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 (1).jpg

  朝時有一個著名的“三車和尚”,當年玄奘大師去西域取經途中,路過一深山老林,見一茅屋紫氣繚繞,料有異人在內。進去一看,有一老僧在入定,頭上、身上都長滿了野草。玄奘大師伸手摸了摸他胸口,尚有微溫,便用引磬使他出了定。老僧睜開眼,茫茫然問:你是誰啊?玄奘大師說:小僧玄奘,你老在此入定多久了?老僧眯眼想了想說:是某某年間在此結廬入定,是等紅佛[釋迦牟尼]來度他。玄奘大師掐指一算,已千年有餘,便對他說:釋迦佛已經涅磐了。老僧答:那就等白佛[彌勒菩薩]出世,我跟他去弘法。玄奘想了想說:彌勒佛出世還須四十六億七千萬年,恐你又錯過時機。這樣吧,不如你現在轉世投胎,等我從天竺取經歸來,我們一起弘法利生,造福於民,如何?老僧點頭說:這樣也好。當下便按照玄奘大師的指點,去皇宮投胎做皇太子,等待玄奘大師的歸來。


  十九年後,玄奘大師歷盡千辛萬苦,跋涉五萬里,從西域取經歸來。他不忘前約,到皇帝那裡去尋找轉世的老僧。當時的皇帝是唐太宗,他很驚訝,對玄奘說:我沒有十九歲的皇太子啊!後來一查,老僧投胎投錯了地方,投到了當朝大臣尉遲恭的家中。於是傳詔下去,將那個青年宣來,令其隨玄奘出家。其時老僧因投胎隔世之迷,前世的事情哪裡還記得!他已經習慣了紙醉金迷的生活,堅決不同意出家。皇帝大怒:不出家就賜死!那青年沒辦法,只好同意,但提出條件,必須隨行三個馬車:一車載金銀元寶,一車載酒,一車載美女。玄奘大師心中有數,點頭默許。


  於是,一個熱鬧有趣的場面出現了:一個英俊的青年騎著高頭大馬,後面轟轟隆隆跟著三輛大馬車,財寶醇酒加美女,好不招搖壯觀!街上圍觀的百姓人山人海,“三車和尚”的“美名”一時傳遍了大街小巷,在歷史上留下了千古笑談!


  當時車隊行至設壇剃度的寺廟,一聲洪亮的鐘聲傳來,驀然驚醒了老僧阿賴耶識中沉睡的記憶。他畢竟刻苦修煉多生多世,佛心未泯,晨鐘暮鼓的靈性一觸即發。他當即翻身落馬,痛苦懺悔,從此虔心重皈佛門,發奮修行,成為玄奘大師的座下大弟子,法號窺基,後來終成一代高僧。

640 (2).jpg

  窺基大師因為根基深厚,修行刻苦,後來成就很高,證得菩薩果位。有一次,他到終南山拜訪律宗著名高僧道宣律師。道宣律師因為持戒甚嚴,功德很大,感動天人供養,每天中午都有天人天女下來送飯。但奇怪的是,窺基來得那天,一直等到下午,也沒見天人下來。道宣很納悶,只好和窺基兩人餓肚子。


  到了晚上,道宣律師整夜打坐,夜不倒褡。窺基大師卻倒頭便睡,並且睡相不佳,還打呼嚕,鼾聲如雷。第二天,道宣律師說他:出家人的規矩,不打坐也該吉祥臥,你又打呼嚕又翻身,又伸胳膊又撩腿,吵的一夜不清閒。


  誰料窺基說:你不清閒?我才一夜沒睡好!你腰裡那個蝨子,就咬你一口,你就想捏死它,後來想想不能殺生,你就把它扔到地上。手也太重了,跌斷了它一條腿,所以它“哎喲,哎喲”叫了一夜,吵死我了!


  道宣律師一聽之下,瞠目結舌。心想:他在睡夢中把我的動作、思維都看得清清楚楚,這是何等功力,何等境界!不禁大生慚愧,默然不語。等窺基大師一走,中午天人又來送飯。道宣問:為何昨天中午不來?害得我和客人餓肚子。天人大呼冤枉說:我昨天中午是來了,可是整個山頂祥雲籠罩,金剛護法佈滿空中,一定有大菩薩在此,我們欲界天的小天人哪裡進得來啊!道宣再次愕然,方知窺基大師的功德成就不同凡響。


  經中有云:一人成佛七祖升天。以種種方便善巧,度人出家修行。無量功德,善莫大焉。若沒有太宗皇帝的不出家就處死的脅迫,一代高僧的結果就很難說會是怎樣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