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千年,舞蝶》
           

 文:飞花逝梦            

古韵吴歌,一梦千年。万丈红尘似锦,朵朵芙蓉似面。 倏尔,轻寒酝透,是一种怎样的清隽,把人一双瘦眼拽入了雨霖霖的斜街小巷 。
           


       


       


       

梦中江南,青石逶迤。虚遥几度花开,荼蘼于烟霞彼岸。烟雨江南,是一帧永不退色的水墨画,在它翰墨飘香的格律里。        


       

       


       

不知醉了多少人的心,迷了多少人的眼。拢住了多少人的期待,翩跹了多少人的梦,而这一 梦,便是千年。
       


       

       


       

水湄天涯,一绢白纸黑字,悠悠地,把我带入了前尘旧梦里。梦中伊人,踏着青石路从亘古中走来。那柄飘忽于细雨中的油纸伞。 一路摇曳,它摇曳出诗人不朽的情怀。一抹淡淡的清愁,在画匠的勾勒下成阕。一泓秋水,漫在眸子里潋滟。        


       


       


       

细格窗下,独倚窗棂,在落花的季节里,抖落一身繁华,素馨的衣袂上,浸染着梧桐夜雨的青鲜与苦咸。        


       


       


       

夜,略展素笺,皓腕轻转,倾刻落墨成谶。天边斜月,筱然成洞箫水调的幽咽。古渡,一楫小舟,泊于烟雨濛濛的渡口。点点繁星,载不动乱雨飞寒的舟艋。西风驿马,浸染了青丝若雪的神话。
       


       


       


       

夜,韵光低垂,阑边轻曲,暗将晓梦惊回。煮一壶酒,对饮成歌,红萼滩头,花落秋如醉,花开人正欢。
       


       


       


       

一阕旧词,梦里千回,一缕暗香,慢把往事细碾。西子湖畔,栩栩弱柳香如故。渺渺天迹,山色空濛春满园。        


       


       


       

空濛山色,谁,执了一壶醉了轮回的酒,无悔的奔行在,回眸凝望初遇的路上。风起云落时,飞花漫舞,顾盼的瞬间,相遇成缘。拈朵微笑的花,揉进感恩的心,飘撒入云,撷粒粒红豆,写我满怀的相思,在深深浅浅的记忆中,珍藏。        


       


       


       

落花满肩,一枕芬芳。舞醉的一路,看秋水长烟,一管竹笛,几曲清音,和着缠绵的音符,在迷失的沿途,听草长莺飞。        


       


       


       

千年一梦的旋律,唱皱了春水,唱红了枫,唱暖了冬日如画的梦。那年春,那年花,那年花下人……
       


       


       


       

谁将春天种入梦中?谁把相思画进斜阳?谁又不动声色惊醒我的梦?绿荫底下,那是谁走过时投下的背影?点点星辰 袅袅婷婷的记忆,竟惹得蝶泪如花。如果微笑是为了掩饰流泪,那落泪又为了掩饰谁给的伤悲。        


       


       


       

寻遍千山万水,才找到一个重叠的梦,难寻天涯的孤影,也不见孤独的乱舞。拂去一路风尘,抖落一世的繁华,我只怕来不及,来不及赴那,前世今生的约。        


       

       


       

晨曦,日暮,我在风中的花间醉舞。纷飞的花瓣,暗藏着我的呼唤,在你来时的方向,摇曳探望,在你必经的路边,悄悄怒放我最美的笑颜。你如约的脚步,早已动我心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