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成功岭(台湾)服役一年半           刚移编过去的时候

那边的营区是个空城,我不知道原本的单位已经离开多久了          反正要什么那边没什么,很惨,做什么都很克难

   所以成功岭的过去我们都不知道

到那边的时候我还是菜菜的二兵

虽然很菜,但是跟学长关系还不错(算有观念了)

所以学长们遇到什么怪事,我大概都可以听到

我听到的大概说一下,因为我觉得我亲眼看到的比较可怕

  刚到成功岭的时候,因为东西都还没整理好,所以全营都睡在一个很大的通铺中,

 刚到没多久,营区有的地方甚至连电都没有,所以整个营区晚上看起来很诡异,

  QQ截图20150603185735.jpg

  晚上睡觉的时候,寝室传来哭声,声音是像女孩子

 我们排副跟学长甲(他们睡在一起),想说是哪个菜逼晚上想家在偷哭

就把寝室的灯全部打开,然后找声音的来源

一个一个找但是找不到人在哭

结果学长乙因为灯全部打开,所以被吵醒了,想说起来喝水,喝完要回床上的时候

赫然看见窗外的树下蹲着一个女孩子,据他形容,那个女孩子短头发,脸看不清楚,

 穿着黑色的衣服,好像在哭的样子,他吓一个赶快跳的床上睡觉,

他之后跟我们讲,我觉得很怪,这里是营区耶,哪来的女人啊

但是过了一阵子,我们跟隔壁营的比较熟之后,有打听一下

别的营区是说,我们睡的那栋曾经是女官宿舍,也传说有女官在这边上吊过

 但是这是听说的,之后发生的事情似乎要证实这个传说

传说归传说,也是有学长太皮了被整

 有学长半夜不睡觉,跑到厕所外面讲电话,看到有女生从浴室转身进去厕所

 也有的学长爱躲,躲到库房里面睡觉,被莫名的赏巴掌….爽

 640.webp (1).jpg

甚至有学长半夜跑到中山室偷讲电话,讲到一半里面的电扇全部开始转,他吓到腿软,

 打电话叫我们去救他….爽

 而厕所,库房,中山室都是靠在一起的,于是我推论那一带还是少去比较好

 <自己有看到的>

 虽然说我自己亲身经历的,但不是目睹也不是听到那种东西

而是亲眼看到我徒弟被附身

我是没看过附身啦,顶多是灵异节目的那种,可是我觉得没我以下所说的可怕

那时候我已经快退伍了,学弟也打算跟着我学管财务的东西

话说我学弟,他长得很清秀,不高也不胖,看起来很文弱的样子

跟我学东西也学了一个月,有自己办事的能力了

所以有一天我叫他自己出去洽公办事情,他当天回来的时候,我看他怪怪的,

  问他干麻了,他说他在路上看到死亡车祸,在他面前发生,所以他说他有点被吓到,

我跟他说明天放假我带你去拜拜收惊(其实我现在很后悔,我应该马上带他去收惊)

当天晚上他就不对劲了,他开始会恍神,而且坐立不安

我超怕他会出事的,就找士官长,问士官长要怎么处理

 我们士官长找他来问了几句话之后,就叫另一位弟兄陪学弟去洗澡

   然后我们士官长偷偷跟我说,学弟被跟了,走路都垫脚尖

洗了大概20分钟吧….跟他一起去洗澡的弟兄先回来了

     t0135c6c56b6b38c13b.jpg

    我想说袜靠..怎么只有你回来..啊我学弟咧??

那位弟兄说我学弟很怪,浴室明明只有他们两个人,我学弟竟然在自言自语,

 学弟说”浴室只剩下两个人,把另一个杀掉”

   码的…我听到整个人毛起来

之后学弟回来,我问他说他在浴室说了什么,他完全不记得

 接着更怪的来了

 他开始会对没有人的地方一直笑,然后开始着全副武装

我们一群人就看他在玩什么把戏,以为他是装的

当他要带上钢盔的时候,我把他拉住,叫他去椅子上坐好

 他坐在椅子上,我拿一本杂志给他,叫他休息不要想今天发生的事情

 他说好,然后看着看着竟然哼起歌来了,声音还是女生的声音

挖咧…我想说跟我装笑耶…就叫他….结果他忽然像醒过来一样抖了一下

 然后怀疑自己怎么会穿全副武装

接着他站起来,我们士官长拿出一张符,我不懂那是什么符,但是我看到我学弟会怕那张

 符,我们士官长要学弟把符带起来,学弟很害怕一直退后,眼睛又恶狠狠的瞪着

 我们士官长……

 之后学弟想要往外面冲,我们见情况不对,五六个壮丁冲上去把他抓住,

 然后押在床上,他体型不高壮.但是超难抓的

最后我们士官长把符押在他天停盖的地方,念了不知道什么,只见学弟喊了一声

“你给我记住”之后身体就整个摊掉了,这还蛮神奇的,我想说如果是一般精神疾病

    会这么害怕护身符的东西吗???

     事情完了吗??还没喔……

他过了一会忽然跟我们要烟,我们想说好啊,给他一支烟还帮他点火

他开始抽烟了,越看越不对劲,他抽烟的姿势怪怪的,像个娘们似的        靠….结果他好像又被附身了…因为我们研判他的眼神跟以前不一样

  变得很锐利…..

我们士官长问了他一堆问题,他都不回答,一直冷笑…然后用恐怖锐利的眼神盯着

在场所有的人(当时声音很大,很多弟兄都在旁边看,但是他的眼神我不会形容,

一般人大概很难弄得出来),最后没办法,他不说话,用写的可以吧,

我学弟就点头了,拿了一支笔跟一张纸给他,最后写不下又要了两张纸

内容大概如下:(内容大概是士官长问一句,学弟写一句)

谁准你们到这边来的? 你们知道这边是女生宿舍吗?

你们很吵你们知道吗?

我的职位是中士(中士写得特别大)             我菜的时候死,这个人(指我学弟)很菜也要跟着死

接着你们一个个我都不放过

………接下来的我忘记了,大概就这几句我比较印象深刻

或许笔迹我认得出来是不是正常学弟的,之后我比照他帐本上的字,根本不一样,

挖咧…毛了…

这个女生写完之后好像就离开,我看完了这三张纸整个人就毛起来了

跟我同踢的讨论这是不是真的,我想说他发作的时候过去揍他一拳不知道会怎样

t0172751460544e4d5a.jpg           我同踢说如果这是真的你就完了,我想说也对不要冒险好了

     之后陆陆续续有不同的东西上他的身,这位女官也没在出现过了

如果这是真的,我想这应该就证实了我之前那个故事,这里以前是女官宿舍            但是想说会不会学弟想逃避兵役故意装疯卖傻,可是整个营区就我跟他最熟

我想他不会故意这么做,而且听说到最后也是期满退伍了

而且也有别连的有阴阳眼的弟兄说学弟后面跟了四个,好像在排队似的

之后我退伍了,退伍之后有打电话给他,他说他去城隍庙处理之后就好多了

但是偶而还是会听到有人跟他说话


谢谢阅读,欢迎分享!