衝的作用,讓兩人受到的傷害都減輕了不少。

       

墜樓男孩腿部傷勢較重並無生命危險            

醫生診斷,陽陽頭部顱骨骨折和左腿受傷嚴重,需住院治療。經過幾日治療,陽陽頭部的傷已無大礙,但是腿部的傷需要動兩次手術。“現在第一次手術已經做了,很成功。”若手術都能順利進行,陽陽不久便可出院回家。

兒童彈性骨骼也緩解了暴力衝擊        

蘇州大學附屬兒童醫院骨科郭志雄說:“這孩子命真的大。”陽陽著地的是身體左側,而不是頭部等要害部位,大大降低了傷害程度。其次,郭志雄介紹,成人骨骼是206塊,嬰兒骨骼是300塊,很多不規則的小骨沒有完全長合,很好地保護了孩子的內臟。所以,小孩從高處跌落比成人生存的機率更大。而且兒童骨骼偏軟,彈性大,不太容易發生脆性骨折,大大加強了孩子對暴力的緩衝機制。

兩家對話            

陽陽病情穩定後,鄧女士通過民警找到了孩子的救命恩人。

“感謝你,給了我家寶寶第二次生命。”

“真的很平常的事,我也是個父親。”

葉警官說:“我們也曾告訴他,準備幫他申報見義勇為的稱號,但是他對此非常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