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Michael Lewis


Michael Lewis(生於1960年10月15日)


是美國非小說類圖書作家和財經記者。


他的暢銷書包括


《大賣空:預見史上最大金融浩劫之投資英雄傳》、


《老千騙局》、《以新致富的矽谷文化》、


《魔球:逆境中制勝的智慧》、


《攻其不備:麥克歐爾躍升足球巨星的故事》、


《恐慌》等。


他於2009年起擔任《浮華世界》雜誌特約編輯。


 


成功需要努力更需要運氣,


Michael Lewis告訴你


如何回饋你所獲得的運氣!


 Michael Lewis為2012年普林斯頓大學畢業生演講


       


以下翻譯:


 


我從不曾上來這裡。(笑聲)


 


謝謝Tilghman校長、校董會委員和各位來賓;


謝謝2012年畢業生家長,無論你們坐在哪裡。


2012年畢業生,你們何不給自己一陣熱烈的掌聲?


(歡呼聲)(掌聲)。


很好(掌聲)。


下次當你在一所教堂裡,看見大家都穿著一身黑衣時,


這麼做就很尷尬了(笑聲)。


好好享受這一刻吧!


 


三十年後,莫名成為了富翁和名人


三十年前,我坐在你們所坐的位置,


我肯定也聽過某位前輩分享他的人生經歷,


但我連一個字也記不得了,甚至連演講者是誰都想不起,


你們以後大概也不會記得。


唯一令我記憶猶新的是畢業這個事實。


大家都說我應該感到興奮或如釋重負,


因為終於能離開學校。或許你們都有這種感覺,


但我沒有。


當時我十分憤怒。我來到這裡,


給了學校我人生中最美好的四年,


我得到的回報卻是如此-被踢出校門。


在那個時刻,我肯定的只有一件事:


我對校外的世界來說沒什麼經濟價值。


我主修藝術史,即使在當時,這也被視為瘋狂的行徑(笑聲)。


我幾乎可以肯定,我對就業的準備比你們差多了。        


然而,不知怎麼的,我竟成了富翁和名人(笑聲)(掌聲)。        


算是吧!(笑聲)我想簡要說明這是怎麼回事,


因為我希望在你們踏出校門、展開自己的事業之前,


能明白職業生涯是多麼令人難以捉摸。


 


你千萬別靠寫作吃飯


我從普林斯頓大學畢業時,


不曾在任何刊物上發表過一個字;


我不曾為《the Prince》或任何人寫過文章。


但在普林斯頓研讀藝術史期間,我頭一次興起對文學的雄心,


這發生在我撰寫畢業論文時。


我的指導教授William Childs是一位才華洋溢的人,


我的畢業論文內容是試著解釋義大利雕刻家Donatello如何


借鑒了希臘和羅馬的雕塑風格。


其實這跟今天的主題完全無關,


但我一直想提這件事(笑聲)。


天知道Childs教授對這個主題有何看法,


但他的指導令我全心投入。


事實上,不僅是投入,簡直是癡迷。


當我交出論文那一刻,


突然領悟到自己這輩子想做什麼-我想寫論文(笑聲)。        


或者,換句話說,寫書。        


然後我參加了論文口試,地點離這裡不遠,


就在McCormick Hall藝術博物館。


我期待聽見Childs教授稱讚我的論文寫得多棒,


但他沒有(笑聲)。


因此,大約45分鐘後,我忍不住問他,


「那麼,你覺得我寫得如何?」


 


「這麼說吧,」他說,「千萬別靠寫作吃飯。」(笑聲)


 於是我打消念頭-也不盡然;


我做了所有大學畢業後不知該做什麼的人所做的事-唸研究所。


 


華爾街的機遇,數十萬美元的薪水


我每晚孜孜不倦地寫作,但沒什麼進展,


主要是因為我根本不知道該寫什麼。


某天晚上,我受邀參加一場晚宴,


正好坐在某位華爾街投資銀行大亨的夫人身旁。


她算是向她丈夫拗了一份工作給我。


當時我對所羅門兄弟公司一無所知,


但所羅門兄弟公司碰巧處於華爾街轉型的前線,


轉變成如今大家所熟知及熱愛的華爾街(笑聲)。


當我進入那家公司時,


幾乎是隨機地被分派到得以觀察那場瘋狂轉型的最佳位置。


公司將我培養成金融衍生產品專家。


一年半後,所羅門兄弟公司付我數十萬美元薪水,


擔任為專業投資者提供金融衍生產品諮詢的職務。


現在我有題材可寫了-所羅門兄弟公司。


華爾街已瘋狂到支付剛從普林斯頓大學畢業、


對金錢毫無概念的小毛頭高薪,讓他們假裝是金融專家。


我就這麼誤打誤撞地找到下一篇論文題材。


 


放棄高薪,投入寫作


我打電話給父親,


告訴他我打算辭掉這份或許能讓我賺上數百萬美元的工作        


,來寫一本只有四萬美元預付款的書。        


電話另一頭沉默了許久。


「你或許該好好考慮一下,」他說。(笑聲)


 


「為什麼?」我問道。


 「你可以先在所羅門兄弟公司打拼十年,


 賺一筆錢,然後再寫書。」他說。


 


但我根本不需要考慮,我知道對知識的熱情是什麼感覺,


因為我曾經在這裡-普林斯頓感受過,


我希望能再次擁有這種感受。


當時我26歲,如果我真的等到36歲,        


就不可能完成這個夢想了。        


我會忘了那種感覺,我會覺得太冒險。


 


       



老千騙局賣座,天生的作家?!


我寫的這本書叫《老千騙局》,賣了100萬冊。


當時我28歲,擁有一份事業、一點名氣、一小筆財富


和嶄新的人生道路。


突然間,所有人都說我是天生的作家(笑聲)。


實在荒謬透頂(笑聲)。


即使連我都看得出還有另一個更實在的解釋,


那就是運氣。剛好遇上以下情況的機率有多少?        


在那場晚宴中,正好坐在所羅門兄弟大亨夫人身旁;


進入華爾街最棒的投資公司,因此撰寫了一本描繪當代的故事;


正好處於觀察這個轉型的最有利位置;


正好擁有這樣的父母,沒和我斷絕關係,


只是嘆口氣說,「如果你堅持的話,就去做吧!」


正好遇上激發我「非做不可」那份熱情的普林斯頓藝術史教授;


最初有幸能進入普林斯頓就讀。


 


成功固然是需要努力,但也需要運氣!


這不是什麼假謙虛,而是有道理的假謙虛(笑聲)。


我的例子顯示了世人對成功的一貫看法。


人們確實不喜歡將成功歸因於運氣的說法,


特別是成功人士。


當他們隨著年齡增長,逐步邁向成功時,


會認為自己的成功是理所當然,


他們不願承認運氣在他們生命中扮演的角色。


這是有原因的;因為這個世界也不願承認這一點。


事實上,我寫了一本探討這一點的書,書名叫《魔球》。


表面上是寫棒球的故事,但事實上卻蘊含更深的意義。


 


職棒界中有貧窮和富有的球隊,        


他們花在球員身上的錢簡直是天壤之別。


我寫這本書時,職棒界最富有的球隊是紐約洋基隊,


當時它花在25名球員身上的錢大約是1.2億美元;


最窮的球隊是奧克蘭運動家隊,花費大約是3000萬美元。


然而,奧克蘭隊贏球的場次卻比洋基隊多,或和它差不多;


也比其他較富有的球隊多。這應該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理論上來說,富有的球隊應該能買到最佳球員,成為常勝軍。


但奧克蘭隊發現一個別隊不曾發現的秘密:


富有的球隊並不真的瞭解誰是最佳球員;


球員的潛力被錯估了。


他們被錯估的最大原因是,        


專家們對運氣在贏球中扮演的角色並未給予足夠的重視。        


球員們獲得的讚賞與其他球員的表現息息相關:


投手的身價取決於勝投場次;打擊者的身價取決於上壘率。


球員們因某些完全不在他們掌控中的情況而受到褒貶,


例如被擊中的球剛好落在場中哪個位置。


 


被大眾所忽略的運氣因素


先不提棒球和運動。某些年薪數百萬的人,


他們做的工作跟同行長久以來所做的完全一樣。


在數百萬人眼中,他們每一位都認為自己是眼光精準的專家,


他們在工作中所做的每一個決定都有統計數據支持,


但依然會發生錯估的情形,


因為這廣大的世界忽略了運氣因素。


所以我認為你們應該質疑,


如果身價數百萬的職業球員都可能被錯估,


還有誰不會讓人看走眼?


如果菁英主義至上的職業體壇都無法分辨運氣和實力因素,


還有誰能分辨?


 


《魔球》這個故事具有實用意義:


如果你使用更恰當的數據,就能得到更準確的估計值;


市場上總是有缺陷可以利用等等。


但對我來說,


它還蘊含一個更廣義、但不是那麼實用的訊息:


不要被人生的成就所矇騙。


人生的成就,雖然並非完全隨機,


卻蘊含大量的運氣成份。


最重要的是,你必須意識到,若你獲得成功,        


必定也受到幸運之神的眷顧。        


伴隨運氣而來的是義務。你有所虧欠,        


不僅是對你所信仰的神,


也對那些運氣不佳的人有所虧欠。


我提出這一點的原因是,就跟這場演講一樣,


這是某種你很容易就遺忘的道理。


 


       



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


我目前住在加州柏克萊。


幾年前,在離我家幾個街區的地點,


兩位加大心理系研究人員進行了一個實驗。


他們找了一些像你們這樣的學生當做實驗對象,


他們將學生按性別分組,每組三位男生或三位女生,


然後將這些小組帶入一個房間,


隨機指定其中一位擔任組長,


讓他們處理一些複雜的道德問題。


例如該如何處理作弊行為,


或如何管控校園飲酒問題。


當他們開始處理問題30分鐘後,


研究人員會打斷各組的討論,


拿著一碟餅乾進入房間。


四塊餅乾。小組裡有三位成員,餅乾卻有四塊。


顯然每位成員都能分到一塊餅乾,


但剩下第四塊餅乾留在盤中。


這本來應該是個尷尬的情況,但卻非如此;


結果展現了令人難以置信的一致性:


那個被隨機指派為組長的人拿起第四塊餅乾,


然後吃了它。不但吃了它,


還吃得津津有味、咂咂作響、狼吞虎嚥、口水直流。


最後,那塊多出來的餅乾只剩下組長衣服上的碎屑。


這位組長並沒有什麼特殊貢獻,也沒什麼過人之處,


他只是30分鐘前被隨機選派的。


他的地位只是僥倖得來,        


但他仍覺得第四塊餅乾應該屬於他。        


 


這個實驗有助於解釋華爾街年終獎金


和總裁高薪的現象;


我確信也能解釋許多人類行為。


這是人們沒意識到自己的幸運時所做出的行為,


但這也和你們-普林斯頓畢業生有關。


因為以某種程度來說,你們已被任命為領導者。


你們的任命或許並非完全隨機,


但現在你們必定已意識到其中的隨機成分。


你們是少數幸運兒:有幸能擁有這樣的父母;


有幸能生在這樣的國家;


有幸存在普林斯頓這樣的地方,


使幸運者共聚一堂,並將他們介紹給其他幸運者,


增加他們獲得更多好運的機會(笑聲);


有幸能生活在歷史上最富裕的社會,


身在一個沒有人會期待你為任何事犧牲個人利益的時代。        


 


你們都曾經有機會獲得那塊多出來的餅乾,


你們將來還會遇上更多機會。


有一天你會發現,


你很容易就會認為那塊多出來的餅乾是你應得的。        


就我所知,


你們或許確實有資格獲得那塊多出來的餅乾,


但你會更快樂、感到人生更加美好,


如果你至少假裝那不是你應得的(笑聲)。


 


所以,請銘記在心:為國奉獻,為世界奉獻。



 


 


為了你的好運,開始學會回饋吧~



延伸閱讀


20歲後你應該要懂的15件事!只有自己先愛了自己才值得被疼愛!        


女孩受不了男友的抱怨,決定去韓國整容,動手術前,院長給了她一個提議...        


一位13歲 國一女孩寫給媽媽的十四條建議,觸動了無數家長!        


每天只問孩子 4 句話,改變 孩子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